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肉商人03





第五章 舌犯美肉

1)

三年前,志波光弘看到在新聞媒體上大肆報導的「學生得芥川獎!」得主的名字時,立刻大叫起來。

「這不是她的女兒嗎!」

大學三年級就獲得芥川獎的新進作家的名字叫野口滿壽美,而且也就是她的本名。

已經二十五年了……

光弘有無比的感慨。電視上出現的女學生的臉,變成二十五年前她母親的臉。只看到這張臉,光弘就立刻知道是東條昌子的女兒。

光弘是文學院的學生,同時屬於大學雜誌的同仁,東條昌子也一樣。可是光弘的作品很難獲得採用,但昌子的作品每一次都會刊登。她當時用的筆名就是東條滿壽美。

在同仁中另外也有幾名女生,但論起容貌和才華,東條滿壽美是出類拔萃的。

因此想追她的人不止光弘一個人,追她的人都沒有成功,除了一個男生。


追到東條滿壽美的人是高她二年級的經濟學系的野口光。他也有文筆的才華,作品也經常獲得採用,據說在野口光畢業之前二個人已經結合。事實上,在東條滿壽美畢業的同時,二個人就結婚。當時野口光在一流的都市銀行上班。二個人在學生時代作品已經成為芥川獎的候補,可惜沒有得獎。東條昌子婚後隨夫姓,成為野口昌子,也從文學界消失。野囗光也一直在經濟界發展,不再寫作。

光弘從大學畢業就在出版社工作。做編輯十年後成為自由作家,也是藝文雜誌的特約作家。

光弘曾經結婚,但有外遇的關係幾年後離婚,從此就一直保持單身。

野口滿壽美以學生的身份獲得芥川獎時,光弘立刻想到東條滿壽美,她一定是用自己的筆名做女兒的名字。後來在電視上看到野口滿壽美時,因為太像母親,光弘覺得自己青春時代的熱情再度出現。

光弘早已放棄走純文學的路,但也不想寫大眾化的小說,不是不想寫一本暢銷書,但現在的工作有很好的收入,那樣的夢想也逐漸消失。不過也開始做非小說類的代筆作家。

由於長期和藝文界來往,和演藝界的記者也很熟,他們要他代筆寫著名影星的自傳等,這些收入有相當好。尤其不是把稿賣斷,採取版稅制,一旦暢銷就有很好的收入。

最近除演藝人員外也為議員們寫自傳。其中就有太田原剛議員的自傳。把原稿的一部分交給議員的第四秘書阿久津美德後,二個人就一起到銀座的俱樂部喝酒。

在這時侯就提到那件事。

「肯花三百萬元也願意凌辱的女人嘛……」

聽到美德的話,光弘這樣說時,在心裡已經想到野口滿壽美。

「有是有的,但對方不會答應。」

「當然,這是和對方的意志無關。簡單的說,就是採用強姦的方法。」

光弘到這時候才了解美德的意思。

「我可以說是個『美肉商人』,這是對我的老板保密的,是我個人的兼差。」

這時候光弘說出女人的名字。

「野口滿壽美……我知道。是三年前獲得芥川獎的大學女生吧?那時候是媒體的熱門人物,不過最近很少聽到了。但這樣的女人沒有問題,三年前也許是不可能的。」

對現在的光弘而言,三百萬不算大數目。除讀書以外,沒有嗜好,甚至於不知道該怎樣花錢。

經過詳細的商量後,美德用開朗的口吻對志波光弘說。

「等我的好消息吧,最晚在下一週會有結果。」

2)

光弘躺在助手席的椅子上,眼睛戴著眼罩。這是為了不讓他知道美德的工作地點。

汽車停下後,美德牽著他的手進入地下室。這是中午剛過的時間。

「我還有正式的工作,先要走了。如果有什麼就用對講機,會有人聽到的。」

在來這裡的路上,對幽禁女人的房間聽到詳細的說明。

「你是如何誘拐她呢?」

美德回答說。

「我手下的一個女人假裝做記者,要給她拍野外照片,結果立刻就答應了。更詳細的內容是企業秘密,不方便奉告了。」

美德離去後,取下眼罩的光弘,一個人站在地下室的門前。按照美德的話,打開雙重門走進去。

在廣大的房間中央,有X形的木架,野口滿壽美分開手腳用皮帶固定在上面。穿著白色的套裝,眼睛上矇著黑布。

光弘首先取下黑布,看到陌生的中年,滿壽美大聲說。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快放開我!」

