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女調查員的凌辱筆錄03




第二篇 阿拉伯的調查員

第三章 絕倫王子


 池上真穗被警視廳公安部部長叫去,這一次的任務是保護明天來日本的阿拉伯諸國中的Q國的皇太子。

「我們得到的情報是反對派雇用的殺手已經來到日本。」

仁木部長向真穗說明。一色佑一郎站在真穗的旁邊。

「這位沙撒彌殿下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嗎?」

「他這次回國後就要和莉莎公主結婚,繼承國王的地位。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原油,百分之五十都從Q國進口,所以不只保護殿下的安全,還要好好的招待。只是參觀京都、奈良,還是不夠的。」

「這是說……」真穗問。

「據說殿下非常好色,尤其對泰國浴很感興趣。」

仁木露出氣憤的表情看一下真穗和一色,然後繼續說︰「要你們兩個來,實際上也和這件事有很大的關係。」

這一次,輪到一色和真穗互望。

「池上要做二十四小時的保鏢,保護殿下的安全。派遣女調查員也是對方的要求。雖說是好色,也不會向女調查員動手吧。萬一有了邪念,你就設法婉轉的避開吧。」

在一旁聽的一色笑一下,說︰「我明白了,部長,我是保護池上調查員的。」

「不對,你要擔任夜晚的導游。」

「……」

「對方是很重要的人物。要帶去,也得去適當的場所。你在這一方面很熟悉吧。」

「是,部長,可是我們兩個的力量還太單薄吧……」

「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殿下自己也會帶來能幹的保鏢,而且你在上一次的任務中丟臉,讓池上調查員遭到危險。本來這次保護皇太子的任務裡就沒有你的份,可是大家認為在玩女人方面你是最有辦法的。」

「哦,是。」

看到仁木部長一本正經的說,一色只好低下頭,真穗看到他這種情形不由得笑了。

池上真穗回到自己的公寓已經是晚上八點鐘。

在地下室的停車場停好車,坐電梯上九樓。到達最裡面的自己的房間後,開門前先看門的最下端。

外出時,每次都會在那裡貼上很細的膠帶。看到膠帶原封不動,真穗打開鎖,走進房內。把皮包放在客廳的沙發上,準備去浴室時,從背後傳來聲音。

「你是池上真穗吧。」

驚訝的回頭時,看到一個男人罩著白色的頭套,手拿消聲器的手槍站在房門口。

「你是……」

真穗向沙發上的皮包瞄一眼,那裡面有手槍,可是跑到沙發拿起皮包,躲起來,現在的距離是太遠了。

「我叫天能寺寬,是來向警視廳的第一美女調查員打招呼。」

「真是我的榮幸,既然報出名字來了,為何不把面罩取下來呢?而且手拿那樣危險的東西,想打招呼也不方便。」

真穗用隨和的口吻說完,雙手叉腰,把體重放在一隻腳上,從開叉露出大腿。

黑色窄裙雖然達及膝部,但前面的開叉很高,穿黑絲襪的大腿露出一大半。

採取這個姿勢等於向前一大步,再向前一大步就能去拿皮包了。

真穗感覺出從頭罩露出的眼睛,盯在她的大腿上。

「男人和女人見面打招呼,還是芳香的美酒比手槍更適合吧。」

真穗用甜美的口吻說完,向前邁一步,讓另一腿從開叉露出來。

趁現在……

想到這裡的剎那,男人的手槍發出「噗吱、噗吱」的聲音。

一瞬間,真穗的身高矮了六、七公分。兩顆子彈使高跟鞋變成平底鞋。

「這就是我和你的寒暄。你是公安部的女調查員,我是殺手,沒有人會抗議吧。」

真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看到這個男人的真面目,但無論是射擊的本領,以及沒有弄掉膠帶就進入房內的本事,毫無疑問的不是泛泛之輩。

「把雙手放在腦後,向牆壁走過去。」

真穗只有聽從。其間,自稱叫天能寺的男人從沙發上的皮包取走手槍。

「好,把身體轉過來。」

真穗面對男人後,天能寺冷冷的從腳尖向上看。

「果然和聽說的一樣,長得很美。雙腿的曲線也很不錯。」

「謝謝。」真穗的聲音使自己都覺得在顫抖。

真穗自擔任女調查員以降,從未感到有可怕的敵人。但不知何故,從這個戴面罩的男人身上感到一絲恐怖。不僅因對方有絕佳的射擊本領,可能是他有如吸取人的鮮血活著的野獸般異常的氣息使然。

「你把衣服脫掉,但不要做出怪動作,那樣會使你那美麗的肉體增加一個洞。」

「早晚要殺我吧。」

「你不合作的時候。不過,今晚只是來寒暄而已,今晚只要你老實一點就不會殺你。」

「原來你很體貼。」

男人發出笑聲。「美女調查員,開始跳脫衣舞吧。」

真穗向那個男人看一眼,然後低下頭,認命似的脫去上衣,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問是你的自由,只是我不一定會回答。」

