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獸虐曲(03)



不知離開日本已經幾天,江美子連過幾天也不知道了。更分不出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只是逐漸增加熱度的海風,使她知道確實是向南走。

肛門性交--自從被這樣強迫做全身骨頭都要散開的可怕行為後,江美子過去的好強性格完全改變,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老實多了。好像一切都絕望的悲哀表情,如實地顯示出這種情形。

雙手仍舊綁在背後,可是江美子一直想睡。遇到龍也沒有停止的淫邪行為,江美子的身心都已經破碎。可是,江美子雖然想休息,但在龍也無休止的要求下,實在覺得痛苦不堪。不久前,他剛剛充分享受過江美子的美麗屁股,可是龍也的身體和半死半活的江美子的肛門連在一起。龍也本身雖然抱著江美子睡覺,但好像要享受甜美的餘韻,不肯解除和江美子的結合。

「你……離開吧,我很難過。」

想閉上眼睛睡覺的江美子,被那種淫色的感覺捉弄,無法入睡,只好這樣哀求。可是龍也沒有回答,想趁龍也不注意扭動屁股脫離這樣的結合。

「江美子,不要動,這也是為了訓練妳的身體,屁眼裡始終要有東西,不然就忍受不了的樣子。」

說完就從背後抱緊,把他的肉棒更深深地插入,每一次這樣時,龍也的肉棒就在江美子的肉體堳黕_精神,那一樣的膨脹感更加深江美子的屈辱。

「啊……不要……你不要動。」

當龍也開始慢慢抽插時,江美子發出哀求的聲音。可是她又怕在身邊哭累睡著的妹妹雅子會驚醒,所以也不敢大聲叫。

「嘿嘿嘿,江美子,是不是已經嚐到了肛門性交的妙處呢?」

「難為情死了……我真想死……只有痛苦……」

江美子悲哀地搖頭,說話的聲音也帶著鼻音。

肛門性交--對江美子這樣個性強烈的女人,只能成為一種屈辱。只認為那是排洩器官,可是現在要在這堸筐k女的行為……。只是想到這件事,羞恥感使她全身的血液好像要逆流。可是龍也自從姦淫過江美子的屁股後,只是很固執的要求肛門性交。

「妳不要說謊了,剛才還高興的浪叫。嘿嘿嘿……妳不是興奮地昏過去兩次嗎?」

「不要說了……會把雅子弄醒的。」

在親愛的妹妹面前受到凌辱,實在是太殘忍了。雖然這是為了保護妹妹不要受到這些男人的欺凌,自己代替了妹妹,但也決不是可以讓妹妹看到的光景。

「啊……不要動了……」

龍也好像很好玩地不斷扭動肉棒,但不久後一面自言自語地睡著了。

江美子多少次想扭動身體脫離龍也,但知道沒有辦法後,只好像放棄似的不動了。不久後,因為過度的疲倦也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雅子尖銳的慘叫聲使江美子驚醒過來。

「不要啊!姐姐!救命啊!」

龍也和扳部兩個人想從船艙塈漍恕l拖出去。赤裸的身體被繩子捆綁,不過雅子還是拼命掙扎,但兩個男人毫不留情的用繩子的頭抽打雅子的屁股。

「等一下!要把雅子帶到那堨h!」

江美子好像忘記剛才自己的屁股還和龍也的肉棒連在一起的樣子,現在發出悲痛的聲音。

到現在為止,以自己卑賤的樣子給雅子看做為代價,保護雅子的身體不受這些男人們的凌辱。當然江美子也知道這些人不是這樣就能安撫得了的,只要有機會,她和雅子的肉體都是他們所要的對象。

「嘿嘿嘿,江美子,妳醒了。雅子的事妳不用擔心,只不過是給那些在海堸Q生活的男人們做下酒的菜看看而已。」

做下酒的菜……那是什麼情形不問也知道,何況這個貨輪的船員都是黑人。

「啊!姐姐!」

被龍也用力拉動時,雅子發出悲叫聲。

「等一等!不要動雅子,如果要羞辱就對我來吧,我願意替她……」

江美子的下半身好像千斤重,但用盡全力站起來大叫,雖然想向雅子的地方奔過去,但身體立刻搖搖擺擺地站不穩。

「看妳這樣站也站不穩的樣子,怎麼對付那些在海上討生活的男人。對妳還有明天在香港等著的男人,他們會好好疼愛妳的。嘿嘿嘿,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養精蓄銳吧。」

「求求你,讓我代替雅子……放了雅子吧……,我願意陪幾個男人都可以。」

江美子在搖搖擺擺地來到龍也的身邊,露出令人震撼的妖豔目光,身體靠在龍也的身上發出嬌媚的聲音。

「我是正成熟的女人……要更多的羞辱,不然就不能滿足……就讓我代替雅子吧……」

為了避免讓妹妹掉在羞恥的地獄堙A江美子拼命地做出悲哀的演技。如果現在讓雅子年輕的肉體受到和自己一樣的污辱,過去拼命忍受的屈辱就毫無意義。可以說是保護雅子的使命感,一直支撐著江美子。

「你願意去陪,可是對方都是黑人,而且好久沒有碰過女人了……可能會連續八、九個小時幹不停的。好像他們還拿出浣腸器做準備的。」

扳部慢慢的摸著江美子的乳房說。

原來是準備輪姦……。那種可怕的滋味江美子已經充分了解,再加上浣腸……。幾乎想起來就會目眩。不能讓他們對雅子做這樣殘忍的事,江美子只好拼命了。

「拿我做玩具吧,任何羞辱我都會高興的接受……因為我的身體一直感到騷癢。」

江美子扭動著豐滿的屁股,儘量做出媚態討好。

雖然江美子的裸體已經看夠了,可是現在從她身體散發出來的妖媚性感,還是使龍也感到震撼。從有夫之婦的成熟身體散發出來的性感好像更增加妖媚。

就連老練的龍也,看到她妖媚的眼光,心理就怦怦跳,對江美子雪的肉體奇妙地感到耀眼。龍也覺得每玩弄一次江美子,她好像增加一份妖豔的魔力。

「嘿嘿嘿,既然妳這樣說,可以讓妳來做玩具。但這是妳自己要求的,如果侍候的不好就立刻改用雅子。」

龍也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抱起身體還在搖擺的江美子。這時候撲倒在地上的雅子抬起頭。