對掙扎著搖動手腳的滿壽美沒有回答,光弘的眼光盯在她的臉上。

今天應該是二十四歲。比那個時候的東條滿壽美顯得更成熟性感。

想到現在可以自由的玩弄這個女人時,光弘的肉棒開始發熱,在褲子裡硬起來。

滿壽美。我終於得到妳了……

二十五年前想要做而沒有做到的事,現在要實現了。雖然不是一模一樣,但能看出東條滿壽美的影子。這個滿壽美比母親更美,也有性感。

光弘捧住滿壽美的臉頰,把嘴壓上去。

「唔……」

緊閉著嘴,想把頭向左右搖擺,可是被男人的手阻止,沒有辦法避開他的嘴。光弘放棄要滿壽美張開嘴,開始用舌尖舔她的嘴唇。

「唔!」

強烈的厭惡感,使得滿壽美發出哼聲。光弘只是像狗一樣舔滿壽美的嘴唇,肉棒就膨脹的快要爆炸。

嘴唇向雪白的脖子移動,同時光弘用一隻手拉起裙子,摸到光滑的大腿。

捆綁在木架上以前,美德可能把她的褲襪脫掉。

手尖碰到三角褲,雙腿因為分開固定沒有辦法合攏。

「啊!不要!這是幹什麼!」

光弘看著滿壽美的表情沒有回答,但手指慢慢從三角褲上壓下去。

「啊……不要……」

「這個就是陰核吧?」

這是光弘第一次說話。手指慢慢移動找到凸出的陰核後,就集中在一點上撫摸。

「噢!」

敏感的地方受到攻擊,滿壽美的頭向後仰,露出雪白的脖子。

「包括得獎作品在內,野口滿壽美的作品是以描寫性行為出名。不知完全是幻想,還是有實際經驗……我推測是各半吧。不過能寫出那樣的場面,妳這個身體一定有很多經驗,換句話說,這裡應該很快就濕潤了。」

