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生人形04



  第四章 兩個秘壺


1

「聽妳這麼說,妳的房間應該是適合用這一類的產品。這是目前很新穎的設計,很受年輕人的青睬。」丹野站在角落眺望著,正在對客人做說明的珠實。

「請問您需要什麼?」旁邊響起了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

「啊,喔,沒什麼,我拜託那位幫我做了些設計,今天只是過來看看而已。」用手指了指珠實。

「原來是找白石小姐的,很抱歉,請稍候一下,她解說完就馬上過來。」

「不,沒關係,我再看看其他的。」珠實尚未發現丹野的來到。

一直到那群年輕人付款離去後,珠實依然沒有發現丹野就在這展示場中。剛剛跟丹野照面的那個女孩,不知跟珠實悄悄的說了些什麼。珠實轉身一看,嚇了一跳,果然是丹野站在那裡望著她笑。珠實對旁邊的女同事笑了笑後,便走近了丹野。

「呀!看來妳還是跟美琶子好得很嘛!前天她什麼也沒說的就離開家,我差一點就報警呢!」珠實一聽,臉不禁紅了起來。

「好了,不談這個,今天晚上我在那間房子裡等妳來。一下班就立刻來吧!不然,我們將鞭打美琶子一直到妳來為止。」冷酷的笑佈滿了丹野的臉上。

「你居然用自己的太太當人質。」

「雖然是我的妻子,可不也是妳的愛人嗎?」丹野誇張的口氣,令珠實噁心。

珠實咬了咬嘴唇,想起了那天的受辱。奇怪的是她居然有一股衝動,而且她心裡也彷彿期待著什麼的發生。

******

出來玄關迎接珠實的是都留。

「嗨!丹野又無理的邀妳前來。」珠實不想看他,只想早點逃離他的視線。

「為什麼你也來了……」

「他想好好的跟他的愛妻大幹一場,所以他希望我來照顧妳……」

「我要回去了。」

「妳不看看上次拍的錄影帶再走嗎?妳被拍的很美。」

「錄影帶……」

「是啊!在妳設計的燈光照明中,四周也裝置了錄影設備,哈,妳沒注意到吧!當然那麼精心設計的房子,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讓人看出端倪的呢!」

「你們想威脅我……」

「威脅……妳在說什麼,我們只是不想要妳錯過那麼美好的畫面而已。妳不想看的話就算了,反正我也會請我那些醫生朋友來欣賞的。那麼,我就把妳的意思轉達給丹野知道吧!」

「等,等等。」珠實知道既然來了就走不了了,何不面對它呢!

二樓的房間又恢復了往昔的幽靜。

「雖然打擾人家夫妻的好事是不太應該的,可是好戲當頭,不看又可惜。」都留順手推開了房門。

「啊……呀……嘻……喔……」美琶子的呻吟聲,一波又一波的傳來。

原來美琶子被像狐狸一樣的捆著,此刻她在丹野的虐待下,正哀嚎著,可是看她興奮的樣子又不像走有什麼痛苦,彷彿是一頭發情的動物一般。

「別訝異,這個女人喜歡被處罰的。」丹野陰森的說著,手也不停的動著。

都留把門關上之後,美琶子的聲浪也就被隔絕了。都留將珠實帶到隔壁的房間,立刻就吻上了珠實。

「嗚……不要……啊……」都留抱緊了珠實,一邊手也立刻從下面伸了進去。

「嗯……」都留接觸到的不是絲襪,而是吊襪。原來那天被污辱時,丹野所說的她都聽進去了。所以昨天她刻意的去買了吊襪來穿,珠實果然是珠實。都留的吻又蓋了上來。另一方面都留也老實不客氣的剝著珠實的衣服,並狂亂的舔著珠實的每一個部位。

