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獸虐曲(02)


不知道從可怕的蛇地獄經過多少時間,江美子醒來時,朦朧的眼睛首先看到龍也,笑嘻嘻地看著江美子。

「江美子,妳終於醒過來。」

龍也顯得非常高興的樣子,大概是回想起剛才的一幕,臉上始終保持笑容。

「剛才妳那樣高興,嘿嘿嘿,一定是很滿足吧。」

雖然聽到龍也說話,但江美子好像過份強裂的刺激,使她變成痴呆,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毫無表情地用虛茫的眼光看著旁邊。

看到這種情形,龍也也沒有覺得自己做得太過份,反而對江美子成熟的身體,尤其是看到光滑雪白的屁股時,從心裡再度感到虐待狂的火焰在燃燒,龍也這個人好像是迷上了江美子的屁股,江美子昏過去以後,龍也還想繼續使用兩條蛇,如果不是扳部阻止,真的會就這機把江美子折磨死。

把軟綿綿的江美子的身體反轉過來,讓屁股朝上,這時候龍也又開始玩弄江美子的雙丘,江美子氣呼呼地要求說。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

從江美子哀怨的眼神中顯露出過去從沒有顯示過的妖媚感。

「嘿嘿嘿,妳昨晚一面哭一面說了什麼話,不是忘記了吧,嘿嘿嘿。」

龍也一面說,一面抓緊雙丘一面向左右拉開,先仔細看過一陣,開始用手指揉搓,那是摸多少次也不會膩的感覺。

「啊……不要這樣了……我難為情……」

江美子此時就好像一切都成為過去,把充滿悲哀的臉轉向一邊,不再有反抗的企圖,昨天的激烈抗拒好像是另一個人。

昨夜江美子在哭泣中被迫發誓,以後絕不會再反抗龍也,從心裡願意做龍也的女人,為討得龍也的歡心,會主動地請求折磨。

「嘿嘿嘿,江美子,妳真是一個好女人,是我最好的收獲,我絕不會放走妳的。」

不久龍也就感到江美子的菊花門已經鬆弛,拿起玻璃棒,先用舌頭舔一下玻璃 棒的頭,慢慢壓下去,在輕微的抗拒後,前端鑽進去。

「嗚……」

江美子發出悲哀的哼聲,不用看也知道那是玻璃棒,這種感覺想忘記也忘不了,身體已經習慣那種感覺了。

玻璃棒更深地插入後,開始向前後活動。

「嘿嘿嘿,好像已經習慣了,總算知道這個妙味了吧。」

龍也已經感受出江美子的身體已經習慣對肛門的折磨,因為江美子身體裡的柔軟性反應在玻璃棒上,使他感到很舒服。

「嘿嘿嘿,今天是妳要成為我的第一個夜晚,所以要教妳這裡的滋味。」

龍也一面拿玻璃棒抽插一面笑。

「不要……這樣僅折磨屁股……我快要死了。」

江美子的呼吸火熱,像撒嬌一樣地說。

龍也好像真的要進行肛門性交,可是江美子還沒有發覺,只是把熱呼呼的臉無力搖擺而已,用肛門性交,使用原以為只有排泄作用的地方……這是江美子做夢也沒有想到過的事。

「江美子,差不多該走了。」

龍也拉起雙手綁在後面的江美子,人雖然站起來,但玻璃棒還在肛門裡,龍也根本沒有要拔出去的樣子,這樣插著玻璃棒,要帶她到哪裡去呢,龍也不但沒有拔出玻璃棒,還在上面繫一個緞帶花,還給她戴上粉紅色的結婚用頭紗。

「你說……要帶我去那裡……」江美子又感到恐懼。

「嘿嘿嘿,妳既然變成我的女人,就要給幫裡的嘍囑們介紹一下。」

「這……龍也……我真的會做你的女人,你隨便做什麼……但要答應,不動雅子的身體。」

江美子向龍也懇求,自己願意代替雅子接受一切羞辱,對龍也聽說的介紹,大致上能想像出來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唯有雅子必須要設法保護……。

「嘿嘿嘿,江美子,都要看妳的了,妳只要能使我滿足,就不會碰雅子一下。」

龍也冷漠地說。

龍也抓起江美子身上的繩頭,開始走時,江美子儘量保持冷靜的樣子跟上去,昨夜折磨後的疲倦,使她走路時有一點搖擺。

不久聽到許多男人們的淫笑聲,為保護雅子就必須要忍受這個地獄……江美子雖然這樣下定決心,但聽到男人們的聲音,囑得身體也僵硬了,哀怨的眼神顯得更嫵媚。

「妳在幹什廳,還不快進來。」

龍也拉繩子,剛進入房間裡,就聽到裡面大聲歡呼的聲音,裡面充滿男人的體臭和酒味,立刻有二、三十個年輕人湧上來,想看清楚江美子赤裸的身體。

「她就是江美子嗎……真是漂亮的女人,那種身體叫人受不了。」

「確實,我也真想和那種女人幹一次。」

「不知道現在要怎麼樣介紹,一定很有看頭。」

意外地能使眼睛吃冰淇淋,男人們口口聲聲地說著淫靡的話。

亳不客氣的視線集中在江美子的身上,使江美子感到一陣頭昏,在這樣多人的面前將要受到凌辱……想到這樣時,簡直活不下去了。

「喂,讓開路。」

龍也推開一群男人向前走,就在這時候有無數的手伸過來,想摸一下江美子的身體。

「哎喲!龍也……救救我!」

江美子扭動身體,閃開向她伸過來的手,同時向龍也求救,這時候有人摸乳房,有人搖動玻璃棒,有人從後面拉她,還有人想把手指伸進兩腿之間的洞裡。

「混球,你們摸哪裡,離開江美子,想玩她還早十年。」

聽到跟著過來的扳部的吼叫聲,像一群蒼蠅的男人們立刻離開。

「老老實實坐在位置上看。」

聽到扳部的命令,一群人都不得不退下去。

龍也和江美子走上正面的台上,江美子這時候臉色已經蒼白,也抬不起頭,雖然多少有疲倦的感覺,但從大腿到屁股都散發出成熟的美感,還有像處女一樣有彈性的乳房,一群男人看到江美子美麗的肉體,都吞下口水。

(二)