直接摸到肉,往往不如隔著三角褲會感到更刺激。滿壽美在學生時代已經有過幾次這樣的經驗。

在這樣的狀態下,從三角褲上被陌生的男人撫摸性器,而那裡還會有敏感的反應,有這樣感覺時,從滿壽美的身體減少一些緊張感。

啊!不要!住手!……

「看吧,已經濕了。妳果然和妳寫的小說裡的女主角一樣淫蕩。」

光弘感覺出淫水造成的濕痕越來越擴大。

手指繼續撫摸著,光弘再把自己的嘴壓上滿壽美的嘴上時,開始時雖然抗拒,但嘴唇很快就變軟,張開嘴接受男人的舌頭進入,終於能和滿壽美接吻了……

光弘脫下長褲和內褲,露出赤裸的下半身,勃起的肉棒筆挺的顫抖。從桌子上拿來剪刀,光弘就拉起滿壽美的裙子,剪斷三角褲。

「啊……」

拿走三角褲,用手指摸花瓣時,花瓣已經張開,而且濕淋淋的好像等待男人的肉棒。光弘就這樣把肉棒插入肉洞裡。

「啊!不要……」

「還說不要,已經這樣濕淋淋了。看,進去了!」

「啊……不要……饒了我吧……」

深深的插入後,光弘放鬆裙子,就開始抽插。

「唔……」

每當深入時,滿壽美的上身就向後挺。這時候光弘覺得自己的全身,有火燒一樣的熱。

從白色的長袖襯衫上,用雙手撫摸隆起的胸部,即使是從乳罩上,也能感覺的出豐滿的乳房。

東條滿壽美!再也不會放開妳了,以後要變成我的女人……

光弘在心裡喊著她母親的名字,同時也想起以前東條滿壽美對他種種冷漠的態度。

「怎麼樣!」

從衣服上抓住乳房,用全力向上挺起肉棒,深深進入到根部時,滿壽美在木架上顫抖身體。

「啊!」

「好嗎?有感覺了嗎?」

「……」

從襯衣的下面伸手進去,直接摸到乳房,豐滿的乳房在手掌裡蠕動。

「滿壽美,妳的乳房很美!」

他是向東條滿壽美說的,然後在心裡說,過去是妳的丈夫每天這樣撫摸吧。

可是今後要用我的方法,徹底的玩弄妳……

抽插的速度加快。

「啊……啊……」

「來吧!」

「啊!不能射出來!」

「好好的吸取我的精子。滿壽美!生我的孩子吧。」

「啊……啊……」

慢慢離開身體,光弘脫下上衣,赤裸裸的坐在木架前的沙發上看野口滿壽美。在白色裙下,有我剛才射精的肉洞,這樣想像比看完全赤裸的肉體,不知為何更能使光弘的情慾高昂。

這樣回到過去視姦後,光弘站起來走到滿壽美的前面。

過去只能視姦,但現在能剝下妳的衣服了。

有如恍惚的喜悅感,從光弘的中樞神經掠過。剛才萎縮的肉棒,又開始變硬。

「首先參觀妳的陰戶吧。」

拉起裙子時,滿壽美的身體開始緊張,羞恥感使她說不出話來。

「看到了!」

光弘把拉起的裙擺塞入滿壽美的腰帶上。左右分開的大腿,露出黑色有光澤的毛,肉縫也看的很清楚。

光弘伸出手撫摸陰毛後,手指插入下面的肉縫裡,裡面有粘粘的花蜜,手指進出時,花蜜也隨著流出。

「這裡面也有我的精液……希望能順利的種下種子。」

光弘走到桌邊拿起拍立得照相機。

「給妳拍開張紀念照吧。美女閨秀作家野口滿壽美的裸體照一定能賣到好價錢。」

「啊!不要這樣!千萬不能拍照!」

光弘蹲在女人腿根的前面架好照相機。

「首先,拍一個朝天的角度吧。」

3)

滿壽美在木架上扭動身體,瘋狂的叫喊。

這時侯野口滿壽美是赤裸裸的俯臥在黑皮的長台上,當然是捆綁的,年輕也成熟的二十四歲的雪白肉體,這時侯冒出汗,也染成粉紅色。身體的曲線非常柔和,隆起的二個肉丘和中間的肉溝,深褐色的菊花蕾也看的很清楚。

光弘正在用很長的皮鞭抽打滿壽美的屁股。

啪!

「哇!」

「再來一下!」


「不要啦……饒了我吧……不要打我了!」

「不能照相,也不要皮鞭,小姐還真難侍候。難道說玩弄肉洞就可以了嗎?」

「不要這樣挖苦我,你對我究竟有什麼仇恨?」

「對,有太多的仇恨,這是母親的因果報在女兒的身上。不過,不能更詳細說明,那樣會暴露我的身份。」

光弘用皮鞭打人,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打在滿壽美的美麗後背或屁股上,發覺自己對東條滿壽美有這樣大的冤仇,自己都感到驚訝。自己又不是虐待狂,可是現在做出虐待狂的行為。

這樣心裡激烈心裡跳動的興奮,究竟是為什麼?

每打一下,手裡就傳來有彈性的感觸。在用力、輕巧、微弱的用各種力量打時,光弘逐漸學會鞭打的要領。他沒有意思要傷害到滿壽美美麗的身體。只是聽到她痛苦的叫聲,哀求的呼聲,看到雪白的皮膚出現粉紅色的鞭痕,他就感到滿意了。

對了,就是這個聲音……

光弘迷上東條滿壽美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的聲音。滿壽美的聲音是甜美而清脆的美麗聲音。而她的女兒滿壽美也有相同的聲音。

野口滿壽美不知何時在光弘的心裡變成東條滿壽美,這也是聲音發生很大的作用。

每打一鞭,滿壽美就用那甜美清脆的聲音發出尖叫和哀求聲。

「要用更大的聲音叫。」

為了想聽她的聲音,光弘揮動皮鞭,威脅滿壽美。

啪!

