●乾媽 






乾媽家住了四天之後,小虎準備回家拿書包上學。小虎的大媽(親媽咪的姊姊)為兒子準備了一大堆好吃的東西準備迎接小皇帝的回家。她從早上開始就一直站在門口東張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兒子。

『大媽,快點嘛!不然我會遲到的。』
『好了!好了!拿去吧,走慢一點!』
『媽,再見!』

小虎不叫她「大媽」反而只叫她媽,讓他心裡十分高興。一個不曾自己生育子女的女人,對她來說,一句「媽」,遠比千金、萬金之價更高,更令她滿心歡騰。她覺得她的汗沒有白流,她含著淚水向自己說:『我著個活寡婦活在世上,總算是能有一些報償。』

她一再的告訴自己,我是值得的,我的付出,是有意義的。就這樣小虎的大媽,從早上坐在客廳等到中午,從中午,一分一秒的等到黃昏。

『媽,我放學了!』
小虎的大媽,飛快的衝到小虎的面前。
『媽,我好想你!』
『寶貝,媽也是一樣也好想你。』

小虎緊緊的擁抱著自己的大媽,穩她,親她,一雙手在大媽的身上不停的移動輕輕的愛撫大媽。嘴裡不斷的叫著:『媽-----媽-----媽------』

『小虎,你放學了你肚子餓不餓?』
『媽,我不餓,只是一整天都想著媽而已!』
『媽,我們進去吧!』
『奶奶,媽咪,你們也一起來吃東西吧!』小虎轉頭對在一旁觀看的奶奶和親生母親問道。
『小虎,媽還不餓,叫大媽陪你進去吃吧。』

小虎的大媽,如果以前聽到小虎叫他「大媽」,並沒有特殊的感覺和意義。今天他快樂了一整天,為了就是小虎輕輕的較了他一聲媽。如今一聽自己的妹妹又叫她「大媽」,頓時讓他覺得好生刺耳。

『媽,你不舒服啊!』
『沒有呀!也許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
小虎和他大媽似乎是忘了吃點心,他就像是抱嬰兒一般,把自己的大媽放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久別的夫妻,又上蜜戀中愛侶,他們甜甜的身穩,斯磨,大膽與熱情的互相撫摸對方,好像兩個人就要溶為一體,不斷的碰觸對方的每一吋肌膚。

『寶貝,用力抱緊媽咪!』
『媽,你知道嗎?我好愛你!』
『心肝寶貝,什麼都不用說,媽媽什麼都知道。』

女人三十五六的時候正值狼虎之年,對性愛永遠不滿足。她就像是一條水蛇,緊緊的纏住自己名分上的兒子。而他就像是一隻荒山中的餓虎,將鐵爪伸上自己的大媽,成熟、美麗的貴婦人。那一陣陣的呻吟,不知倒是疼痛,抑或是淫邪。

『小心肝,再用力抱緊媽媽。』
『媽,我愛你,永遠永遠愛你。』他在她耳邊用一種催魂似的魔音說道。

----------------碰------碰------碰------

『太太,少爺吃飯了!』下人叫道。
『來了,來了』小虎和大媽趕快整理一下衣服,準備出去吃飯。
『媽,我好餓喔!』『奶奶,我在加的時候你要多吃一點喔!』
『好,好,好,阿媽一定多吃一點』
『奶奶,這幾天,虎兒真的懂事多了,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
『也不怕羞,自己誇自己。』大媽應道。
『奶奶,兒子吃媽的奶,是不是可以啊?』
『乖孫,那是天生自然的,誰說不可以呢?』
『奶奶,人家以後要天天陪兩位媽咪一起睡。』
『好!乖孫,隨便你要跟誰都可以,乖孫啊,你在乾媽家住了三天好不好玩?』
『奶奶,很好玩,乾媽很疼我的!』
『乖孫啊,玩歸玩,功課還是要認真,不要再讓你爸爸生氣,那時候乾媽、奶奶想保護你,也保不了了!』
『奶奶,你放心小虎以後會認真用功的。』
『嗯!這才是奶奶的金孫。』
『奶奶,要不要再添半碗飯?』
『乖孫啊!奶奶今天已經吃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奶奶,我扶你上去休息吧。』
『不用了,看你滿身大汗的,快點去洗澡休息吧!』
『那媽給你放洗澡水去。』大媽說道。小虎一反常態沒有留下來,他笑瞇瞇的親了老奶奶的臉頰,一陣風似的衝上二樓自己的房間。