在一群人口口聲聲說快一點開始的要求下,龍也在江美子的耳邊悄悄說話,大概是非常羞恥的事,江美子的臉抽搐,同時無力地榣擺,頭紗也隨著顫抖。

「廳到了嗎?要照我刖才說的話去做,如果妳使我沒有面子,雅子身上會發生什麼事,我就不保證了。嘿嘿嘿……不要忘記昨天晚上一面哭,一面發誓說的話。」

龍也對江美子說話時,連扳部都露出不安的表情,江美子聽到雅子的名字以後,臉上立刻出現悲悽的表情,微微點頭,從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無論如何都想保護雅子的決心。

「知道了……」

江美子好像認命了,事到如今只有用自己的身體吸引這些男人的興趣,這也是唯一保護雅子的方法。

「江美子,現在開始吧。」

聽到龍也的嘍囉,響起一陣淫獸般的歡呼聲,可是當江美子擺頭把散亂的頭髮向後甩去,開始說話時,整個房間裡好像沒有人一樣地靜下來。

「龍也……我要做你的女人,我是你的人了。」

「嘿嘿嘿,這是真的嗎?但妳是有夫之婦,怎麼還要做我的女人呢?」

龍也故意像唸台詞一樣地說。

「因為……我正是成熟的女人,只靠丈夫是無法滿足的……我要像你給我的那樣,徹底地羞辱,才會感到性感,不然就……」

江美子當做自己已經死了,照龍也的要求發出甜美的聲音,從那些男人的嘴裡有人次口哨,有人哈哈大笑。

「嘿嘿嘿,妳說說看,要我怎麼樣弄妳,妳才會滿足。」

「沒……怎麼能從女人的嘴裡說出來……」

「我一定要妳說,嘿嘿嘿。」

龍也強迫江美子,想到個性強烈的江美子,現在為討好地拼命地顯示出媚態……就覺得非常愉快。

在龍也的催促聲中,抬起紅潤的臉,輕輕說「你欺負我……」,露出難為情的樣子。

「啊……我最喜歡有男人看,一面看一面對我的屁股……」

江美子看龍也,表示實在說不下去,龍也立刻搖動玻璃棒,表示要她繼續說下去。

「啊……有人在我的屁股洞……裡玩弄,就感到很舒服,龍也是最喜歡玩弄屁股的,所以,我感到非常幸福。」

龍也露出得意的笑容,繼續搖動玻璃棒。

江美子是最討厭有人碰到她的屁股……現在雖然是被強迫說出來的……但一種征服感使龍也感到滿足。

「求求你……在我的屁股做更淫蕩的事吧……我要你更狠狠地玩弄我。」

「嘿嘿嘿,妳說的真好聽,那麼我就不客氣地弄了,也會叫妳高興地哭泣,如果妳還感到不滿足,隨時可以拿出吉羅和薩布陪妳玩。」

「謝謝,我真高興。」

江美子拼命地裝出冷靜的樣子,可是聽到吉羅和薩布……江美子的身體已經汗毛倒立,幾乎嚇得站不穩了。

「那麼,就照妳的希望,在這些人的面前,給妳做羞恥的事吧。」

龍也淫笑,扳部也站起來向江美子走過來,江美子反射性地感到恐懼,戰戰兢兢地說。

「求求你。今天讓我休息吧……,我的屁股感到刺痛……」

江美子不過是這樣說而已,沒有真的反抗,因為反抗之後,雅子會受到凌辱。

不知道為什麼,龍也和扳部開始解開捆綁江美子的繩子,胸上的繩子解開,呼吸感到舒服很好,龍也這時候立刻要江美子蹲在地上,然後把江美子的右腳和右手,左腳和左手分別用繩子綁在一起。

「啊……饒了我吧……我真的屁股很痛。」

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江美子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拼命地哀求。

「屁股疼嗎?嘿嘿嘿……很有趣,我會更讓妳痛的。」

把江美子的手腳綁在一起後,把繩頭掛在天花板上的鐵環,龍也綁的是左手和左腳,扳部是把右腳和右手綁好後固定在地板上事先準備好的木樁上。

龍也和扳部開始拉掛在天花板上的繩子,繩子立刻拉緊。

「啊……這種樣子太難為情了……」

江美子發出輕微的哭聲。

江美子的左腳和左手同時開始向上吊起,拉一下繩子,江美子的左手和左腳就向上升。

「嘿嘿嘿,妳不是很喜歡難為情的樣子嗎?讓他們給妳仔細地看吧。」

龍也把繩子拉到不能再拉時才固定,這時候江美子的身體已經很殘忍地分開到最大限度。

龍也向那一群人瞄一眼,好像是說……你們過來看個夠吧。不用等龍也的暗示,很快地就衝刺到江美子的面前,瞪大眼睛。

「嘿嘿嘿……實在很新鮮。」

「因為沒有一根毛,所以全露出來了,真棒……」

「啊……玻璃棒還在動,我真想立刻在那裡插進去。」

男人們口口聲聲地說著淫靡的話,眼睛盯在江美子的身上。

江美子已經沒有發生哭聲,因為哭叫會使這些男人更高興,而且又可以做為凌辱雅子的藉口,江美子緊緊閉上眼睛,和強烈的羞恥感奮戰,雖然閉上眼睛,仍舊能知道男人們的眼光是看那裡。

「嘿嘿嘿,這些嘍囉們都流出口水了,江美子感到性感了嗎?」

龍也一面笑一面慢慢拔出玻璃棒,在這剎那,江美子還是忍不住叫一聲「啊!」。插入玻璃棒的剎那,會感受無比的差辱,但拔出去時,也同樣地感到羞辱。

「嘿嘿嘿。不用這樣大叫,馬上會給妳插進去比玻璃棒更舒服的東西,還會吱嚕吱嚕的。」

江美子聽說吱嚕吱嚕的……立刻緊張地張開眼睛,難道是要……浣腸……。

可怕的預感像一片烏雲一樣出現在江美子的心裡。

「啊……你要做什麼……?」江美子緊張地看龍也的動作。

龍也愉快地看著江美子的樣子,哼著歌開始準備,取出一個像玻璃容器的東西也吊在天花板上,那是浣腸用的。如果江美子知道這就是浣腸的器具,一定會露出恐懼的表情……龍也只是這樣幻想,就感到非常興奮。