「痛啊!」

「對,就是這樣子,不痛也要大聲叫,那樣就不用用力打妳了!」

啪!

「噢!饒了我吧!」

就是這個聲音……

光弘覺得自己的潛意識裡,可能希望聽到她哀求的聲音。現在才知道讓女人哭泣,發出求救的呼叫,是如何的能刺激男人的官能。鞭子的力量或大或小,但挨打的滿壽美和打的光弘已經全身是汗。而且在這一段時間裡,肉棒一直是硬繃繃的挺立。

「滿壽美!」

光弘大叫一聲就壓在她的背上。從前端滲出淫水的肉扇,很快的滑入滿壽美的陰唇裡。光弘已經出汗後變涼的身體壓在後背和屁股都打成粉紅色,因充血而發熱的身上。

啊……真舒服……

滿壽美火熱的肉體,碰到男人濕潤而涼的身體時,那種快感使滿壽美在心裡不由得這樣叫喊。

這時候男人的身體開始活動,向裡插,用力頂,猛烈攻擊滿壽美的肉洞。

唔!啊……還要用力!要更深!

她在心裡這樣要求,但無法從嘴裡說出來。可是當男人的精液射在子宮口時,滿壽美在這剎那也洩了出去。

結果,滿壽美在這地下室裡被監禁整整一個星期,而且受盡凌辱。光弘和滿壽都是自由業,所以打一通電話到編輯部去,休息多久也沒有關係。滿壽美不比過去,現在的工作沒有那樣忙,是在光弘的威脅下打電話。

滿壽美有了突然的變化,是在第五天。自從被光弘姦淫肛門後,完全變了二個人一樣的成為光弘的奴隸。好像有生以來第一次嚐試到的肛門性交的魔力,使滿壽美完全著迷。

(啊……這是什麼感覺?這種像難過又舒服,又難為情的感覺還是第一次……啊……還要……啊……)

一天二十四小時,一直和滿壽美生活在一起,皮膚和皮膚相接,愛撫和凌辱她的性器,這樣的每一秒鐘對光弘來說,可以說是快樂和報仇以及恍惚的混合體。

在地下室裡除有刑具外,有臥房和浴室,要吃東西隨時可以送進來,要不到的東西只有陽光。

肛門受到凌辱也同時也對這樣的行為感到快感,應該表示滿壽美原來就有這樣的氣質。大概她的肛門性交被喚醒後,潛在的被虐待狂慾望也同時出現。

就好像少年的肛門被強姦後,很快變成同性戀是一個道理。

「啊……還要用力……」

對鞭打提出這樣的要求,也是在這個時候。

如果繼續和這個男人在一起,我會變成真正的被虐待狂了……

可是從作家的立場看,也可以說是很大的誘惑。對描述一般性行為,感到缺乏題材的野口滿壽美,發現這樣的改變也許能成為突破瓶頸的動機。

果真如此,趁現在徹底的追求這種寶貴的經驗,也是很好的事吧……這樣的念頭,使滿壽美從一個女人變成一隻狗。

「汪汪……汪汪……」

被戴上紅色的狗環,發出鐵鍊的聲音,在房間裡爬著走時,滿壽美也好像很高興,露出歡喜的表情吸吭主人的陰莖,流著口水舔遍男人的身體。

一星期過去時,滿壽美對光弘是這樣說的。

「主人,求求你,能不能再讓我留在這裡陪伴你一星期。」

 

第六章 淑女要吹喇叭

1)

偶爾到東京在旅館的房間裡看電視的大谷鄉造,看到廣告的畫面,他突然興奮起來。

就是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正合乎那個要求……

廣告是一家保險公司的宣傳,背景是噴射客機,一個年輕女性在吹長笛。

長笛和噴射客機與保險的關係已經沒有記憶,但女性的面貌,清楚的留在印象裡。

鄉造是反射性的牢牢記住當時的時間和電視頻道。在他的故鄉X縣,是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廣告。