**********************************************************

小虎跑進臥室之後,發瘋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褲。他一踏進浴室,不覺一愣,兩眼發直。前面站著的不正是一個裸體美麗的水神,正是自己叫了十多年的大媽。

『心肝,媽是不是很老,很醜?』大媽邊說一邊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來,心理不由自主的害起羞來,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兒子嘛,為什麼我會想要跟他做愛呢?

『嗯!媽咪,別說話,慢慢的轉動你的身體,讓寶寶好好的欣賞你的軀體!』
『媽媽都已經三時多歲了,有什麼好欣賞的?』

小虎像個小小的鑑賞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細看過一遍,然後再用他那一雙具有男性魅力又不脫小孩子稚氣的手掌,輕輕柔柔地撫摸大媽一遍。大媽的身體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她的體格屬於嬌小玲瓏型,略為纖瘦。

一頭烏溜溜的黑髮,終年總是整整齊齊,一對柳葉眉,眉毛很少很細。一雙明亮而有神的眼睛,雖然沒有特別的大,但很傳神,很撫魅,充滿了愛意。尖而挺的鼻子,象徵著對性的需求永遠不夠。她的嘴小巧靈活,小小的香舌,充滿了誘惑。她最美的是像鴨塑型的美臉,不胖也不瘦。而小虎從小摸到大的乳房,永遠都是那麼的堅挺。一對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沒有一點皺紋。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塊肥肉,沒有一根陰毛。大媽的腰很高,更顯的雙乳和臀部的突出。因為她的嬌小,適中的大小腿,更能顯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線美。尤其她一身雪白細緻的肌膚,讓你很難想像的到他是個徐娘半老,快要接近四十的中年女子。

『乖兒子,你在折磨媽,還是在欣賞媽嗎?』

小虎猛地往大媽身上一抱,用吻來代替所有的回答。十分鐘的欣賞,他等於是艱苦的過了十年之久。他瘋狂了,小虎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他要跟大媽合在一起。她的一雙魔爪,不是在撫摸她的嬌驅,而是在撕裂她的貞操。

『嗯!寶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媽咪吞下。』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頓時青一塊紫一塊的,而她的屁股,更是佈滿了一塊塊的吻痕。一對堅挺的乳房,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乳頭因此漲的更大,幾乎就要流血。

她多肉兒肥嫩白光光的小穴,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小虎的指頭,一下就差到大媽的陰道底,他的指頭在裡面不斷的挖弄,使得淫穴裡面淫水不斷的往外流。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斷的吸允。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點,挖的媽媽好舒服。』大媽用她的雙手握住自己兒子雞巴不斷套弄,一點也沒有亂倫的罪惡感。