「龍也……你究竟要對我做什麼?」江美子露出不安的眼神,看那個容器。

「嘿嘿嘿,還不明白嗎?這是妳最喜歡的東西呀。」

龍也疵牙裂嘴地笑一下,開始把肥皂水向容器裡倒進去,這時候江美子的臉色突變,尖銳地叫一聲就轉開頭不敢看那個容器。

果然是這樣……下一步要做浣腸……明知江美子是最討厭浣腸……氣憤和羞辱,悲哀和恐懼混在一起,江美子的身體開始顫抖。

「說什麼……也要浣腸嗎?」

江美子的聲音裡充滿恐懼感。

「對,妳那豐滿的屁股,是最適合做浣腸了。而且,這種浣腸做過一次以後就永遠忘不了,足足能注進去一千CC。」

龍也拿起容器下的黑色膠管,打開開關,讓肥皂水在空中飛散。

「還有,為了做紀念,浣腸的樣子要完全拍攝下來,同時為證明妳已經成為我的女人,哭聲也要錄下來。」

龍也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構想裡。

照明設備或攝影機等,立刻由嘍囉們準備妥當,那種難堪的浣瓣場面會拍攝下……江美子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只好緊緊閉上眼睛。 

(三)

十六釐米的攝影機發出吱吱的聲音開始旋轉時,龍也拿黑色的皮管頭,蹲在江美子的耳邊。

「現在要開始了,妳很高興吧。」

「……」

江美子知道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只拼命地裝出冷漠的表情,但從她顫抖的嘴唇,知道此時她非常狼狽。

龍也拍一下沈默不語的江美子屁股。

「妳究竟怎麼樣,還不說請我給妳浣腸嗎?」

「啊……我很高興,請給我……浣腸……」

江美子拿出所有的力量,勉強把這句話說出來,對江美子而言……那是使她汗毛豎立的,又痛苦又羞辱的行為。蛇--那不是羞恥,是恐懼。

「江美子,妳是喜歡浣腸了,對吧?」

龍也想到正在錄音時,就突然覺得更要欺負江美子才會舒服。

「是喜歡了,對不對?」

「是……我喜歡。」

江美子想到雅子現在一定哭著叫她的名字,絲毫不敢得罪龍也。

「我是喜歡浣腸了……因為,那樣很舒服。」

把沒有焦點的眼光望著天花板,不得不發出嬌媚的聲音。

「嘿嘿嘿,那麼妳就開始請求吧。」

龍也用手指碰一下完全活生生暴露出來的菊花門。

江美子傷心地閉上眼睛。

「我說……你……」

「什麼事啊?」龍也擺出一付做丈夫的樣子。

「你……快一點……給我浣腸吧……」

江美子覺得全身幾乎要冒出血,軟弱無力地搖著頭勉強說完。

龍也笑了一下,舉起手裡的皮管。

涼涼的皮管頭碰到的剎那,江美子為了逃避將要來臨的恐懼拼命地喊叫。

「啊……怎麼樣都好了……就用浣腸儘量折磨我吧……」

江美子蠕動身體時,散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色香味,使得一群男人只有張大嘴痴痴地看。

「啊……難為情……」

有七公分長的皮管嘴慢慢進入屁股洞裡。

「江美子,妳就慢慢享受吧,嘿嘿嘿。」龍也慢慢打開開關。

「啊……啊……」江美子張開嘴,輕輕呼叫,頭也用力向後仰。

啊……進來了……進來了……這種滋味嚐過多少次也沒有辦法習慣,身體的核心覺得愈來愈熱,江美子開始啜泣。

剛才龍也說肥皂水有一千CC,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承受這樣大量的浣腸。

「嘿嘿嘿,能感覺出進去了吧?江美子,什麼滋味?」

「啊……進來了,難為情……難為情……」

江美子扭動著身體,發出嬌聲哭泣。

「啊……我快要瘋了……受不了……」

龍也粗暴地搖動皮管,讓肥皂水斷斷續續地進入,浣腸液流入身禮深處時,江美子忍受不住地發出抽搐般的哭聲,就是閉上眼睛或猛烈搖頭,也沒有辦法甩開浣腸的感覺。

「啊……我快要死了……實在受不了……快一點弄完吧。」

「嘿嘿嘿,這裡有一千CC,大概需要三十分鐘吧。妳應該拿出氣氛好好地撒嬌,不然就要給雅子浣腸了。」

江美子張開含淚的眼睛。

「啊……我在浣腸……我真幸福,更狠狠地玩弄我吧……」

怕引起龍也不高興,江美子盡量發出甜美的嬌聲。

「嘿嘿嘿,不用妳說,也會折磨妳到讓妳後悔自己是女人。嘿嘿嘿……怨就怨妳的屁股太漂亮了吧。」

龍也苛薄地笑,好像故意使江美子著急,把浣腸液的開闖關閉,然後搖動插在屁股裡的皮管,好像要使痙攣的屁股洞更鬆弛。

「啊……你不要讓我著急了,一下子注進來吧……」

江美子好像迫不急待地扭動身體,龍也就是要看江美子這種樣子,如果一下子全注進去就不好玩了。龍也要慢慢地進行,徹底地讓江美子知道浣腸的味道,所以準備用足夠的時間慢慢把一千CC注進去。

現在只進去一百CC,還是剛開始而已,江美子對龍也殘忍的方法實在無法忍受,不由得開始哭泣。

「江美子,妳怎麼搞的,應該發出嬌美的聲音,妳要不表現好,要永遠這樣下去。」

只要江美子閉上嘴不說話,亳不留情地就搖動皮管。

「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盡最大努力想做一個可愛的女人……。」

江美子繼續在哭,她不知道該怎麼樣做才能使龍也滿意,凡是龍也強迫要她說的話,全說出來了。

「嘿嘿嘿,大概是一面揉妳的身體一面浣腸,大概妳會更舒服,要多少男人就有多少,他們都會很高興揉妳的身體。」龍也看著那些男人說。

口吻雖然溫和,但龍也的眼睛非常嚴厲,不准許她反抗的樣子,江美子只好豁出去,對這些男人們的高興,本來就在非常難過的浣腸,還要向很多男人請求給她愛撫……這樣的羞辱,幾乎使她吐血。