大谷鄉造在X縣是相當著名的建築公司的董事長,雖然快六十歲,但充滿肌肉的身體和有光澤的皮膚,灰白但豐滿的頭髮,使他看起來確實有建築業老板的風度。

他能在這個業界有很大勢力,是因為和同縣的國會議員太田原剛有密切關係。向一個在運輸省或建築業有極大勢力的議員做政治獻金,不知使他有了多少好處。

和議員連絡要透過第四秘書的阿久津美德。約在一個月前阿久津美德對他說。

「以三百萬到五百萬的預算,能誘拐你最喜歡的女性。很出名的演藝人員也沒有關係。愈是出名的人,愈重視面子,報警的可能性也越小。當然,誘拐是有危險的,而且找不到機會時,也只有放棄了……」

當時只當耳邊風沒有放在心上。他本來就是以好色相當出名,不過說起來都是鄉下的女人,在東京也都是妓女。來到東京也只能停留一星期左右,沒有時間去追一個高級俱樂部的女人。雖然透過黑社會的關係,和這樣的女人睡過覺,但從來沒有著名的女人或女藝人。

看到那個廣告的剎那,吹長笛的女性,便他產生極大興趣,因為和過去睡過的女人,氣質上完全不同。

原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女人……

並不是出眾的美女,但那樣的相貌,完全是鄉造的理想中的女人。

最能使鄉造動心的是吹長笛時女人的嘴唇,豐滿而柔軟的嘴唇,好像是天生適合吹長笛的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這樣的嘴才吹長笛,或者是因為長期吹長笛,才有那樣豐滿的嘴。但用那個嘴吹他的肉笛,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感覺。這個女人的嘴唇,就是這樣能引起鄉造淫念的充滿媚力的嘴。

鄉造立刻拿出筆記本,從旅館打電話給美德。

「就把我當作是美肉商人吧,當然對我的老板是絕對保密。如果有這個意思,請隨時打電話給我,就是夜晚也沒有關係。」

美德說的老板,當然是指太田原剛議員。鄉造把美德的電話號碼寫在筆記本上,他的名字用美代替,這是從美肉商人的話想到的,不過別人看到一定不會知道有什麼意思。

打電話時由女人接電話。報出自已的姓名時,對方說。

「原來是大谷董事長,是,你的事我已經知道。」

鄉造把剛才看到的廣告告訴對方。

「知道了,一星期後會看同一時間的廣告。十天以後,可以準備好資料。

請問,下一次什麼時候來東京?」

「預定在一個月後。」

「在那以前去準備好一次資料,還是準備就立刻寄給你。大概以錄影帶為主了。」

鄉造想,不能寄到家裡來。寄到公司也沒有地方看錄影帶,更沒有時間,寄到情婦的地方也不方便。只有等到一個月後,來東京再說了。

一個月的時間顯得非常長,就好像初戀的少年,苦等能見到女朋友的心情一樣。

總算等到時間來東京時,旅館的服務生送一封密封的信到他的房間。據說,有一位女性送到櫃台。

打開信封看信,信封裡還有一卷錄影帶。房間的電視有錄放影機,立刻放出來。根據報告,她的名宇叫川野憂美。在新店主義的現代音樂界中,她是有『公主』綽號的長笛演奏家。

看到她從小學習鋼琴、芭蕾舞、日本舞蹈,有廣泛的教養和技術時,鄉造忍不住嘆口氣。因為在他過去的生活圈內,這是不可能遇到的一種人。他也了解到為什麼在廣告上看上眼就著迷的理由。

如果是這樣的女人,一個晚上即便是花幾百萬,也不覺得可惜……

除鄉造看到的廣告以外,據說憂美還擔任益智節目的主持人。這個節目也錄到錄影帶上。

看到時鄉造又嘆一口氣。因為和廣告的形象完全不同。廣告上的豐滿表情完全消失,變成充滿智性的美女。

這二個女人是一個人嗎……因為變化太大了。

鄉造想到究竟那裡不同時,才發現這是化菄漁t異。

廣告上吹長笛的女人,幾乎是沒有化菄獐豸l,大概是吹長笛的關係,好像沒有塗口紅。可是在益智節目上,塗現在流行的深紅色口紅,也有眼影、眼線、腮紅,可以說是濃菄漸揮瞗A但把她的面貌完全改變。