「姐姐!不行啊,妳不能做那種事!」

如果繼續這樣凌辱,會弄死的……。雅子忍不住這樣大叫。姐姐代替她時會有什麼樣的遭遇,雅子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姐姐,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反正我是……。」

反正已經被扳部這些人沾污過多少次的身體了……雅子哭著想,但願能一死了之。

「雅子!你要振作,只有姐姐下地獄就夠了。雅子一定要堅持下去,我一定會救妳的……」

「姐姐……對不起」對不起……雅子不停地在心堻o樣念著,哭倒在地上。

「雅子,姐姐一定會保護妳的……」

江美子只要聽龍也的話,至少能保護雅子不受到變態行為的凌辱。江美子好像要告訴自己聽龍也的話,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護雅子。

(二)

「求求你,我會儘量討好撒嬌……所以不要把雅子帶來,不要讓她看到我悲慘的樣子。」

龍也把她抱起來走在窄小的通路堮氶A江美子這樣哀求。在她身後有板部拉著赤裸的雅子。

「嘿嘿嘿,那完全要看妳了,當妳能像一個妻子一樣的,真正讓男人高興時,就把雅子帶出去。相反地,那些船員們只要對妳有一點不滿,就要雅子也來陪他們了。」

不理會江美子的哀求,龍也繼續向前走。沒有多久就聽到一些男人們說髒話的聲音。

「啊,龍也……」

江美子全身緊張起來,好像哀求一樣地看龍也,那種要哭的表情,顯得更有惱人的春色。

就好似地獄的大門,很厚的鐵門,發出可怕的金屬磨擦聲打開了。立刻聞到沖鼻的酒味和男人的氣息。

「好棒啊,是那個少婦,而且是赤裸的。」

「能和她玩,真正太幸運了。」

「嘿嘿嘿,真豐滿呀。我已經迫不急待了--哦,還有一個年輕女人。」

有可怕長相的船員們像一群螞蟻般靠過來。他們曾經都幻想著江美子的裸體用手淫解決性慾,所以憧憬的江美子出現時,船員們都非常高興。看到黑人們露出瘋狂的眼光,江美子和雅子嚇得快要昏過去。

龍也把江美子放在桌上笑著說。

「江美子,向大家打招呼吧。」

船員們團團地圍住桌子,露出火熱的眼光看著江美子的裸體。

江美子的裸體因為過份的恐懼緊張著哆嗦,可是看著雅子悲哀的樣子就緩慢站起來。成熟的乳房雖然有繩子捆綁,但還是像不堪狼狽的樣子搖擺。

「今晚……儘量地玩弄我吧……儘量羞辱我……我也會儘量撒嬌的……」

在男人的嘴媯o出奇妙的叫聲,甚至於有人從嘴角流出口水,那種醜陋的樣子,江美子的塞毛都豎起來,可是立刻帶著悲哀的笑容,做出傷心的演技。

「把我最不能見人的地方給你們看,請過來吧……」

扭動一下屁股,開始把腳向左右慢慢分開。這種樣子就好像女人在小便的樣子。

「哇,看到了,真是新鮮呀!」

船員們個個聚精會神地看,嘴媮暀斷發出呻吟般的聲音。

「這個女人真美……啊,受不了。連屁眼都看到了。」

男人們的眼睛開始充血,盯住江美子的身體一刻也不離開。

雖然是為了保護可愛的妺妺,自己主動的分開大腿露出陰部,無比的羞恥感使得江美子流下眼淚。江美子閉上眼睛,忍受男人們淫邪的視姦。蹲下來把大腿分開到水平,對女人來說,沒有此這更羞恥的姿勢。可是,只是這樣讓男人們看還是不可以的。要代替妹妹能使男人們滿足,還要做出羞恥的演技。

「你們……仔細看,把我的堶惜]看清楚吧……」

這樣用盡全力說出來以後,江美子垂下火熱的臉。龍也嗤嗤地笑著,用手捏住江美子的兩片陰唇向左右拉開,此時江美子不由得張開嘴發出:「啊……」的悲叫聲。也不由己的抬起屁股。

真不知男人們這樣有興趣,身為女人,江美子為這樣的屈辱感又流下眼淚。

「請你們仔細看我的……」

為了淡化自己的屈辱,江美子好像豁出去似地說出來。龍也用手指玩弄她的陰核時。江美子也正好發出甜美的口吻說。

「啊……好舒服……還要……還要這樣……」

這個女人就是曾經那麼倔強的女人嗎?龍也看到江美子這種妖媚的態度,也不由得感到驚訝。

「我說……我可以要求嗎……」

江美子的身體一面顫抖,一面軟綿綿的搖頭。

「嘿嘿嘿,什度事,妳說出來吧。」

「不只妳一個人……我要大家來玩……因為我喜歡很多男人一起來玩弄我……。」

江美子說出強迫要她說的話,說完之後覺得快要瘋狂。

「嘿嘿嘿,好吧,妳要給他們好好地享受一番。」

龍也這才放開手,拍拍江美子的屁股大笑。 

(三)