過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都留停止了攻擊。

珠實抱緊了身子,都留一把抱住珠實來到房間的另一個角落,這裡放置了一張婦科內診用的座台。

「妳看,快爬上去,讓我來為妳看看。」

「不要……」

「妳不聽我的話的話……」珠實無法,只得爬了上去,並把雙腿打開,掛在內診台二邊的架子上。

「看!裡面早已溼潤,妳真是個賤女人喲!」都留看著看著又將鼻子湊了進去開了聞。

「有汗臭味也有尿騷味,還有一味是……」

「討厭……」

「讓我來檢查檢查,到底蕩婦的xxx是怎麼樣的。」都留拿起內診用具往早已溼潤的那裡,用力的插了進去。金屬帶來的快感立刻爬上了珠實全身。

「哇,妳這裡面積滿了淫水,不洗乾淨的話,怎麼會看得清楚妳原來的xxx呢?」乘著幫珠實洗那個之便,都留故意的用強力的水流去衝擊珠實的陰蒂,把珠實帶進了痙攣的境地。

都留又藉口好好的檢查以致多方面的玩弄著珠實的下體。一次又一次的被玩弄之後,珠實漸漸的全身無力的癱瘓著。不一會兒都留的手又移上了珠實的肛門口來了。

「嗚……」屁股被捧了上來,珠實沈浸在無邊的快感中。

「妳已經可以適應了不是嗎?妳也舔過美琶子的屁股,而且只要嚐試一次,就永遠難忘呀!」

「這裡,我插入肉棒,妳看怎樣?」

「啊……不,太可怕了……」

「可怕是可怕,不過妳是很想不是嗎?」

「啊……是……」珠實已經神智不清。

珠實下了內診台並趴了下來,都留在她肛門上塗了些油的潤滑劑,珠實滿心的期待著。

「啊嗚……」珠實的屁股抖了起來,都留用手指摳著她的肛門。

「慢慢的放鬆。」都留的硬肉棒正慢慢的往裡面擠壓著。

「嗚……」這是珠實第一次讓男人的肉棒插入自己的肛門。珠實覺得全身好像要麻痺了一般。一口氣也喘不過來似的。都留慢慢的抽送了起來。

(終於那肉棒也插入了肛門……)珠實的心裡五味雜陳,從此以後也不知道自己將走入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門被打了開來,丹野走了進來。「哇,從後面幹起來了呀!真不愧是都留先生,太厲害了,雖然我有一點遺憾……」

「妳從前面來吧!」

「對呀!既然來了,那麼就舔我吧!」

丹野說完便脫了褲子跪了下去,掏出了早已勃起的肉棒,不由分說的便塞進了珠實的口中。

「嗚……」丹野扭動著腰身,抽送著自己的肉棒在珠實的口中。

「嗚……嗯……嗯……」不多久珠實就完全沈浸在一波一波襲來的快感中。不管是插在她肛門中的肉棒也好,或是含在她口中的肉棒也好,她覺得這是她第一次在性愛上得到的最大歡悅與滿足。

2

平常都作洋裝打扮的珠實,星期天的早上穿著和服站在丈夫克己的前面。這件和服就是跟珠實有性關係的美琶子送給她的那一件。結婚四年來,克己第一次看珠實穿和服。

「怎麼了,這和服……妳……」

「你想問我為什麼穿這和服走吧!」

「沒什麼,我是試試看我一個人可不可以穿好。」

「和服,很貴喲!」

「那當然,可是人家的丈夫是個補習班的經營著,她的衣櫥裡的衣服呀,多的不得了,她說這件她早已不穿了,所以就送給我穿。」珠實又繼續不停的說明著。

「她先生呀!平常都很忙,前陣子我幫她家設計的照明設備,很得她先生的賞識,而且還幫我介紹了不少大的生意呢!最近大家一到展示場就指名要找我呢!最近我可得意的很呢!」珠實並不否認自己是個壞女人,可是一想到那個令人快樂的新世界時,她就什麼都不顧了。

「還有那和服穿戴的老師還說呀!穿和服的最大要素就是裡面必須一絲不掛才行喲!」珠實講完後,不禁回頭看了看克己的反應。

「她說,如果穿了內衣褲什麼的就容易看出不自然,所以那老師她不管居家或是外出她都一律不穿內衣褲的。」克己慢慢的看了珠實一眼。

「喂,別用那種眼光看我嘛!本來日本人古時候就不穿那個東西的嘛!」星期天如不外出接待客人的話,通常克己都會睡的晚一點才起來。

今天也是,十點多才起床的克己,還穿著睡衣在看報紙呢!可是當他看見珠實穿著和服出現在自己的前,又從珠實的口中得知,和服裡面什麼也沒有的時候,他的二腿間的肉棒開始不安份了起來。

「咖啡,紅茶,還是要果菜汁?」早餐通常都是吃麵包的,除了土司跟沙拉以外,就是火腿或煎蛋吃的最多了。飲料則以咖啡居多,不過星期日也會有所改變。

「果汁……」

「喔,難得喲……」珠實轉身走向廚房時,克己突然一把抓住了珠實。

「啊……」珠實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上了克己的腿上。

「果汁是果汁,不過我要的是珠實的果汁。」珠實隔著和服可以感覺到,克己的肉棒正在睡衣裡面掙扎著。

「在這裡……」珠實沒有想到自己只是隨口透露出自己和服裡面一絲不掛,就這麼輕易的就讓克己上勾了。珠實滿意的偷笑著。

克己搓揉著珠實和服裡的胸部,可是他的肉棒早已無法忍耐了。去年認識客戶信子時,有一次二人在旅館見面的時候,信子也是穿著和服,不過那一次,信子以和服的穿著很麻煩而拒絕了他。克己又回想著往事。