「你是怎麼進來的?」

「你指的是膠帶嗎?很簡單,我開了鎖進來後,另外一個人重新把膠帶貼上。」

「哦。」

這是和變戲法一樣,揭穿了謎底就不值錢了。

脫襯杉後,真穗拉下窄裙的拉鏈。

裙子滑落到腳下時,露出有黑色吊襪帶、絲襪、蕾絲的乳罩和三角褲裝飾的美妙身體。

「把乳房露出來。」

不知何時,在男人冷漠的眼神裡出現另一種光澤。

真穗看到後全身一股涼意,只好解開乳罩的前掛鉤。

露出的乳房不只是豐滿,頂端的粉紅色乳頭向上翹起,充滿新鮮感,好像用力踫一下就會剝掉一層皮。

「超過我的想像,沒有讓我白走一趟。」

天能寺說完,從口袋裡拿出手銬,丟在真穗的腳下。

「自己銬上去。」

真穗拾起手銬,把自己的雙手銬住。

「趴下!」

真穗的表情緊繃,低下頭,跪下,雙手扶地。

「現在去臥房吧。」

在手槍的催促下,真穗爬向臥房。

(2)

進入臥房,立刻看到從天花板垂下來的繩索。在天花板上已裝好滑車,繩子從那裡垂下來。

「把繩子綁在手銬上。」

真穗咬緊顫抖的嘴唇,慢慢的把繩子栓在手銬上。

天能寺抓住繩子的另一端,用力拉,滑車發出「喀喀」的聲音,把真穗的身體吊起來。

穿絲襪的腳尖離地三十公分時,把繩端固定在床欄桿上。

天能寺非常慎重,絕不靠近真穗的正面,繞到背後才用皮繩困綁雙腳。

「用哪一個皮鞭好呢?」

天能寺從幾根皮鞭中選擇騎馬用的皮鞭。

「池上真穗,準備好了嗎?」

「隨便你。可是想從我的嘴裡問出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你的精神很不錯,不過,我沒有什麼特別要問的事情。」

「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說過,我是來向你打招呼的。你明天就要擔任沙撒彌殿下的保鏢,沒有向這位保鏢打一聲招呼就突然要皇太子的命,不是太失禮了嗎?」

「可是,你……」

真穗再度看戴頭罩的男人。

「你怎麼知道我擔任保鏢?」

「我有很不錯的耳朵。」

「……」

真穗咬緊嘴唇,不由得扭動身體。這個男人說的話如果是真的,不只是真穗一個人,全日本警察都被他看扁了。

「現在我要開始了。」

男人站在真穗的側方,馬鞭揮向後背。

隨著輕脆的聲音,真穗的美麗身體向後仰,天能寺毫不留情的在相同位置打第二遍。

「噢!」

疼痛感加倍,然後以此為中心,皮鞭連連打在真穗的背上。

「唔……唔……」真穗拼命的抑制自己不要發出嗚咽聲。

「確實很不錯,但這樣會如何呢?」

天能寺推動真穗的屁股,讓身體旋轉後,揮動皮鞭。

「唔唔唔……」

因為不知道皮鞭會打在何處,恐懼感也使疼痛加倍。

「哇!」

終於從真穗的嘴裡發出慘叫聲。豐滿的乳房上有一條鮮明的鞭痕。天能寺開始瞄準乳房抽打。

「唔……不要啦……啊……」

真穗拼命搖頭喊叫,美麗的長髮隨之舞動。

「原來是這麼沒用啊。這樣就投降了嗎?」

天能寺停止抽打,抓住頭髮,拉起真穗的臉,仔細的看。從面罩露出冷酷的眼神。

「還沒有到你睡覺的時間,真正的快樂是從現在開始的。」

天能寺開始揉搓乳房。和鞭打的凶猛相反,愛撫的方法輕柔巧妙。

因為這樣的差異太大,真穗不知該如何防御,而且殺手的愛撫是執著而又有驚人的準確性。

「啊……啊……」

不知不覺中,呼吸變急促,乳頭充血勃起。天能寺豎起手指,在乳房的上側向下輕輕滑過去。

「啊……」

剎那間,真穗的身體從手指到腳趾間如觸電般的顫抖。

「有快感了嗎?美麗的調查員呀。」

「沒…沒有!」真穗咬緊牙關,把臉轉過去。

「嘿嘿嘿,假裝是沒有用的。乳頭不是硬起來了嗎?」

在粉紅的乳頭上用手指彈一下時,真穗忍不住發出哼聲。

「你最好不要想克制自己不要有性感。我是僅從上半身就能讓女人出來的。」天能寺說。

他絕非誇大其詞。

向上翹的乳頭被天能寺含在嘴裡時,真穗的全身開始顫抖,黑色的蕾絲三角褲很快的變濕潤。

同是吸吮乳頭,和其他的男人用雙手指尖在側腹和腋下之間輕撫。強烈的快感使真穗的身體扭動的像蛇一樣。

可是最厲害的還是在後背的愛撫。

天能寺在真穗的後背很仔細的舔。找到性感帶時,從腰到脖子一口氣的舔上去。

「啊!啊……」

自己都不相信會有這樣甜美的感覺,使真穗忘我的發出露骨的哼聲。

真穗第一次知道原來後背也有這樣敏感的性感帶。天能寺把乳頭夾在手指間,雙手同時揉搓豐滿的乳房。

從真穗的火熱身體冒出油脂般的汗,身心終於完全溶化。無比的快感,使她發出甜美的啜泣聲。

當天能寺舔到耳朵,用力吸吮耳垂的剎那︰「啊……不行了……」

強烈的快感直驅腦頂,真穗已經升到快感的天堂。

(3)