「啊……求求你們,那一位給我揉乳房……」

「怎麼樣揉法呢?」好色的稻葉立刻響應。

「用力地揉,用力地摸吧……」

當稻葉為江美子的要求用雙手撫摸乳房時,那些嘍懼們爭先恐後地圍到江美子的身邊,任意地在江美子的身上撫摸。

「啊……狠狠地弄吧……用力地玩弄我吧……」

江美子嘴裡吐出羞辱自己的話,同時啜泣的聲音也激烈。

「噢……噢……」

一面發出動物般的聲音,一面上氣不接下氣地呻吟。

「龍也……給我浣腸……快給我浣腸吧。」

「嘿嘿嘿,這就對了,要表示很舒服。」

龍也又打開開關,再度開始注入。

「啊……龍也……我受不了……快要瘋了。」

「嘿嘿嘿,好像已經知道浣腸的妙味了,這種滋味很好吧。」

「太好了……啊……進來了…:進來了……」

江美子像夢囈一樣反覆地說。

這時候龍也完全感受到江美于已經徹底屈服,今天晚上終於要把處女的肛門……。龍也期望已久的夢想就快要實現了。

江美子當然不會知道龍也的企圖,繼續嗚咽,好像地獄的連環圖永無結束一樣,肥皂水剛進入二百CC。

「嘿嘿嘿,妳還得著急了,要休息五分鐘之後才能繼續。」

龍也又關上開關,那些男人們仍在繼續尋樂,十六釐米的攝影機繼續發出旋轉的聲音,好像鐘錶一樣,永無停止。

(四)

當令人瘋狂的浣腸弄結束時,江美子立刻被送到停在港口最遠處的貨船上。

裡面的空氣沈悶而充滿濕氣,到處掛著折磨女人的器具,令人聯想到奴隸船大概就是這種樣子,一看就知道這裡完全是按照龍也的嗜好設計的。

「嘿嘿嘿……江美子真是好女人,不管做過多少次浣腸,也像第一次那樣令人興奮。」

龍也好像還沒有從浣腸的興奮清醒過來,像夢遊患者一樣地說。

這時候的江美子正被幾個船員用繩子綁成最難堪的姿勢,首先把她一絲不掛的裸體仰臥在地上,左手和左腳綁在一起,吊在艙頂上的鐵鏈,右腳和右手也綁在一起,栓在地板上的鎖鏈上,船員們一面弄一面發出怪叫聲,而且只要有機會就摸一下江美子的雪白身體,所以捆綁的作業進行的很慢,這裡的船員清一色是黑人,使得江美子更感到恐懼。

「啊……不要再摸我了。」

江美子發出尖叫聲,拼命地扭動身體,想擺脫那些黑色的手掌,龍也只回過頭來看江美子,看到船員們正在摸江美子的肉體時,大聲怒吼。

「混蛋,你們在摸哪裡,還不快綁好!」

「是,對不起。少爺。」

船員們經過龍也的怒罵,加快捆綁的動作。

「弄完了就趕快滾出去!」

聽到龍也的話,船員們都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是龍也的命令必須要絕對服從,流連不捨地回頭看江美子,一個一個地走出去。

只剩下龍也和江美子時,龍也慢慢走到江美子的身邊。

江美子是因為赤裸地栓在天花板和地板之間,女人最神秘的部份完全暴露出來。當然也能看清楚龍也最喜歡的菊花門,江美子的身體實際上已經徹底地受到凌辱,就好像說明剛才的浣腸是多麼激烈,全身像塗上一層油,發出奇妙的光澤。

「嘿嘿嘿,這種樣子看來倒像是一個雌性的動物,不能說是女人了,為什麼做出這樣難過的表情。嘿嘿嘿……距離討饒還遠得很,今天晚上我要妳好好哭一場。」

龍也伸手摸離開地面飄在空中的屁股。

確實,龍也是把江美子看成雌性的動物在玩弄,亳不留情的蹂躪江美子的人性,完全不理會女人的生理,想要欺凌時就欺凌,隨著自己的慾望玩弄女人的身體,就是妓女也不會受到這種待遇吧。

「怎麼樣,對這個船艙還滿意吧,暫時要在這裡生活了。嘿嘿嘿,讓女人喜歡的道具這裡是應有盡有,而且都是新的,我要讓每一種器具滲透妳的味道。」

龍也的慾望是無止境的,剛剛完成浣腸之後,已經追不急待地要進行下一個慾望,現在龍也的腦裡想的仍舊是玩弄菊花門,他是準備徹底地凌辱江美子的菊花洞,為的是達到最後做肛門性交的目的,對一個像瘋狗一樣的龍也而言,最大的享受就是肛門性交。因比一直到今天,忍耐著一切衝動訓練江美子的菊花門。

想到最後的高潮戲終於要揭幕……,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江美子啊,不要做出這樣傷心的表情,不管怎麼樣,妳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今天晚上要妳用自己的屁股深深地體會。」

龍也望著豊滿的雙丘之間,得意她笑。

龍也又拿起玻璃棒,立刻使江美子感受到戰慄,況且此時,江美子的那裡仍保留浣腸後的樣子,菊花門微微隆起,玻璃棒幾乎沒有遭遇抵抗就鑽進去,而且還是很深的。

「啊……不要了,饒了我的屁股吧!」

江美子雪白的肉體不停地顫抖。

「這是妳最喜歡的玻璃棒呀……嘿嘿嘿,這裡已經很柔軟的。繼續來吧!」

這時候,江美子只是皺起眉頭,似乎完全認命了,任由龍也擺弄。不僅如此,玻璃棒使得菊花洞裡開始發熱,使身體裡產生酸酸麻麻的騷癢感,對於不分晝夜受到龍也折磨的屁股,現在只要碰一下,就會不知不覺間產生奇妙的感覺。

「江美子,妳已經有美感了吧?好像已經完全習慣玻璃棒的滋味了。」

龍也露出愉快的表情看著江美子拼命忍受身體裡產生的奇特感受,繼續巧妙地操縱玻璃棒。

「啊……今天就這樣饒了我吧……太難過了……」

江美子痛苦地呻吟。想到龍也說要把妳的身體變成隨時都有東西插在裡面才舒服,不然就無法忍受的身體……現在回想起來立刻產生強烈恐懼感。

不要,絕對不要……可是,對於證明那種可怕預感的甜美騷癢感,就是自己再三否定也沒有用,慢慢產生的官能之刺激感,確確實實地愈來愈強烈,江美子不由得感到狼狽。

「龍也……不要了!快停止吧。」

「不會停止的,還有……這樣叫我的名字多麼沒有意思,用撒嬌的聲音叫我親愛的。」

龍也一面用力搖動玻璃棒,一面看江美子的表情。

“嘟--嘟--……”

就在這時候,貨輪發出汽笛聲。

「好像要開船了。嘿嘿嘿,這是一次很長的旅行,在到達那裡以前,我會讓妳自己主動要求這個東西。」

龍也繼續搖動玻璃棒,發出愉快的笑聲。 

(五)

船開始動……很長的旅行……到達那一邊……龍也說的話在江美子的心裡形成一個漩渦,要把她帶到哪裡去呢?