江美子搖搖擺擺地站起來,在長方形的餐桌四周大慨圍著二、三十個人,黑人們的眼睛都瞪得圓圓的。而且好像忍耐不住的向雪白的肉體伸手。

「等一下,不要急,一個一個輪班來吧。」

江美子躲開伸向她兩腿間的黑手,發出尖叫聲。要陪這些黑人們……想到這奡X乎要昏過去了。雖然這樣,江美子還不得不慢慢地走到一個黑人面前,抬起一隻腳放在黑人的肩上說。

「摸我吧……隨便你怎麼樣。」

黑人嘴媯o出奇妙的叫聲,用黑黑的手摸弄時,江美子的屁股開始扭動。

「哇,太好了……嘿嘿嘿,手指都快溶化掉了。」

黑黑的手指在粉紅色的櫻花瓣上,好像要摘下這朵花用力的捏弄。

「啊……溫柔一點吧。」

「這算什麼,妳要拿出氣氛好好伺候這些人。」

龍也也爬上桌子從後面支持著江美子的身體,在她的耳邊下達命令。確實江美子的雙腿已經無力,沒有龍也的支持就要倒下去了。

「只用手指還不夠……用……那堛熄壎囮a……」

江美子用信心的眼光看著桌子上的黃瓜,嘴堳o不得不發出嬌柔的聲音。

「黃瓜……嘿嘿嘿,你要這個做什麼呢?」

拿起黃瓜的黑人好像故意用黃瓜的尖在江美子的大腿間摩擦。

「不要欺負我了,求求你……」

江美子把通紅火熱的臉躲在龍也的肩上說。那個黑人露出得意的笑容,開始把黃瓜慢慢插入時,江美子的嘴堣ㄔ拲o發出「啊……」的悲呼聲,放在黑人上的一支腿也開始顫抖。

「這樣夠了嗎?嘿嘿嘿……還是要深一點?」

「唔……還要……還要深一點。」

同時江美子像瘋狂般的搖頭。

「還要深嗎?那麼就開始囉。」

黑人慢慢地插入,這是這幾天沒有受到龍也折磨的部位。龍也是只對江美子的屁眼有興趣。因此江美子的陰戶是驚人的敏感,嫩肉好像纏住黃瓜,甚至於做出向堶惟啋滌囮@。

「啊……夠了,不要繼續插進來了。」

「嘿嘿嘿……你這堹u敏感呀。」

黑人抬頭看一下江美子的臉,然後轉動黃瓜。

「啊!唔……好舒服……」

江美子的頭向後仰去,同時全身開始痙攣,不停地扭動屁股。江美子從陰戶流出來的淫水使黃瓜發出光澤。江美子也開始啜泣,那種聲音顯得更妖媚。

「嘿!你要享受多久,該輪到我們了。」

站在旁邊的黑人好像克制不住慾火,不斷地催促。正在玩弄江美子肉體的黑人,聽到干擾的聲音抗議說。

「你少囉嗦,現在正是好時候,你再等一等。」

「不行,她不是你一個人的女人,快交給我。」

為爭奪雪白的肉體,黑人都暴露出慾望開始爭吵。

「不要打擾我,馬上就好了。」

大概是聽到這種醜惡的爭吵聲,徘徊在恍惚堛漲翱子,無力的張開眼睛。

不管換那一個人,對江美子來說是一樣的。可是在爭奪江美子的時候,不知何時這些男人的慾望會轉向雅子。

「你們不要吵了……玩弄我的屁股呀……」

江美子對那個開始爭奪的黑人說。

「屁股嗎?妳是希望同時在前面和後面玩弄妳嗎?」

這個男人一面說,一面看龍也的表情。大家都知道這個美麗的江美子是龍也的女人。而且龍也是偏愛女人的屁股已經到瘋狂的程度,所以只好耐心地等待龍也的回答。看到龍也以笑容表示答應時就說。

「嘿嘿嘿,我會照妳的希望玩弄妳的屁眼。」

剛才爭執時的醜惡面孔,現在已經從嘴角堿y出口水,抓起另外一隻黃瓜,就搬開江美子美麗的山丘,當黃瓜尖碰到那堮氶A江美子好像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

「啊……深深地插進來吧。」

這也是龍也要求她說的話。

「啊……進來了……進來了……進來了……。」

那種慢慢進入體內的淫邪感,江美子像夢囈地呻吟。

不久後,兩根黃瓜像彼此呼應的開始扭動時,江美子忍不住一起扭動身體。

龍也在自己的懷裡感到江美子苦悶的動作時,笑嘻嘻的問道。

「怎麼樣,江美子,舒服不舒服。」

「啊……好棒……我快要去了……」

江美子這樣喊著猛烈搖頭,偶爾也好像忍不住似地發出啜泣聲咬龍也的肩頭。

(四)

這時候龍也又發揮他與生俱來的殘忍性,把江美子的性慾儘量逼出來,然後使性慾儘量升高,可是決不讓她達到且高潮。江美子快要達到高潮時,就立刻收回去。

「不要再欺負我了……我想要……讓我洩了吧!」

江美子忍不住以抽搐的聲音這樣喊叫,這是做一個女人多麼殘忍的話,可是江美子好像忘記那種情形不停地啜泣。

「嘿嘿嘿,看你這樣扭屁股,你真是個好色的女人。」

「啊……快給我吧……我要瘋狂了。」

江美子當然不知道在黃瓜上已經塗上春藥的藥膏,繼續瘋狂地扭動身體。已經把雙腿分開到再也不能分開的程度,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的花瓣,很生動地張開嘴,流出大量的淫汁,好俊呼吸困難的樣子在蠕動。

「江美子,真的想那樣要嗎?」

「不要欺負我了……快一點給我解決吧……」

「很好,馬上會讓你吃飽的,嘿嘿嘿……用一個會讓你翻起白眼的粗大傢伙。」

龍也讓江美子仰臥在桌子上,立起雙腿儘量分開,然後拿出準備好的道具。

「嘻嘻嘻,就是這個假陽具。用這個給妳插進去,這個粗度妳看怎麼樣……據說美國女人翻起白眼大哭的傢伙,江美子你高興不高興?」

從船員們嘴媯o出驚嘆的聲音,在龍也手堮釭滿A就是經常在國外跑的船員們也沒有看過這樣粗的,那是有可樂瓶的大小,還有很多突出的顆粒,甚至還有隆起的血管,江美子看一眼後,臉色也變了。

「不要!我不要……會把我弄壞的……」

「妳有這樣好的身體,只要努力一點就會吞下去的。而且,妳現在不是正想要這種東西嗎?」

龍也說的沒有錯,一旦把火點燃的女人的肉體,任何刺激都想要,即便把身體塈丳o亂七八糟……。可是這個假陽具實在太大了。

「我怕……我怕。」

江美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可是,在她的聲音埵n像有一種無法抗拒官能的騷癢的那種甜美的聲音。

龍也把這個假陽具綁在另外一支箭的箭尾上,箭頭已經換上一根黃瓜。把這樣奇妙的箭放在已經安裝在桌上的弓上,然後慢慢拉。

江美子向箭頭的方向看過時,不由得抬起上身發出悲痛的叫聲。

「啊!雅子……我們說好不能這樣的!」

不知何時,雅子在桌子上,但是坐在扳部的懷堣]把大腿儘量分開,面對著江美子的方向,而那隻箭正瞄著大腿的中心。如果把弓拉滿後鬆手,箭就會射向雅子雙腿中心的恥部……。

「姐姐……姐姐!」

雅子大概看到姐姐那種殘忍的樣子,或者是受到扳部的羞辱,露出茫然的樣子不斷地哭叫著姐姐。從幼稚的眼睛流出的眼淚令人痛心,倒不如讓她瘋了,對雅子是幸福的……。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不要碰雅子,把雅子帶到外面去……」