克己把手伸向了秘園的附近,果然是什麼也沒穿。秘園的周圍透著溼氣,這一刻克己彷彿又回到新婚的時候,那種感覺是甜美的。

「啊……」當克己的手摸上秘芯時,珠實的腰不禁彎了起來。

「哇,妳真的是什麼也沒穿。原來妳也是個淫蕩的女人,隨時隨地都準備被幹一場。」克已用力的張開了珠實的雙腿,並開始搓弄起珠實的肉芽來。

「啊……」雖然那種感覺不同於平常裸身時的感覺,可是如此這樣的穿著和服,把腿張的大大的被撫弄的感覺有點羞但很刺激。

克己也免得這樣很新鮮刺激,另一方面,他很久沒碰珠實了,這也是原因之一。

(喔,進去吧!從後面也可以,脫去我的衣服吧!)雖然珠實想用手去撐著沙發以保持平衡,可是因為克己的膝蓋太高了,所以無法搆到。

珠實的背緊貼著克己的胸前,二個屁股也搖晃在克己的膝蓋上。想不動都很難。

「啊……嗯……啊……」珠實呻吟著,克己更激動了。他一面搓揉著肉芽,一面將三隻指頭塞進了珠實的秘壺中,並抽動了起來。

「嗯……」珠實亢奮的扭動起腰部配合著。

「啊……」不一會兒,克己將手指追加成五隻,繼續不停的抽送在珠實的秘芯裡。

「啊……嗯……」

「不會痛吧!」

「很,很爽……」當然只有把那兒塞的滿滿的,女人才會爽呀!

(為什麼只要插入這裡,就令人爽的不得了呢!不管是手指也好,肉棒也好,或是其他的粗物也好……)其實珠實的肛門也被幹過好幾次,而且也不再覺得痛了。不過她還是覺得前面被幹,還是勝過後面被幹的。

不可諱言的,後面的肛交,如果放入太粗大的東西,可能會不舒服,最好是只有一根指頭的一個關節長度最適合了。

「喔,我要停了。」克己住手了。

「為什麼這樣……嗚……不,插入嘛,用你的……」

「珠實妳穿上和服後,變得比較淫蕩喲!」

「可是,你一直都不理我,你欠我太多了,所以……」珠實紅著臉,含情脈脈的說。

「好吧,來,妳用手撐住桌子。」

「桌子上……」

「這樣的話,只要撩起裙子就可以……」

「那多不好意思……」雖然她希望克己能夠用最猥褻的方式來幹她,可是她卻裝的像個淑女一樣,珠實靜心的企盼著。

當克己撩起珠實的裙子時,珠實覺得有點害羞。

「腳站直,只要彎腰就可以了……」

「可是……」

「不要可是了,快,對,就是那樣。」克已用力的掀起珠實身上的和服,露出了一個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啊……」從後面看來,這個屁股真是淫蕩的可以。

克己將唇貼上了珠實的肛門,並開始舔了起來。

「噎……」珠實吃驚的叫了出來,並搖著屁股企圖擺脫。

「不,不要……」結婚以來,克己一次也不曾從後面舔過她的肛門,這個舉動確實叫珠實為之噴汗。

(啊!很爽。)有些不安。

「這麼爽啊!」從來對後面沒興趣的克己,為什麼會跟同性戀人一樣愛上後面呢!莫非他也……。這個動作實在讓珠實覺得太訝異了。

「不,不要做那麼奇怪的事……而且,那裡,喔,不要……好奇怪喲!」珠實一邊喘著氣,一邊說著。

「這樣不是令妳覺得意外嗎!」

「那,你,你該不是男同性戀吧!」

「傻瓜,我又不插刀,只是撫摸而已嘛!快,快趴下跟剛剛那樣!」很快的克己又舔起珠實的肛門來,經過克己的解釋,珠實也不再排斥,而且還因此流滿了蜜汁在密壺中。

克己一看也迫不及待的將自己的肉棒插入了珠實的密壺中。

「啊……好粗,好硬,真爽……」插入到最深處後,克己也不馬上抽送。他一邊玩弄著珠貲的秘芯,一逆用手指擠進早已插入肉棒的秘口。

「嗯……幹我……」通常行房事時,珠實總是乖乖的讓克己擺佈,可是今天珠實為自己的主動而喝采。

「啊啊……」克己的手指不停的摳著,然後突然停了下來。

「啊……不,不,不要停,快,快幹我。」克己覺得珠實好可愛,他喜歡她這樣強烈的要求。

「說,說我是個淫婦。」

「不要……」這句話,珠寅也是第一次從克己的口中聽到。珠實著實吃了一驚,莫非他看見了自己跟丹野他們一起的情形了嗎?要不,為什麼他也會要她這麼說呢!

「說嘛!」

「不要。」

「我知道要妳這樣說是很不好意思的。可是那也只是說說而已呀!況且妳不說的話,我就不再愛妳了。」克己停止抽動的行為,讓珠實慾火難耐。

「不說嗎?我連這個都要拔起來囉!」

「不,快幹,求你……」珠實為了怕克己拔出他的肉棒,所以不顧羞恥的挺起屁股緊緊的粘著克己的下體。

「說吧!不說的話,我真的要拔起來了。」克己的腰開始動了起來。

「不……我是……是個蕩婦……王八蛋……」聽著珠實幾近吼叫的聲音,克己亢奮到極點了,珠實也情緒高昂,不一會兒,珠實的上半身劇烈的搖了起來,桌子也搖了起來,這正是他們企盼長久的交媾。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