「龍也……親愛的……準備把我帶到那裡去?」

凡是龍也做的事,一定是一種可怕的地獄,但還是忍不住要這樣問,還沒有救出妹抹雅子和孩子,就這樣要帶到遠地去嗎……?江美子感到恐慌,本來黑川海運就是在東南亞一帶從事販賣人口的暴力團體。

「對了,這件事還沒有告訴妳,嘿嘿嘿,現在要帶妳去的地方是曼谷,曼谷是有很多使女人高興的工具,也是最齊全的地方,我要讓妳慢慢地變成男人真正的玩具,能讓任何一種男人的慾望得到滿足的女人。」

龍也搖動玻璃棒的手停下來。

二天前,扳部對他說,要他代理父親去曼谷做交易時,他有一點不高興,可是在聽說,曼谷有黑猩猩等動物和女人性交,以及奴隸市場的情形時,很想把江美子帶到那裡去,試一試那裡的地獄是什麼情形,龍也當然不知道這是扳部設下的巧妙陷阱,高高興興地上了貨輪。

「怎麼可以帶我去……曼谷那種地方,我不要。」

江美子多少也知道曼谷是什麼樣的地方,因為她的丈夫是新聞記者,在曼谷採訪過販賣女人的新聞,所以聽丈夫說過這件事,那是令人無法想像的地獄。

「船已經開了,妳說不願意也沒有用。嘿嘿嘿……到那裡以後也許變成妳的天堂,有專門對付女人的男人,會用各種方法讓妳高興地哭,妳有這樣好的身體,在那裡很快會出名的。」

「這……」

「嘿嘿嘿,不要說這些了,在到達曼谷以前,我們來好好享受吧,我很早就想看一看妳這敏感的屁股洞裡是什麼樣子,現在剛好弄完浣腸,讓我來看看吧。」

嚇得江美子全身起雞皮疙瘩,那個只當做排泄器官的地方,現在要被擴開,還要向裡看……那是連自己都不想看的地方……。

「那裡很髒……怎麼可以看……」

江美子不由得看一眼龍也,龍也的臉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想法裡,任何時候看到都會想到他是一個瘋子,江美子覺得他確實是瘋了。

龍也決不肯讓女人的身體得到休息,不斷地想出各種花樣,如果是一般的女人一定早就瘋了,現在支持江美子的就是與生俱來的堅強個性,只有這樣的個性不允許她放棄做女人的羞恥本能,可是相反地對龍也來說,也正喜歡江美子的這種樣子。

「嘿嘿嘿,妳說不願意嗎……好像看那裡妳會很害羞,本來妳愈是這樣,我愈想看,但妳堅持不願意的話,也可以有商量……」

龍也用很體貼的聲音說,但這樣反而使江美子更不安。

不是不能商量……龍也的話絕不是對江美子的體貼,他早已經決定要使用肛門擴張器,只是要慢慢逼迫江美子,要江美子自己請求那樣做。

「求求你……不要那樣折磨我了……」

「嘿嘿嘿,既然妳這樣不喜歡,我可以不做,可是……」

龍也慢慢拔出玻璃棒,笑著說違心之論。

「謝謝你……」

江美子說的時候也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龍也怎麼會這樣輕易就放棄。

這時候龍也站起來看著粘粘發光的玻璃棒,還自言自語。

「妳既然不願意,嘿嘿嘿……我只好用雅子的屁股代替了,嘿嘿嘿。」

這句話很顯然地是說給江美子聽的。

聽到龍也的話,江美子的臉立刻變灰的,本來就以為這個男人不會輕易放棄,果然有陰謀。

「我現在只好去找雅子了。」

龍也故意地看一眼江美子,想從船艙走出去,江美子立刻對龍也發出悲痛的聲音。

「等一下,不要去找雅子,求求你,不要對雅子……」

江美子扭動不自由的身體拼命喊叫,叫住龍也,這代表什麼,當然江美子是知道的,可是忍不住還要這樣叫出來。

「妳說不能看雅子的,可是我無論如何也想看女人的肛門裡面是什麼樣子。妳不要我看雅子的,是願意我看妳的了嗎?」

龍也嘿嘿笑了一聲,繼續做出想走的樣子。此時,江美子發出嘔血般的叫聲。

「不能去找雅子!要羞辱就羞辱我吧!」

江美子忘記這句話會帶來多麼可怕的後果,又哭又叫。又想到妹妹雅子也在開往曼谷的船裡……就要用自己的身體吸引龍也的慾望,這是唯一保護雅子的方法。

龍也停下來問。

「妳想做什麼?我剛才沒有聽清楚。」

「我的屁股……我的屁股……」

強烈的恐懼感使江美子說不下去。

「江美子,妳要想救雅子,就要說清楚。」

「啊……我要你……看我的屁股……裡面……」

江美子好像呼吸都困難的樣子。

「嘿嘿嘿,妳剛才不是很不願意嗎?真的可以看妳屁股洞裡面嗎?而且還要使用這個肛門癢張器的。」

龍也拿起肛門擴張器送到江美子的面前,江美子看到肛門擴張器的剎那,就非常狼狽地轉開頭,那個發出冷光的金屬器具,增加她的恐懼感。

「把這個像塘鴨嘴的東西插入妳的屁股洞裡,嘿嘿嘿,妳想要我使用這個東西嗎?」

龍也還故意地把擴張器的嘴一張一合,做給江美子看,江美子此時幾乎要昏過去,她還沒有忘記被喬治或吉米那些人羞辱的情景,現在還要用那樣可怕的器具在屁股……江美子無法克制身體的顫抖。

「妳究竟怎麼樣,不說話我怎麼知道。」

龍也發出恐嚇的聲音,用肛門擴張器的嘴捅幾下江美子。

「對不起……,用這個東西打開我的屁股吧……」

江美子美麗的臉在抽搐,說話的聲音也沙啞。

「千萬不能對雅子用這個東西,要用就用在我身上吧。」

江美子繼續哀求。

「嘿嘿嘿,妳果然是好色的女人,既然會請求使用這個東西,不過我會答應的,照妳的希望看你的屁股洞裡面。」

龍也說的時候,特別在最後一句話加重語氣,然後一開一合地讓肛門擴張器發出卡吱卡吱的聲音,蹲在江美子的身邊。

江美子不由己地閉上眼睛,把臉轉開,全身的肌肉都僵硬,連豊滿的乳房也變蒼白。龍也故意地撫摸江美子成熱的屁股,摸幾下又用力抓,手指尖都陷入肉裡,每次都使江美子的身體震動一下。