這二種形象,鄉造都喜歡,比過去看過的任何女人,覺得更有氣質,也有性感。

這時候在鄉造的心裡產生一個慾望,那就是把這樣的美女抱在懷裡,儘情的凌辱……

2)

終於恢復意識時,川野憂美在模糊的腦海裡,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

幾天前,有一個自稱是婦女雜誌特派記者的年輕女性來拜訪。

「只是見面談一談……」

對方在電話裡的熱情口吻,使她答應說。「如果是三十分鐘……」

最後的結果,是接受對方拍封面用照片的要求。今天就是拍照的日子,坐在黑色轎車來接她的女記者身邊時,告訴她說。

「攝影師在那裡等。」

對方的要求是以武藏野的風景做背景,拍她吹長笛的場面。

汽車開到郊區時,聞到一股怪味道後就昏迷過去。

當然這是美肉商人阿久津美德的愛人平澤左知子用迷魂藥。不過,迷魂藥的昏迷狀況只能維持幾分鐘。所以又給憂美注射麻醉藥,然後就帶到秘密地點。

大谷鄉造的要求是強姦激烈抵抗的女人,因此把憂美抬到地下室裡,就放在很厚的地毯上,只在一隻腳套上手銬,另一個手銬固定在地上的鐵環。

終於想起這一段過程.憂美想站起來時,發覺自己的一隻腳用手銬銬在鐵環上。

為了今天的拍照。憂美穿純白的衣服,這樣使得愛美顯得更清純。

套裝的裙子是有摺紋的寬裙。憂美只有坐在地上查看有沒有辦法解開代替腳鐐的手銬。

這種樣子很像掉進陷阱裡的動物……

可是,越動時手銬越緊。

就在這時候憂美在後背感覺出有火熱的視線,緊張的立刻回頭看,在牆邊的扶手椅上坐著赤裸的男人,凝視著她。

「啊!」

那個男人慢慢站起來,來到憂美的面前。看到巨大的肉棒垂在股間,憂美立刻把頭轉過去。

雪白的臉上出現紅潤。

「小姐,終於醒了吧?」

有結實肌肉的體格,晒黑的臉上有灰白的頭髮,在都市很少看到這種人,是能聞到泥土味的有野性的面貌。

男人在憂美面前蹲下,憂美忍不住向後退。就像掉在陷阱裡的動物一隻腿拉的很直。就在這時候男人伸手把她的裙子掠開。

「啊!你要幹什麼?」

「我要看美麗的腿。」

「不要碰我。」

男人帶著淫邪的笑容看著憂美的表情,另外用一隻手揉搓自己的肉棒。

「……」

憂美不由得低下頭。鄉造看她這種表情時,才終於感覺出自己的慾火點燃,肉棒開始硬化。

剛才看著昏迷的美麗臉孔,從純白的衣服上幻想憂美的美麗裸體,雖然感到性感但還不能使性器勃起。這也是因為一直認為對方抵抗掙扎,他才能興奮起來的緣故。

鄉造在過去對女人從來沒有用過暴力,因為都是用金錢買的,女人會積極的服侍。但唯有這一次希望能用暴力姦淫這個美麗的長笛演奏者,而且像貓玩弄老鼠一樣,慢慢的折磨。

鄉造站起來走到憂美的背後,開始脫她的上衣。

「不要!不要這樣!」

「小姐,妳還是做乖女孩吧。我會一件一件的給妳脫下來。」

「啊……不要……」

憂美拼命的把雙手抱在胸前,可是鄉造很輕易就把她的手扭轉到背後,把上衣脫下去。

掙扎時,從身上聞到高雅的香水味,使鄉造特別高興。就好像蝴蝶把翅膀合在一起一樣,雙手扭在背後,用一隻手抓住她的雙手,用空出來的手把憂美的裙子拉到腰上。

「啊……」

憂美用力扭動身體,想把雙手掙脫開,但遇到鄉造經過鍛鍊的力量,她是束手無策。

從褲襪看到下面的白色三角褲,鄉造一面看一面解開襯衫的鈕扣和從露出的乳罩伸手進去抓乳房。