江美子忘記自己現在做出多麼難看的姿態只顧大聲叫。

「嘿嘿嘿,我還是遵守約定的。雅子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完全要看你的表現了,只要妳能確實壓住這個箭,不要飛出去,雅子就會安然無事。可是,你要不用力,什麼結果妳是知道的。」

「怎麼會這樣……」

江美子倒吸一口氣,龍也不理會江美子狼狽的樣子,拿一個枕頭放在江美子的屁股下,立起雙腿分開到極大限。

「你要深深地吞下去,不然雅子就慘了。」

龍也用力拉弓,一面拉一面摸索江美子的花瓣,為的是要把巨大的假陽具插進去。

「妳自己也要主動地插進去,不然我會放開手的。」

「不,你不能放手!」

江美子已經連思考的時間也沒有了。要趕快把假陽具吞下去,不然那個可怕的箭就會向雅子飛去……。江美子拼命地拉動屁股為的是幫助龍也的動作。龍也想慢慢地插進去,可是並不順利。

「進不去……妳要更拿出配合的精神,張開大一點。」

「啊……不行啊……無法進去的。」

江美子一面啜泣,一面扭動腰肢,一面努力地想接納那個巨大的假陽具。船員們也伸田手撫摸江美子的肉體,好像是幫助她增加性感。

江美子的動作更快了,雙腿也分開的更大。

「啊……不行……進不來的。」

「進不去,我就只好放開手了,那一頭是黃瓜,應該很輕鬆進到雅子的身體堙C」

「等一等……等一等……你用力……用力呀!」

江美子這樣悲痛地叫喊,瘋狂地扭動身體。臉色通紅,腳趾間因為用力也翹起。

「啊!啊……進來了,進來了!」

巨大的假陽具開始慢慢進入張開的花瓣堙C這時候江美子的頭已經仰到無法再仰的程度,發出野獸般的聲音,不停地扭動全身。

「啊……我的身體要壞了……要裂開了……」

江美子在心媟Q……下體要裂開了。顫抖的屁股證明她的痛苦。

「這樣大概可以了。嘿嘿嘿……弓是拉滿的,如果妳沒有夾緊,就會脫落出去的。」

「啊!唔……更深……的插進來吧!」

更深的插入時,江美子哭著挺起身體。

「啊……我的身體裂開了……」

「嘿嘿嘿……裂開了嗎……說的話真可愛。江美子,我會給你插到底的。」

「啊……饒了我吧,我的身體真的會壤的!」

龍也的手終於停止,巨大的假陽具插在女體媗蓎o非常殘忍。

「我要放開手了。江姜子,你要夾緊,不然雅子就要哭了,嘿嘿嘿。」

龍也放開手,假陽具被拉滿的弓拖出去一點。

「啊!不行啊!」

江美子慌張地更夾緊,因為弓的力量也很大,不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一點上夾緊,假陽具就會被弓拉出去。

「嘿嘿嘿,不要因為太高興忘記妹妹的事情。」

龍也打開裝在假陽具堛瑣_動器開關。

嗶嗶嗶……嗡嗡……

「啊!……不要啊!」

江美子的腰猛然抬起,同時全身開始痙攣顫抖。這樣一來,假陽具又被弓力拉出去一點。

「啊,不行啊!再插進來一次吧!唔……深一點!」

江美子在心媟Q,這樣下去一定會瘋狂。這種官能強烈的快感,幾乎使她忘記雅子的事。淫牝肉飯店 

(五)

「啊!不行了……唔唔……快給我插進來吧!」

江美子好像瘋狂地扭動屁股大叫,那種哭聲因為過份悲慘,雅子不由得抬起頭。

「姐姐!」

雖然這樣大叫,可是看著姐姐那種樣子,就好像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把頭轉開。

「太過份了,把姐姐害成這樣……太過份了!」

雅子哭得滿臉是淚水。

「雅子,不能看!不能看這邊!」

江美子聽到雅子的哭聲,也搖著頭吼叫。這種樣子實在不能讓雅子看到。

「嘿嘿嘿,不要這樣怕羞,讓妳妹妹仔細的看,江美子,妳不是喜歡有人看嗎?」

一面抓住假陽具搖動,一面更深深地插入,這樣逼迫江美子。

「雅子小姐,妳就看著姐姐那種難為情的樣子吧,把那個東西插在身體堙A不是高興成那樣子嗎?」

扳部好像和龍也一唱一搭。

「不要!我不要看!」

雅子拼命把頭轉過去,使身體僵硬不想看姐姐悽慘的樣子。

「不要這樣繼續欺負姐姐了……」

「雅子!不能向這邊看……唔……。」

江美子因為過份羞恥,又開始啜泣,喉嚨也隨著起伏。

「我是要妳仔細做給妹妹看,妳若再不聽話就要給妳浣腸了,嘿嘿嘿。」

龍也的手指向下伸去,開始挖弄肛門。撥開緊緊夾住的肉,手指向堶惚I入。

「不要!不要浣腸……千萬不能那樣!」

「那麼,就要雅子仔細的看,看妳怎麼樣用這個東西。嘿嘿嘿……妳是有夫之婦,就應該顯出很痛快的樣子。」

就好像證實龍也的話,德二拿來浣腸器,而且是特大號的。

「不要!不要浣腸……,雅子看這邊吧,看著姐姐吧!」

江美子急忙用充滿恐懼的聲音大叫。

「姐姐……」

「快向這邊看……我不要浣腸。所以……求求妳向這邊看吧。」

聽到江美子急迫的聲音,雅子張開眼睛。

「姐姐!」

雅子這樣大叫一聲後開始哭泣。因為姐姐那種樣子實在太殘忍了,醜惡的刑具幾乎完全插入姐姐的身體堙A還不停地做著淫邪的振動。看到那種可怕的樣子,雅子不由得打寒顫。

「求求你們,原諒姐姐吧,不要再欺負她了!」

「唔……雅子,不要把頭轉過去……要繼續看姐姐!」

江美子的身體在令她頭昏腦脹的官能中,上氣不接下氣的喊叫。插在身體堛漸角j刑具,仍在不停地強烈振動,逼得江美子快要瘋狂。快要不行了……。江美子知道自己身體堛滷j烈感受,是快要接近最大的高潮。