「嘿嘿嘿,剛做完浣腸,所以隆起的真好看,這樣用肛門擴張器是很容易的事,不過先再揉鬆一點,那樣就能擴張的更大了。」

龍也彎下身,手指更用力地抓江美子的屁股,然後就向左右拉開。

「嘿嘿嘿,這一次就用我的舌頭吧,江美子,妳高興吧?我是說要用舌頭舔妳的屁股洞,像妳這樣美女的屁股洞,任何人都會想舔的。」

江美子感覺出龍也的呼吸噴到屁股的溪溝間,只有咬緊牙關,不要發出慘叫聲。

「可是,那裡很髒……。」

「嘿嘿嘿,我會給妳舔個夠。」

龍也一面說,一面用很厚的嘴唇吸吮,啾的一聲……產生一種毛虫在身上爬的感覺。

「哎呀……不要這樣……」

那種可怕的感觸使江美子不顧一切地發出哭叫聲,那種感覺實在無法忍受,已經濕淋淋的嘴唇還冒出口水,繼續發出淫邪的聲音。

「唔……江美子……真香啊。」

龍也張開大嘴把整個菊花門放在嘴裡,然後插進兩根手指,把肛門向左右拉開,伸進舌頭。

就在這剎那,江美子的頭向後仰,從喉嚨裡發出皮球漏氣時的聲音,開始拼命掙扎,但不僅沒有甩開龍也的嘴,舌頭還更深入,不停地吸吮江美子張開的菊花門,還好像要熟悉那裡的味道,舔得非常仔細,偶爾還抬起頭看江美子問道。

「嘿嘿嘿,舌頭都要溶化掉了,這裡的味道真美……」

說完之後又去舔。

「江美子……我現在是在舔妳的丈夫也沒有舔過的地方……」

龍也說完之後,發出野獸般的哼聲,更長長地伸出舌頭,舔遍肛門的每一個部份。

「啊:太好了……江美子。」

「啊……不變了……不要了……」

舌尖慢慢伸進來的感覺使江美子瘋狂地搖頭喊叫,就是咬緊牙關也沒有用,忍不住從嘴裡露出哭聲。

不管怎麼樣哀求,龍也的嘴是吸住肛門,絕不肯離開,而且使人感受到那是一種瘋狂的執念。確實,龍也對江美子的折磨,可以說是異常。啾啾啾……龍也的行為發出淫邪的聲音,不知道何時才肯停止。 

(六)

龍也的嘴終於離開,這是因為德二和扳部等人走進艙裡的關係。

「進來吧,讓妳見到姊姊。」

隨著扳部拉的繩子,雅子被拖進來,還沒有完全成熟的乳房被繩索捆綁地令人心痛。

「啊!姊姊!」

雅子看到姊姊江美子時,發出悲淒的叫聲,可是看清楚姊姊那種殘忍的姿勢,也急忙轉開視線,那種樣子不是年輕女孩能看的。

「雅子!雅子!」

幾乎在同時,江美子也大叫,忘記剛才自己所受到的羞辱,不由己的叫喊妹妹的名字。

「嘿嘿嘿,這就是姊妹的感情吧,真令人感動……」

龍也看著江美子,發出嘲笑聲。

「少爺,照你的吩咐帶來雅子,要做什麼……」

扳部也不知道龍也的企圖,露出懷疑的表情,當然能想到龍也是沒有好主意的……。

「我是正想把江美子的屁股洞擴張開來看,現在為了雅子的性教育,讓她參觀成熟的女人是如何受到男人的疼愛,有妹妹在這裡看,江美子一定會更起勁。」

龍也用異常的眼光,得意地說出來,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構想裡。

「原來如此,真是好主意。」

扳都說出很明顯的吹捧的話,事實上扳部是感到驚訝,難道這個小子就不懂得讓女人休息一下嗎?同時也對龍也感到一種瘋狂之氣。

「嘿嘿嘿,江美子,聽到沒有?這是給妳妹妹做的性教育,就發出美麗的聲音哭泣吧。」

龍也拿起肛門擴張器,蹲到江美子的面前。

「不要!不要!不要在雅子的面前!饒了我吧……」

江美子猛烈搖頭,被吊起來的手腳也拼命在掙扎,看龍也那種樣子,他真的會在雅子面前做出那種事。

「不要,不要在雅子的面前!」

龍也根本不理會江美子的哭叫和抗議,先用手指慢慢玩弄江美子的菊花洞,經過多次玩弄的洞口,已經隆起,甚至於還露出縫隙,顯得更鮮艷,龍也現在玩弄這裡,是故意做給雅子看的。

「雅子,你們雖然是姊妹,但江美子的屁股洞還是第一次看到吧?嘿嘿嘿……

妳看,手指能這樣輕鬆插進去。」

「姊姊!……」

看到姊姊實在很殘忍的樣子,雅子說不出話來。

「雅子!不要看!不要看這邊……」

江美子用盡全力喊叫。

「姊姊……」

雅子只是在茫然地望著姊姊悲慘的姿態,看到姊姊這種樣子,感到的衝擊的羞恥心更強烈,姊姊是那麼高雅有氣質的人,現在屁股被流氓玩弄……而且做為一個女人是難以忍受的最差辱的姿勢……。

原來屁股洞還會有這樣的變化,江美子的菊花好像綻放,愉抉地含住龍也的手指,豐滿的雙丘沾上龍也的口水發出粘粘的光澤,在各處都看到吻痕。

「我不要!饒了我吧……」

江美子繼續哭求,昨夜在雅子面前受到凌辱時,為救雅子,她忘記了自己,可是今天不一樣,要讓雅子看到一個成熟的女人會如何受到男人的欺凌,顯然地,這是做給妹妹看的一場秀。