「唔……不要……不要摸我……」

乳房被男人粗魯的揉搓,憂美發出呻吟聲。

「妳的乳房很不錯呀。」

一面說一面脫下襯衫和乳罩。上身赤裸後,才放開憂美的雙手。鄉造這時候回到剛才的位置,用貪婪的眼睛看憂美的身體。

「不要看我……」

憂美用雙手抱乳房。

「小姐,妳是處女嗎?」

這種問題沒有辦法回答。

「大概是不該問。不過可以直接問妳的身體。」

鄉造把憂美的上身推倒在地上,背對著她騎上去。

「妳敢用指甲在我身上抓,我就用這個大屁股把妳的臉壓扁。如果妳不想舔我的肛門,就乖一點吧。」

鄉造把屁股的重量壓在憂美的肚子上。

「唔!」

「難過嗎?」

想用雙手推開男人的屁股,但沒有辦法,鄉造在這時候把憂美的褲襪三角褲脫下去。

「哦,很漂亮的毛,又黑又多,而且柔軟。這樣好的毛還是第一次看到。」

三角褲和褲襪留在用手銬栓住的腳上,鄉造壓在憂美的身上。這時候白色的裙子還在腰上,因為他覺得這樣才有強姦的氣氛。事實上也是從來沒有以這樣的姿勢和女人交媾,所以鄉造感到十分興奮。

「啊,不要……」

抱住憂美雪白的身體,想親吻時,憂美推他的下顎抵抗。鄉造故意的和她糾纏一陣,把憂美能動的腿拉起來扛在肩上。

「啊!」

「怎麼樣,這樣妳就沒有辦法了吧。」

說完之後,抓住憂美的雙手向左右分開壓在地上。

「啊……不要……」

就在一條腿放在男人肩上的淫蕩姿勢,形成釘在地上的姿勢。

鄉造把已經完全勃起的肉棒,就好像在肉縫上磨刀一樣,緩慢摩擦。

「啊……饒了我吧……不要啦……」

肉縫被肉棒摩擦以後,能感覺出花瓣綻放。

不行!不能啊!這種事……為什麼……

大概是男人的龜頭分泌出來的蜜汁,或者是從憂美的肉洞裡有分泌物滲出,粗大的龜頭順利的滑入洞口裡。

「唔……很緊。小姐,妳好像是處女一樣。」

男人的身體開始猛烈活動。憂美為忍受痛苦,也不知道放在男人肩上的腿,何時放下來。這時候憂美的上身被男人摟抱,而且一面親吻,一面抽插。

3)

男人的身體終於離開。

男人好像在她的下體射入大量精液。憂美覺得很耀眼,到這時候才發現天花板上有聚光燈照著她,以她做中心點有一個燈光的圓圈。

所以在恢復清醒時,還沒有發覺男人在對她凝視。房間裡的東西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不久突然變亮,是聚光燈熄滅,普通的照明點亮。

「怎麼樣,這是有一點可怕的地方吧。」

聽到男人的話,在房間裡環視時,憂美不由得發出悲叫聲。

有十字架、木馬,牆上掛著各種不同的皮鞭或繩索,架子上排列著很多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從天花板上垂下滑車或鐵鉤,以及鎖鍊。

簡直像中世紀的刑房。

恐懼使她的身上冒出雞皮疙瘩。

「小姐,妳想用什麼呢?綁在十字架上,還是吊起來,還是……」

這時候鄉造的眼光停留在婦產科用的治療台上。

「這個東西一定很好用。看剛剛被姦淫的處女的肉體,必然很有趣。不過,為避免逃跑,先戴上狗環吧。」

鄉造不管憂美激烈反對,把紅色的狗環套在憂美雪白的脖子上。把狗環的牽繩握緊後,解開腳上的手銬。然後把褲襪和三角褲以及裙子一起脫掉,就把她拉到治療台上,用皮帶把手腳完全固定。