『嗯!小哥哥,你的雞巴這麼長、這麼粗恐怕媽媽的小穴裝不下!』
『哇!好燙喔!』
『媽咪,看樣子,爸爸很少跟你玩。』
『嗯!小丈夫,以後你就是我的親丈夫,快點把你的雞巴送進去媽媽的肉穴。』
『唉約!小寶貝輕一點,媽媽的肉肉好痛。』
『嗯!媽媽的陰道真是好削,又緊又嫩又溫暖,寶寶喜歡跟你做愛。』
『寶貝,插進了多少?』
『早著呢,只進了三分之一?』
『怎麼辦我的小穴已經滿了,寶寶你輕一點!』
『你抱緊我,好讓我用力的插進去。』
『糟糕,怎麼又跑出來了,急死人了。』
『媽,這樣使不上勁,到床上去好了!』
『沒關係,躺在地上一樣可以。』
『嗯!還是躺著比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點,輕一點,媽媽快要被你搞死了。』
『喔!喔!喔!媽媽,寶寶好過癮喔!你看現在插進去三分之二了。』
『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媽的小穴好漲喔!』
『媽,我愛你。』
『心肝,媽更愛你』
『媽,我七八歲的時候就想搞你的小穴了。』
『嗯!寶寶七八歲的時候雞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媽媽,你替我洗澡的時候,我最喜歡你握著我的雞巴洗了!』
『你可知道媽有多苦,尤其是你十歲之後,眼看你的雞巴一天比一天大,媽卻只能夠把你的雞巴弄硬頂著小穴入睡,你可知道那時候小穴裡面好像有許多螞蟻在裡面爬呀爬的!』

『媽,不要難過了,以後我每天都替你的小穴止癢,和媽咪結合為一體。』
『小寶貝,現在插進去有多深了?』
『好像比剛才更進去一點?』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媽,寶寶好像把整根雞巴都插進去你的小穴了,你感覺如何?』
『嫁給你老頭二十多年,媽等於是白過的,嗯!嗯!嗯!』
『為什麼?』
『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來晃去,沒有一次給媽真正的滿足。他永遠都不能跟我的心肝相比。喔!喔!喔!他是凡夫俗子,寶寶是蓋世英雄。唉!唉!阿!阿!用力,用力。』

『媽媽亂說,寶寶那有那麼大的本領。』
『有,你有!---你有!---今天是媽媽的第二次新婚之夜,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我要,我好舒服!我要嫁給我的兒子,我要替你懷孕,寶寶射進來,射進媽媽的子宮,讓媽媽懷孕!』

『媽,你又流了好多水!』
『寶寶好棒,你是英雄,一砲打下來,媽媽丟了好多次。』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嗯!現在雞巴有一半在媽媽的子宮裡面了,媽媽的肉穴在咬雞巴。』
『媽媽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大的雞巴,他當然要咬著不放了。』
『媽,我好快樂,可以跟自己的媽咪做愛,媽你喜歡嗎?』
『媽有你這個可以跟媽打砲的兒子,當然很快樂!』
『啊!啊!啊!就是那個地方,好癢!好癢!親丈夫用力磨。用力吸!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
『小虎,我的兒呀,媽是全天下最快樂的女人。』

『妳對小虎來講是全天下最美麗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我愛妳,美麗的小嫩穴,我會日日夜夜的愛妳,我要讓妳的小嫩穴每天吃的飽飽的。嗯!嗯!嗯!媽再用力、再用力搖妳的屁股!寶寶好爽,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以吼妳是我一個人專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妳的奶,再插你的血,我要你完完全全屬於我。』

『小丈夫,我的親哥哥,你要什麼我完全答應你。』
『喔!喔!喔!你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給我一個人搞你的小穴!』
『喔!喔!喔!媽,你又出來了,好燙、好多!』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心肝,抱緊我,用力、用力的幹你的親媽媽!』
『嗚,-----實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媽媽的小穴---------』
『啊!啊!啊!媽媽-------,媽媽------妳-----妳-----好厲害,真沒----沒----沒想到,打-----打-----打砲是這------這-----這樣的快-----快------快樂--------』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給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緊我的子宮。』

咕咕咕,---------

*********************轟*******轟********轟*******************轟*******轟********轟********轟*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兒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媽媽的肚----肚----肚皮上---上』
『媽媽,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小相公,你張開嘴巴,讓媽媽的奶奶餵飽你。』

這一砲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鐘之久,兩個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睡著了,上面泛出許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淫水,還是自己親丈夫的精水。兩個全身上下都充滿肉欲的人,疲倦至極,就這樣沈沈的睡去。他們都沒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對他們而言能夠生出亂倫的結晶,更能夠引起他們的性慾。




======================================================



<<全文完>>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