「不要看……原諒我吧……」

「嘿嘿嘿,你姊姊的屁股怎麼樣?成熟到江美子的這種程度,屁股也能有足夠的性感,女人在前後都有性感以後才能算是完美的女人。」

龍也抽插手指,繼續讓江美子發出哭叫聲,江美子一面哭泣一面在雅子面前暴露出女人最神秘的菊花門。

雅子對經常看到有高雅氣質的姊姊,現在竟然會很生動地表演出野獸般的姿態……雅子好像魂已經離開身體一樣,用虛茫的眼光望著江美子。

「雅子,妳不能看姊姊呀……」

雅子好像聽不見江美子拼命的喊叫聲。

「嘿嘿嘿,這種刺激大概對雅子是太強烈了吧,但不能看到現在這種樣子就驚慌,因為還要完全張開江美子的屁股洞。」

江美子發出銳利的哼聲,想到要用肛門擴張器擴張肛門,僅是這樣就已經快受不了,結果還要在妹妹面前……。

不能,不能讓雅子看到那樣悲慘的樣子……,雖然這樣想,但身體被捆綁,一點辦法也便有。

「不要在雅子面前,不要雅子在這裡,讓她離開這個房間,我什麼事都願意做!」

江美子是豁出去了,決心要代替妹妹把男人的慾望用自己的身體吸引過來,但還是不願意讓妹妹看到。

「嘿嘿嘿,江美子,今晚就從擴大肛門開始,一直到和我結合,讓雅子慢慢欣賞吧,妳自己是什麼樣的女人,坦白的告訴妹妹,也是做姊姊的義務,嘿嘿嘿。」

「不要……做這種事。龍也……親愛的,什麼事我都答應了你……這樣太殘忍了。」

江美子開始號哭,但她這樣吐血般的哭聲,聽在瘋狂的男人耳裡,就像是悅耳的音樂,反而使男人的慾望更強烈。

德二拿出照相機開始攝影,但極度的興奮使他的手在顫抖,就連冷靜的扳部,雙腿也在顫抖,本來腿上還坐著雅子。

「嘿嘿嘿,也許會感到羞恥,但在這裡經驗過以後,到曼谷的地獄裡就會感到輕鬆多了。嘿嘿嘿……現在要對各種折磨的方法做總複習,當然包括浣腸……」

龍也說完之後,更熱心地在江美子的菊花門揉搓,攝影機的鏡頭對正他的手指。

(七)

扳部讓雅子躺在能看清楚江美子肉體的地方,左腳綁上繩子,另一端掛在天花板的鐵環上,隨時拉繩子,雅子的左腿就會高高吊起來。

「在這裡就能看清楚姊姊的屁股洞了,妳要是把視線轉開,我就毫不留情地拉這條繩子,然後怎麼樣……妳是該知道的。」

扳部說完之後,在痴呆狀的雅子大腿上撫摸。

就在雅子的面前,姊姊生動的菊花蕾完整地顯露出來,還能看到抽搐的情形。

不久之後,在雅子的視界裡出現發出光澤的肛門擴張器。

「雅子,妳看清楚,用這個東西把屁股洞擴張以後,江美子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會高興到什麼程度。」

「不要!饒了我吧!把雅子帶出去吧!」

從江美子的嘴裡冒出悲痛的哭聲。

「嘿嘿嘿,江美子,現在要開始了,我會擴張到最大限度。」

龍也手裡的擴張器尖端碰到江美子不斷抽搐的菊花門。

「哎喲--」冰涼的感覺使江美子從喉嚨裡發出慘叫聲,拼命地扭動屁股想躲避那個東西。

「不要!救命啊!雅子,不要向這邊看!」

因為江美子的聲音過份慘烈,雅子好像清醒過來般,眼神裡有了活力。

「啊!姊姊!姊姊!」

雅子對眼前的情況顯示出非常狼狽不堪的樣子,原來模模糊糊,夢一般出現在眼裡的事情……雅子到現在也不敢完全相信。

可是看到肛門擴張器的尖端毫無疑問地插入姊姊的肛門裡時,過份的驚訝,使雅子的臉頰也開始抽搐。

「姊姊!請不要再折磨姊姊了,請饒了她吧!」

雅子看著龍也哀求。

「雅子,妳不能看!不要看!」

聽到雅子的聲音後,江美子一面猛烈搖頭,一面叫喊,可是她叫喊的聲音,因為慢慢侵入身體的冰涼感,開始變成皮球漏氣般的喘氣聲。

「求求你們,饒了我姊姊吧!」

雅子也開始哭泣。

「雅子,。不要看姊姊,不要看……嗚……嗚……」

江美子一面哭一面搖頭,漂亮的頭髮隨著飛散。

江美子受到龍也的強暴,然後被輪姦,肛門也被他異常地玩弄。現在,和自己心裡想的完全不同,封肛門的虐待,甚至於感到性感,心裡雖然拒絕對排泄器官的玩弄,但沒有辦法克制身體的反應。

排泄器官受到玩弄還會高興……那種樣子千萬不能讓妹妹看到,現在只是肛門擴張器的尖端插進來,江美子的肉體已經產生騷癢感,從身體裡冒出火熱的感覺。

「饒了我……饒了我吧!」

江美子為了儘量不要使雅子看到最難為情的地方,拼命地哭著扭動屁股。

「雅子,妳看出來了嗎?只是把這個插進屁股洞裡,妳姊姊的淫水已經從前面流出來了。」

「不要說出來!雅子!不能看……」

被指出這樣難為情的事實,江美子更猛烈哭叫。

「姊姊……」

雅子急忙把臉轉開,可是立刻聽到扳部說:「妳的眼睛不可以離開,離開就要這樣。」

扳部稍許拉繩子時,雅子的一條腿慢慢向空中升起,雅子發出尖叫聲,不得不回過頭來,再看姊姊那種悲慘的樣子,忍不住轉過頭時,繩子就會拉起,尖叫一聲又把頭轉回去,不斷地重覆這個動作。

「嘿嘿嘿,江美子,現在要擴張了,我會儘量擴張到能看到裡面為止,妳放鬆屁股的力量吧。」

龍也慢慢在肛門擴張器的把手上用力,江美子的屁股立刻開始向小波浪一樣顫抖,從喉嚨裡發出嘶啞的叫喊聲。

「雅子!不要看!」

可是她的叫聲也被腸子幾乎要打結的痛苦變成嗚咽的聲音。

「嗚……嗚……」

肛門擴張器亳不留情地使肛門愈來愈擴張,羞恥感和痛苦使江美子的全身開始顫抖。 

(八)

「嘿嘿嘿,慢慢看到裡面了,雅子,妳也看到了吧。」

龍也的眼睛充滿血絲,把江美子的肛門已經擴張到不能再擴張的程度。

「不要了……饒了我吧……」

江美子閉上雙眼,張開大嘴喘氣。

「現在我要看裡面了,嘿嘿嘿……」

龍也的笑聲好像無比快樂的樣子,左手拿手電筒,右手拿長三十公分左右的畫筆。

「這就是江美子的……美麗的女人連腸裡面都漂亮……」

龍也瞪大眼睛向裡看,手電筒的光亮照出來的地方,很神秘,幾乎能使人忘記那裡是排泄器官。

就是龍也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肛門的秘密,同時因為這是江美子的身體,使龍也的慾望更強烈。