龍也突然向外拉那個巨大的假陽具,拉到快要完全離開江美子的身體。

「啊!不行啊……啊……快!抉插進來吧!」

江美子狼狽地大叫,她的叫聲是不是想到妹妹不要讓箭射出去,還是為自己的性感高潮已經分不清楚了。

「嘿嘿嘿,江美子,妳很激烈呀。還是讓妹妹仔細看成熟的身體騷癢起來時是什麼樣子吧。」

龍也嗤嗤地笑著,就好像故意做給雅子看,不停地插進去又拉出來,拉出來又插進去。

雅子已經叫不出聲音,眼睛盯在姐姐的身上。好像對扳部不知何時開始摸弄她的身體也沒有發覺一樣,就好像迷上什麼東西一樣。

「唔,唔……我不要……」

沒有多久江美子就呻吟般地這樣說完之後,全身像觸電一樣地向後用力挺。說過很多次龍也叫她到高潮時說的話,把那醜惡的假陽具深深埋在身體堙A在高潮達到最高點後,幾乎昏過去了。

江美子好像失去意識地閉上眼睛,她的肉體還在為官能的餘韻不停地抽搐,讓她浸綿在剛才強烈行為的餘韻堙C

「嘿嘿嘿,江美子,妳剛才好強烈吧。」

龍也一面從箭上解下巨大的假陽具說,雖然解下,但假陽具仍在江美子的身體堙C

「求求你……把雅子帶到那邊去吧……」總算清醒過來的江美子喘著氣說。

「嘿嘿嘿,還是讓雅子留在這堣騆好吧。那樣,她可以幫助妳一半。」

「不!我不要雅子幫忙,讓靈我一個人在這塈a……求求你。」

江美子抬起酸懶協的身體向龍也哀求。

「嘿嘿嘿,真的不要她幫忙就可以嗎?」

龍也開始準備放在桌子上的浣腸器,在玻璃的容器婺佼々@千CC的甘油溶劑。江美子的臉色變了,果然他要浣腸……從看到甘油溶劑開始,江美子在心堣w經感到恐懼了。

「求求你……千萬不要給我浣腸,饒了我吧!」

雖然知道沒有用但還是不得不這樣哀求。不論她多麼再三哀求,龍也是對浣腸感到無比快樂的虐待狂,所以絕對不會停止。

「嘿嘿嘿,真的這樣不喜歡浣腸嗎?那麼就只好讓雅子分擔一半吧,那大概是五百CC。」

「不能……不能對雅子做那種事。」

「嘿嘿嘿,姐妹兩個同時浣腸也是很好玩的,對浣腸是老前輩的江美子已經這麼慌張,就不好駕馭雅子了。」

龍也慢慢把浣腸器前端的膠管插入江美子的肛門堙A江美子幾乎忘記慢慢進來的膠管的可怕感覺,只好大叫。

「求求你,要浣腸就給我江美子一人吧……不要給雅子……給我一個人浣腸吧!」

浣腸……那樣羞恥的行為自己一個人受就夠了……對妹妹是太殘忍了……。

可是那個可怕的膠管也同樣襲擊雅子,立刻從雅子嘴堳_出尖銳的悲叫聲。

「哇!不要碰那種地方。不要!姐姐!救救我,救救我……啊……」

「嘿嘿嘿,妳不要動,現在也給妳做妳姐姐最喜歡的浣腸。」

扳部仍舊把雅子抱在腿上,雙手抱住雅子的屁股,同時襲擊肛門。

「嘿嘿嘿,很舒服吧。妳姐姐只是這樣就會高興地嗚鳴叫。」

「不!不要摸那堙I」

手指慢慢插入肛門,雅子從喉嚨媕膝X哭叫的聲音。可是再叫也沒有用,沒有多久,和姐姐一樣地在雅子的肛門堣]有膠管插入。

「啊……就給我江美子一人浣腸吧,饒了雅子吧!」

「江美子,浣腸是要一千CC,而且還要在這堜唹X來……嘿嘿嘿,這樣也可以嗎?」

「可以,多少都可以……給我浣腸吧……不要讓雅子嚐到這樣悲慘的滋味!」

這樣大叫以後,江美子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來。 

(六)

「嘿嘿嘿,妳對妹妹真體貼呀,江美子。其實,妳大概是想獨佔浣腸吧,嘻嘻嘻……」

「不要胡說啦……這樣的羞恥由我一個人受就夠了。」

「嘿嘿嘿,好吧……不過馬上妳就明白了。」

龍也站起來,然後抓住從雅子的身體露出來的膠管,不是裝在玻璃容器上,而是和深深插入在江美子身體堛瑤死牏W有如栓的東西結合。

「這是幹什麼?」

「嘿嘿嘿,江美子,這是很特殊的裝置。只要妳縮緊肛門,連到雅子的栓就會打開,喔喔喔……明白了吧,只要江美子,妳的肛門是張開的,甘油就會流進妳的屁股堙A可是妳只要縮緊肛門就會流進雅子的屁股堣F。」

「怎麼會這樣……」

「這是很敏感的裝置,如果不想讓雅子浣腸,就自己儘量張開妳的屁股洞吧,嘿嘿嘿。」

龍也這樣很得意地介紹船員從南美買到的這個特殊裝置,本來是用於科學實驗,是他改良的。

龍也這樣笑了一下,用手去打開玻璃容器的開關。

「嘿嘿嘿,如果妳疼愛雅子的話,就要儘量不停地張開肛門吧。」

玻璃容器的開關打開了,堶悸漸怐o溶液順著膠管向下流。

「哇!不要!」

江美子對那種可怕的感覺,忘我的扭動身體慘叫。向身體深處流下來的甘油溶液,實在不是可以忍受的感覺。江美子本能地縮緊肛門,企圖拒絕甘油溶劑進入。

可是就在這剎那,特殊裝置發生作用,通往雅子的栓打開,甘油溶劑的流向改變了。

「啊!啊……姐姐!」

有生以來第一次經驗到的浣腸的可怕感覺,使雅子立刻發出尖銳的慘叫聲。

可是再大聲的哭也沒有用,甘油溶劑是毫不留情的流進雅子的身體堙C

聽到雅子的慘叫,江美子急忙放鬆自己縮緊的肛門。但那樣一來就讓甘油溶劑流向自己的身體堙C

「哇!不要進來!不要!」又從雅子的嘴堳_出哭聲。

「雅子啊!」

江美子這樣慘叫一聲,儘量放鬆自己的肛門。

「啊……怎麼會這樣!」

對再度流進來的感覺,江美子激動地喊叫。就是不想叫出聲音。可是那種難受的感覺,嘴媟|不停地叫著「啊……啊……。」

自己主動地張開肛門接受浣腸……。這是多麼羞恥的行為,可是現在的江美子已經沒有思考的力量。只要自己的肛門再稍許用力,甘油溶液就會流向雅子……

江美子只好不顧一切地自己用力張開肛門。

「啊,你就饒了我吧。唔唔……受不了……。」

江美子不停地喘氣,全身冒出汗水,不停扭動的身體顯得那麼淫穢。但是偶爾還會忍不住的哭叫。

「嗚嗚……嗚嗚……」

隨著突襲用力扭動身體,但這樣就會聽到雅子發出慘叫的哭聲。

龍也感到很大興趣,偶爾搖動插在江美子身體堛滌眸夾耤C受到這樣的雙重折磨,江美子不由得忘記一切哭喊,同時在下體用力。

「不行啊,不要折磨我了。啊!不要碰那個東西!」

可是這樣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流入的甘油溶液雖然停止,但在這同時聽到雅子慘叫的聲音。