「啊……不能這樣……」

雙腿隨著鄉造轉動輪環,分開成很大的V字形。有如白瓷的大腿上能看出淺藍色的靜脈。

「妳的身體真光滑。很美……喲,這裡有血……」

破瓜的血有一部份流到大腿內側。大概走過來時和男人的精液一起流出來。

「應該用這個東西吧。」

鄉造想起先前美德教他的使用各種器具的方法,同時拿起陰道擴張器。

鄉造把鴨嘴形的器具插入憂美的肉洞裡時,憂美扭動雪白的屁股尖叫。

「啊……這是做什麼……不可以……不能這樣……」

「只是看一看而已,妳要亂動會受傷的……」

憂美覺得冰涼的鋼鐵,使她的肉洞收縮。可是進入敏感粘膜裡的羞恥感和恐懼感,幾乎使憂美昏過去。

「不要……啊……不能……」

憂美感覺到插入深處後,就在肉洞裡慢慢擴大,就反覆的用大聲說。

「不要啦……饒了我……」

「現在看到了,原來女人的性器裡是這種樣子……」

對鄉造來說這也是第一次經驗。

這就是憂美的陰戶!剛才姦淫她,剌破她處女膜的人,就是我……

鄉造的這種想法,使他的性慾更強烈。他拔出擴張器,就把硬起來的肉棒 插入。

「啊……饒了我吧……」

冰涼的擴張器出去後,立刻有火熱的肉棒進來,憂美發出狼狽的聲音。

「不要緊,這一次不會射出來。要從現在起到明天中午,我要在妳身上好好玩一玩,每一次都射精,我的身體受不了。」

要到明天的中午……

憂美覺得掉入絕望的谷底,連慘叫的聲音都沒有力量發出來了。

啊……完了……我為什麼要有這樣的悲慘遭遇……?

鄉造把憂美從治療台上放開,讓她站在房間的中央,把狗環上的牽索掛在天花板上的鉤上,再慢慢拉牽索。

「啊……難過……」

用雙手抓住狗環,用腳尖站立。

「好好欣賞這種痛苦吧,以後只要對我反抗,就會像現在一樣吊起來,知道了嗎?」

「是,知道了。」

「很好。」

鄉造就讓憂美用腳尖站在那裡,把手裡的牽索固定在地上,鐵環上,打開桌上的黑盒子。那是為攝影憂美帶來的長笛。鄉造拿出有銀色光澤的長笛,放鬆牽索交給憂美。

「給我吹一曲聽聽吧。那個在廣告裡吹的曲子就很好。不過先要用妳的嘴替我吹喇叭,吹成硬的。」

仍舊把狗環上的牽索握在手裡,保持能隨時吊起來的狀態,鄉造仰臥在地上。

「開始吹我的肉喇叭。就是第一次也該知道該怎麼樣吹吧。」

憂美沒有辦法,只好蹲下在男人的雙腿間,把塗上口紅的嘴靠近鄉造的股間。

看到現在是軟綿綿的醜陋肉棒,和剛進入自己的下體沾上破瓜的血,實在不想含在嘴裡。雖然把臉靠近,但還在猶豫時,狗環突然被用力拉一下,痛的以為喉嚨都破了。

「噢!」

「還不快一點弄!」

只好閉上眼睛,勉強的含在嘴裡。

「要用嘴唇夾住上下摩擦!」

「唔……」

「很好,弄的很好。不愧是吹長笛的人,這樣的感覺很好。」

這是鄉造的真心話。口交的好壞不完全靠技巧。鄉造知道與生俱來的嘴的形狀或厚度,決定舒服的程度。可以說看到那廣告的剎那,鄉造就想到這種情形。

現在證實他的判斷沒有錯。

肉棒很快在她的嘴裡膨脹,變硬後才讓她離開。鄉造命令她騎在身上,用肉洞對正肉棒把身體沈下去。這時候她的手裡還拿著長笛。

「屁股要上下活動。」

牽索拉緊,憂美不得不抬起身體。放鬆牽索,身體又下降。

鄉造就這樣一拉一放。

「就按這樣的節奏弄,同時配合這個節奏吹長笛。」

強烈的屈辱感使憂美流下眼淚,但不得不把長笛放在嘴上。

地下室裡充滿長笛的美麗音色,美麗的裸體淫蕩的上下搖擺屁股,同時吹奏長笛。

這時候從奇異鏡的背後,用錄影機拍攝的阿久津美德在心裡想,又有了非常美妙的錄影帶。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