「江美子……太棒了……」

「不要看……不要看……」

江美子的全身已經變成粉杠色,不停地反覆說同樣的一句話,但哭叫聲已經沒有先前那樣強烈,現在的江美子是無論如何喊叫或扭動身體,也無法躲避龍也的眼光。

龍也悄悄地伸進手指,輕輕摸,江美子的身體立刻像鯉魚一樣彈起。

「不……不要摸……」

「妳不要開玩笑,看到這樣活鮮鮮的東西,那有不摸的男子,讓我好好地玩一玩。」

龍也收回手指,從擴張器插入畫筆,江美子的身體瘋狂般地挺直,嘴裡冒出沙啞的吼聲。

「畫筆的滋味怎麼樣?很舒服吧,我會要妳高興地大聲叫喊。」

龍也手裡的畫筆開始緩慢移動,從洞口向裡面,從裡面又回到洞口,偶爾還會旋轉。

「嗚……嗚……不要……不要……」

江美子的屁股猛烈震動,豐滿的乳房也隨著顫抖,全身很快冒出汗珠。同時,從陰戶流出來的液體還會流到肛門上。

「嘿嘿嘿,果然有性感了,已經濕濕粘粘的,竟然在妹妹面前這樣浪起來,真是好色的女人,嘿嘿嘿。」

龍也繼續搖動畫筆,同時看雅子,雅子只是把充滿淚水的眼睛對著姊姊,像夢一般地叫喚。

「姊姊……姊姊……」

「嘿嘿嘿,現在已經看到了,現在,凡是江美子的身體,已經沒有我沒有看的地方。嘿嘿嘿,這裡是連丈夫也沒有看過的屁股洞……」

龍也滿足地笑,同時解開江美子身上的繩子,這是為了下一個折磨的姿勢,要重新捆綁的關係,解開繩索時,江美子立刻縮起裸體,好像儘量不要讓雅子看到。

「雅子……對不起……姊姊終於變成這樣的女人……」

「姊姊……原諒我……因為我被他們抓到,才害得姊姊……」

雅子說完又大哭。

「江美子,妳是沒有時間哭了,要哭以後再哭。」

龍也把手放在江美子的肩上冷酷地說。

然後把江美子拉到一公尺高的跳箱前,然後讓江美子趴在跳箱上,如同用四肢抱住跳箱,再把手腳綁在地板上的鐵環上。

因為鐵環的位置是經過設計,江美子的四肢完全張開,雪白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男人們的面前,受到徹底玩弄的屁股,身上的汗珠好像說明剛才的擴張器是如何折磨江美子,那種樣子更使幾個男人的慾火旺盛,扳部和德二都一言不語地盯著看別才經過擴張器折磨的地方。

「可以原諒我了吧……」

江美子把美麗的臉轉過來哀求。

「嘿嘿嘿,妳累了嗎?……」

龍也一面笑一面撥開江美子的雙丘,向裡面看。

「全身都沒有力量了……羞辱到這種程度該夠了,求求你,放過雅子吧……」雅子如果還留在這裡,不知何時會變成這些男人的犧牲品,對江美子當然還不會結束,可是不能讓妹妹……。

「那是不可能的,已經決定雅子要陪扳部和德二的。」

在龍也的話還沒有說完,雅子就發出慘叫聲。

「啊!姊姊,救救我……不要……」

江美子看到扳部和德二已經抱住雅子。

「請不要對雅子那樣,要玩弄就玩弄我吧。」

江美子扭動著不自由約身體,拼命哀求,如果妹妹被這些男人玩弄,過去所受的痛苦就沒有代價了。

「我願意……我願意你們來玩弄我!」

「江美子,妳不用急,我會玩弄妳的,姊妹二個同時被玩弄不是很好嗎?」

龍也的眼睛幾乎要冒出火焰。

「姊姊!」

夾在扳部和德二之間,雅子拼命叫喊,還投有完全成熟的乳房在扳部的手裡形狀也變了,德二用力抱住雅子的雙腿,同時在上面吻。

「你……快叫他們住手!我願意做任何事,任何羞辱我都會高興地接受……所以救救雅子吧。」

「嘿嘿嘿,當然可以放過雅子……但你要很快地使我感到滿足才行。」

現在已經不允許江美子有絲毫猶豫,時間一過,雅子就會被……。現在,只有儘快讓龍也滿足,除此以外沒有任何辦法了,但江美子不知道這是龍也為達到肛門性交的樂趣所設下的陷阱。

「快來玩弄我吧……我會努力地讓你得到滿足……快一點吧。」

忘記採用狗姿,從後面玩弄的屈辱,現在的江美子只顧討好龍也。

「親愛的……快一點幹吧……我已經不能忍耐了……」

「既然妳這樣說,我會把妳幹到雙腿無力,站不起來的程度。」

龍也說完就褪下褲子,從江美子的後面壓下去。

「啊……不對……不是那裡!」

意想不到的地方被壓到,江美子發出尖叫聲。

「不,就在這裡……今晚是就在這裡結合的。」

龍也粗暴地繼續向前壓。

「哎呀……這不是人做的事……我不要……」

江美子一面哭一面扭動身體表示抗拒,她難以相信龍也會做出這種行為。

「不要!我不要!你是禽獸……」

「江美子,不要亂動,這樣波有辦法順利進行了。」

龍也想到終於能在江美子的屁股達到目的,心裡的慾火就更猛烈,全身的血液好像在沸騰。

「啊……千萬不要……啊……」

江芙子的身體是固定在跳箱上,所以她的反抗也有限度。

「啊……你是禽獸!」

龍也繼續向裡插,在江美子的雙眉問出現皺紋,龍也的肉棒慢慢向裡侵入,在這剎那,江美子抬起頭,發出慘叫聲,瘋狂般地搖頭,張開的嘴已經發不出哭泣的聲音了。

「好棒……快要夾斷了……我的江美子……江美子……」

龍也用力抓住江美子的雙乳,龍也開始緩慢動作起來。

悲痛的哭聲又從江美子的嘴裡冒出,幾乎在同時,雅子也喊出慘烈的叫聲,但江美子已經聽不見了。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