「啊!姐姐,救救我!」

「不能給雅子……給我……吧,給我吧……」

江美子也這樣拼命喊叫。可是她的聲音在龍也用力轉動假陽具時,自然地慢慢消失。

「嘻嘻嘻,現在的情形是江美子四百CC,雅子一百CC的狀況吧。這樣就不能算是保護雅子了。江美子還不主動張開肛門嗎?」

龍也一面笑一面搖動假陽具。

「啊……不要這樣折磨我……不要這樣……」

江美子好像是說,那樣搖動的話就沒有辦法放鬆肛門的力量。可是,江美子還是拼命努力想放鬆自己下體的力量。

其他的船員們也好像助興似的摸弄江美子雪白的身體。

「不要這樣……不要再欺負我了。」

江美子的頭儘量向後仰,說話的聲音也開始模糊。

啊!進來了……這種感覺……啊……實在受不了!

江美子因為過份用力臉色已經通紅,將全身的神經集中在身體的一點上,使那堭i開。

不知何時龍也已經用夾子夾住通往雅子的膠管。江美子當然不知道這種情形,繼續忍受浣腸,牙齒卻咬得卡卡響。

「妳還不用力張開屁股眼,妳這樣的話還要浣腸一次的。」

「對不起……我是拼命地張開……還是饒了我吧……啊……」

江美子好像已經沒有忍耐的力量,把哭濕的臉轉向龍也。江美子本來只要聽到浣腸兩個字,就會瘋狂的抗拒,可是現在她是主動地放鬆肛門接受浣腸……只是想到這媕s也幾乎要射精了。

「饒了我吧……太痛苦了……嗚嗚……。」

「嘿嘿嘿,好像有足夠的反應了,怎麼樣?很舒服吧。」

「是……我很幸福……太好了……可是已經不行了。」

江美子無力地搖著頭,不得不發出嬌柔的聲音。逐漸增強的便慾已經升高到沒有辦法放鬆力量的程度。

「嘿嘿嘿,本來想繼續灌進五百CC,可是看妳努力的份上,饒了妳。可是在浣腸以後,要在妳體力允許的範圍內陪那些船員們玩,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

並不是可怕的浣腸後一切都結束,現在還要應付黑人的船員們……。可是現在的江美子已經沒有力量考慮那種事情。

「快一點全灌進來吧……你就快一點吧!」

不這樣的話甘油溶劑就會流進雅子的身體堙A江美子帶著祈禱的口吻說。

「還有一點,對了,江美子,妳一個人的身體支持不了,就立刻讓雅子來幫忙,妳如道了就儘量努力吧。嘿嘿嘿……因為這些都是在海上混的黑人。」

「我知道……我會一個人應付的。」

終於最後的一滴流進江美子的身體堙C

黑色的肉塊來蹂躪江美子雪白的身體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了。就好像為這件事情傷心一樣,美麗的姐妹為強烈的便意不停地哭泣。 

(七)

貨輪到達香港的港口,是夕陽把西邊的天空染成紅色的時候,對江美子來說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太陽了,好像忘記昨夜受到黑人們的輪姦,江美子陶醉地望著美麗的夕陽。

龍也帶著江美子進入市區,雖然她穿上漂亮的洋裝,當然是不會准許她穿內褲。

江美子仍舊感到很高興。因為她的身上很久沒有穿過衣服了,又能來到街上,所以她感到很高興,來到全是陌生人的外國城市,也使江美子的心情感到輕鬆。不知從何時對這樣的一點小事情,也變成高興的女人了……。對於不分晝夜在色情地獄受到折磨的江美子而言,也算是小小的休息。

龍也擺出一付情人模樣帶著江美子在街上走一陣,不久之後走進一家很大的中華料理店。出來迎接的是一個姓陳的老人,陳看到江美子就說:「龍也先生,就是這個女人嗎?叫江美子的有夫之婦?」

說完就走過來用手摸江美子的下顎笑嘻嘻的看,好像看到江美子不像是被龍也等人玩弄過的美麗感到驚訝的樣子。

「真是好女人……而且身體也很美。」

陳還說到他這種程度,就是從衣服上也能看出身體的情形。

江美子看到陳的眼色埵陬菮M龍也一樣的變態表情,不由得感到恐懼。那種眼光好像是把女人當做貨物或玩具一樣。

「嘿嘿嘿,太太,妳很好,尤其是屁股最好。已經做過浣腸了嗎?」

「……」
突然被問到有沒有浣腸,江美子說不出話來。

「喂,江美子,陳先生在問妳有沒有做過浣腸。」

龍也對著默默不語的江美子大吼。

江美子感到慌張,這是在餐廳堙A其他的客人會不會聽到……。江美子急忙開口說:「有,有……」

「不只是浣腸,差不多的事情都教會了。」龍也在旁邊補充。

來到最堶悸瑰\桌前,龍也和陳把江美子夾在中間坐下。江美子也要坐下時,龍也說。

「等一下,我要證明江美子是我的奴隸。」

說完之後就把掛在椅上的一付面具拿下來放在椅子上。

「……」

江美子不明白龍也的意思,露出不安的表情看著龍也。可是再看到面具特別高的鼻子時,好像了解一切的臉色立刻變白。

「撩起裙子坐在那上面,要深深地插在堶情I」

「這,這,這……」

江美子做出幾乎要哭出的表情看著龍也,可是又立刻像認命似的撩起自己的裙子。離開貨輪時龍也就對她說過,妳要主動地向客人撒嬌,獻出妳的身體,不然就要用雅子了。這句話又在江美子的心堬ㄔ芮x渦般的震撼。

立刻出現散發出成熟美的雪白屁股。

「怎麼樣?很漂亮的屁股吧,肛門性交的滋味也是最好的。」

「太好了……真想馬上咬一口,這樣美麗的屁股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要這樣看……太難為情了。」

江美子美麗的臉已經通紅,不由得扭動身體。

「不要看了……」

江美子低下美麗的臉,然後開始慢慢的向面具的鼻子坐下去。

「唔唔……」

江美子發出輕微的呻吟聲,讓長長的鼻子進入自己的身體堙A可是龍也突然抓住江美子的肩。

「不是在那堙A是在屁股,那一邊等一等會給妳吃更好的東西。」

「對不起……」

江美子在剎那間雖然顯出狼狽的樣子,但立刻又露出豁出去的樣子,用自己的屁股對正那個鼻子。

「唔唔……難為情呀!」

被那種可怕的感覺江美子不由得哼出聲音,江美子已經完全坐在鼻子上了。

服務生過來了,江美子急忙放下裙子掩蓋自己的屁股。

不久,中華料理送上來。龍也好像很得意地一面談江美子的事情,一面吃。

「太太,妳為什麼不吃?妳是需要精力的。」

陳轉過頭來看江美子時,江美子只有傷心地低下頭,在屁股的洞奡▲i面具的大鼻子,怎麼可能吃得下東西,本來就覺得四周的人都在看她,難為情的,如果有個地洞真想鑽進去。

陳的手突然在餐桌下插進江美子的裙子堙C

「啊,不要……這是做什麼。」

「嘻嘻嘻,這是試驗一下太太的敏感度,因為看起來妳很敏感的樣子。」陳的手強迫的分開江美子的大腿,向深處伸進去。雖然是這樣江美子一點也沒有抵抗,只是傷心地扭動一下身體,任由陳的手侵入。

「果然……已經濕了。嘿嘿嘿,只是插進屁股奡N濕了,太太真是敏感呀。」難為情的事實被陳指出來,江美子連脖子都紅了。

「不要說啦……說出來難為情死了……」

「妳看,我的手指已經濕淋淋了,太太嘴婸﹞ㄜn,但實際上是很高興的。」

陳舉起黏黏發光的手指得意的笑,然後那根手指含在嘴堙A露出好像吃到美味的表情。

「太太的蜜汁,對老人是最大的享受了。在香港有人出四十美元買一湯匙這樣的蜜汁,太太的一定能賣到五十美元。」

「太好了,江美子的蜜汁很多,經常都會流出來的,嘿嘿嘿。」

龍也好像覺得很好玩,大聲的笑。

陳開始大談女人經,好像關於女人他是沒有不知道的。從他的談話內容,江美子知道陳是香港販賣女人的首領。

「嘻嘻嘻,日本的女人特別好。在有錢的老頭們之間是搶手貨,我每天晚上也有喝的。」

「那麼,陳先生,現在立刻嚐嚐江美子的好不好。」

這真是令人嚇昏頭的談話。陳笑了,龍也好像很有興趣地探出身體。

「龍也先生,是這樣做的,你看吧。」

陳從餐桌上拿起一個煮蛋,突然撩起裙子就向江美子的身上推過去。

「唔唔……」

陳的熟練手法,煮蛋立刻鑽進江美子的陰戶堙C

「太太,妳要拿出氣氛,深深地吞下去,知道嗎?」

陳用手指繼續向堶控嚏C江美子很狼狽不堪地搖頭,但也認命地沒有尖叫。陳以驚人的手法刺激江美子的官能。只有小手指尖大小的羞恥的花蕾,好像呼吸困難般地開始蠕動。

「不要在這埵n不好,到其他地方……」

「妳要想快一點結束,就多拿出一點性感。為陳先生多流一點吧。」

「這……這樣太難為情了。」

受到奇妙的刺激,江美子好像迫不急待的說。

沒有多久,陳就拿起湯匙以熟練的動作開始撈果汁。雖然是一點點的,但確實會流入湯匙堙C

「嘿嘿嘿,這樣就足夠了,因為太太很敏感,很快就滿了。」

陳怕果汁灑出來,慢慢地送到嘴堳~嚐。

「太好了……真香……」

陳好像沒有此這更好吃的東西一樣,露出陶醉的樣子慢慢喝。江美子看到那種表情急忙把頭轉開,因為產生好像直接在自己的身體上吸取一樣的錯覺。

「太太的肉湯,還有浸入太太身體味道的煮蛋,沒有比這更好的東西了。」

陳這樣說完以後,伸出手要從江美子的身體堮野X煮蛋。

(八)

飯後,陳點燃香煙說。

「龍也先生,這位太太實在很好。馬上就可以用了,一定會很紅。嘻嘻嘻……要不要馬上試試看。」

「好,就照你的話做吧。」龍也回答。

不知他們要做什麼……。強烈的恐懼感使得江美子不敢抬起頭。

「嘿嘿嘿,江美子。就決定要把妳徹底訓練成男人的玩具,請這位陳先生訓練,妳也不用怕,陳先生是香港最好的女人調教師,一定會把妳調教成最能吸引男人的玩具了。嘿嘿嘿。」

女人調教師——多麼可怕的名詞,就連龍也已經是令人害怕的人物,而龍也要把她交給這個姓陳的人訓練,所以女人調教師這句話使江美子徹底地掉入絕望。

「嘿嘿嘿,妳還記得那兩條蛇,那就是這位陳先生送的。以後會用更好玩的方法,使妳高興,嘿嘿嘿。」

「不要……我不要!」

感到狼狽的江美子,露出哀求的眼光看龍也,她幾乎要掉下眼淚。那兩條蛇的主人……僅從這奡N知道陳有多可怕。

可是龍也不允許她反抗,他的眼睛好像在說,如果江美子不願意,就要用雅子代替。

「嘿嘿嘿,確實聽陳先生說的話,使得妳確實變成男人的玩具時,就送雅子回日本給她自由,所以妳要乖一點。」

龍也又是恐嚇又是安慰地說服江美子。

已經不行了……反正江美子是不可能再來到陽光下的女人……所以至少要雅子……。江美子眼睛塈t著淚珠,雙肩不由得垂下來。

「嘿嘿嘿,太太,可以了嗎?」

陳露出笑容,在這以前還沒有發現,嘴堭撈X顆牙的樣子,顯得特別可怕。他就把那個醜陋的嘴靠近江美子的耳邊輕輕說。

本來已經認命的聽陳說話的江美子,聽到一半時臉部開始抽搐,同時深深地低下頭。

「明白了吧。要散發出性感,自己去找客人……現在就要開始了。」

陳用手放到江美子的下顎,把她的臉抬起來。雖然說話的口吻還算溫和,但也有著不允許她反抗的重量感。

過去就是被羞辱地快瘋狂的程度,那也是龍也在旁邊強迫的。但這一次不同,江美子要自己一個人去找客人。這意恩是說要她做妓女的樣子,而且還是要求變態行為的妓女……。

「不,我做不到……不可能的。」江美子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猛搖頭。

「不行,快去,太太。」

「做不到……我做不到那種事。」

「繼續這樣撒嬌,就在這堶擖衣服處罰了。」

陳的聲音開始有兇狠的味道,同時用手拉江美子的裙子。

對陳強迫要求的行為,江美子用雙手摀著眼,扭動身體表示不願意,可是沒多久就好像木偶一樣地站起來。雖然用哀求的眼光向龍也看過去,但好像認命似的照陳的話向前走。江美子的雙腿還在發抖,看起來真是可憐的模樣。

江美子來到靠右邊的餐桌前坐著的三個中國人面前時,就用顫抖的聲音說。

「請買我……江美子吧……」那是幾乎快要哭出來的聲音。

這三個男人一看就知道是玩家,雖然是老人,但也能看出是有錢人。首先是驚訝地抬起頭,可是看到江美子的臉就露出更驚訝的樣子。

「要我買妳……妳是日本女人嗎?」

「是,是的……買我吧。」

男人們都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這樣令人驚訝的美女,而且在香港是爭著要的日本女人,主動地送上門來,而且是一眼就能看出還是良家婦女模樣,身上充滿新鮮感。

「妳說要買妳,買了做什麼呢?」

「……我的身體可以玩……」

江美子拼命地忍著不要哭出來,說出陳教給她的話。

「嘿嘿嘿,妳是說要做那個好事嗎。可是我們對普通的性交已經玩膩了。」

這幾個男人說,這堿O風化街,只是普通的性交早就玩夠了……。他們是把立刻就想和日本美女睡覺的心情藏起來,想知道能對江美子自由玩到什麼程度。

「……」

「怎麼樣啦,江美子小姐。」

男人們催促低下頭的江美子。

「我……什麼事都做,求求你們買我吧。」

「什麼事都肯做嗎?」

男人們笑著問,到這時候江美子等於是完全落在這些人的手掌心了。

「譬如說,妳會做什麼呢?」

「我……可以用屁股陪你玩……」

「嘿嘿嘿……用屁股嗎……這是肛門性交囉。那麼浣腸當然也可以,是不是?」

「浣腸也可以……隨便玩弄我的屁股……所以買我吧。」

江美子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火熱……終於變成能說這種不知羞恥的話的女人了……。

「還有……可以把我綁起來……看我的身體堶情K…也可以擴大我的屁股眼。」

「嘿嘿嘿,妳是被虐待狂的女人,受到折磨高興的女人……我很喜歡。可是我們有三個人,女人只有妳一個人,怎麼辦?」

「我是希望……有很多男人來折磨我的……因為只有一個男人的話……我是不會滿足的。」

江美子說完之後頭更深深地垂下,實在沒有勇氣看這幾個老年人的臉了。

「我們三個人會為先後吵起來的。怎麼辦呢?」

這真是苛薄的問題。早已經決定買下江美子,可是還要用話來折磨江美子尋樂。

「江美子小姐。怎麼辦呢?」

「……」

「我們三個人對一切都要求公平,所以,江美子小姐要同時接納我們三個人。

嘿嘿嘿……要妳的前面和屁股,還有那性感的嘴……明白嗎?」

這是江美子做夢也沒有想到的話,這怎麼能同時在身體接納三個男人……。

江美子好像實在無法忍受的猛烈搖頭。可是聽到那三個男人說不要買她時,江美子只好說。

「買我吧……對我怎麼弄都可以……同時玩也可以……」然後忍不住地開始啜泣。

老人們互相看一看又笑一下,這才站起來。走到江美子的身邊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江美子小姐,我們買妳了。可是,還是先要看一看身體。」

「嘿嘿嘿,要哭也太早了。馬上會用更羞恥的方法,讓妳高興的哭。」

這樣擁抱著江美子把她帶到廁所去。

「首先要看乳房。」

用手指頭捅一捅隆起的乳房。江美子一面啜泣一面解開胸前的鈕扣時,立刻有一個人的手伸進來。粗糙的手從光滑的乳房下面向上摸。那種老人的粗糙感,使得江美子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唔唔……啊!」

「嘿嘿嘿,我來看屁股吧,妳拿起裙子。」

江美子戰戰兢兢地拉起裙子。這時候立刻有一個人的手從大腿摸到腿根,然後還繼續向堶排p。另外一個人用雙手摸弄屁股的雙丘,檢查是不是夠豐滿。

「啊!……難為情,快點弄完吧……」

江美子暴露出大部份的身體,同時不停地扭動身體,忍受老人們評鑑她的身體。江美子那種難為情的樣子,對老人們來說是無比的媚力。

散發出來的肉香,有彈性的肉體,使得三個老人的褲前隆起,甚至從嘴角流出口水。

「太好了,江美子,決定買了……嘻嘻嘻,我會讓這個身體高興的哭泣的。」

「沒有錯,我可以連續買三晚,我要馬上在這個屁股做浣腸。」

老人們原來死沈沈的眼睛,現在發出亮光甚至出現血絲。

「嘿嘿嘿,你們滿意了嗎,這位太太是今天剛進來的新貨色,你們的運氣真好。」

突然有陳和龍也走過來。那些老人看到是陳就說。

「果然是陳先生那堛漱k人,我就想到這樣的美女一定是陳先生那堛滿C」

他們好像都很熟悉,老人笑著回答。好像是陳的常客。

「嘻嘻嘻,那麼和過去一樣,到我那堨h吧……然後慢慢享受。」

在陳的引導下老人擁著江美子坐上汽車。

慢慢地享受……會有什麼樣可怕的、羞恥的事情等在那堙A現在的江美子當然無從知道。

還有,在扳部堅持的建議下,把江美子交給陳的龍也,做夢也沒有想到以後有扳部設下的可怕陷阱在等著他,改變這兩個人命運的時間已經來到眼前。汽車在香港的夜晚埵V著那命運奔馳。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