Q國的皇太子來日本已過了三天。

在這段時間裡,最活躍的是一色佑一郎。沙撒彌一如傳言,是非常好色的男人。

正式的行程也想裝病或遲到,但每天晚上一定要去泰國浴,而且不是以一個女人為對象,而是把整個店包下來,一直到早晨都沉浸在肥皂泡裡。

真穗當然要和皇太子帶來的保鏢一起在場。

那個叫吉姆的保鏢,身體一百九十公分,體重一百六十公斤,銅色的肌膚,是理光頭的巨人,和真穗交過一次手。

第一個晚上介紹真穗是保鏢時,沙撒彌就不斷的用英語說服真穗。

「送你珠寶吧。」

把自己手上戴的不知有幾克拉的大鑽石送到真穗的面前。

真穗委婉的拒絕。

「那麼,讓你做我的老婆吧。在我的國家,我可以有五個老婆。」

真穗拒絕,並解釋說,自己的任務是不許可做這種事的。

沙撒彌知道說服不成,於是使用暴力。

真穗不得已,一拳打在沙撒彌的肚子上。吉姆見狀,瞪大眼睛,撲向真穗。

在側腹和心窩接連打幾拳,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反而被逼到牆角,輕易的把她舉起,就這樣把她摔倒距離四、五公尺遠的沙發上。

身體感到痛,可是向又撲上來的吉姆胯下物踢出一腳。

「噢!」吉姆雙手握住胯下物,昏倒。

這時後聽到動靜。待命在門外的警衛們衝進房內。

真穗以為這樣以後會解除任務,結果沒有。

因為沙撒彌自己替真穗辯護,承認錯在自己。這件事不但沒有降低沙撒彌的聲望,反而更提高。

真穗沒有因此放棄戒心。

沙撒彌以後確實沒有向真穗動手,而是以淑女對待她。但偶爾還是會以色迷迷的眼光在真穗的身上瞄來瞄去。

經過五天也沒有發生任何事。再過二天,沙撒彌就要回國了。

真穗深信那個殺手天能寺寬會在這兩天內出現。

關於天能寺的事情已經向仁木部長報告。

「那個人好像自視很高,你說的如果是真的,等於向警視廳挑戰。好吧,把護衛的人數增加二倍,同時搜集那個人的資料吧。」

可是,不只是日本,就算透過國際刑警組織也得不到天能寺的資料。

只知道是東方人,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有女性的手下。

“天能寺寬”

如今這個名字對真穗而言,成為她今生永難忘記的名字。

那一夜,指示真穗採取狗趴姿勢,天能寺立刻從真穗身上脫去黑色蕾絲三角褲。

「把腿分開。」

豐滿的屁股受到撫摸,真穗不得不把腿分開,腳踝仍舊有皮繩困綁,真穗知道無法被姦淫。

天能寺的手指開始玩弄從屁股溝露出來的花瓣。這一次的愛撫也是十分巧妙。已經完全濕潤的身體,溢出更多的蜜汁。敏感的陰核和肉洞同時受到侵犯,真穗只有啜泣。就這樣趴在第一次見面的殺手腳下,發出甜美的嗚咽聲。真穗本來不相信會有這種事,但這樣的侮辱感,使隱藏在真穗身體深處的淫慾更熱烈的燃燒。真穗再度被迫衝向性高潮的絕頂。天能寺又用電動假陽具繼續不斷的玩弄真穗的胴體。無比的快感,接連不斷的在真穗的體內爆炸。

「啊……」

真穗發出野獸般的咆哮聲,形成始終在性高潮的狀態。男人的手指比剛才撫摸乳房達到的性高潮,更使真穗產生強烈的性感。真穗在屁股上感到涼的東西,原來天能寺一手拿假陽具,一手也給她浣腸。

「啊……不要!這是幹什麼……」

真穗扭動屁股,可是假陽具的抽插速度加快時,失去了抗拒的力量,開始主動的扭動屁股。而且注入浣腸液時,不但沒有厭惡感,反而覺得性感更強烈,有說不出的爽快感。

真穗的身體又被吊起來。天能寺拔出假陽具,送到真穗的嘴邊。

「舔吧。」

真穗半閉眼睛,伸出舌頭舔假陽具。

「張開嘴。」

戰戰兢兢的張開嘴時,天能寺把假陽具插入到喉管深處。

「你記住,不準掉下來。」

天能寺來到真穗的背後,又用皮鞭抽打。

「唔……」從插入假陽具的嘴裡發出沉悶的哼聲。

打在屁股上的疼痛、手銬打在手腕上的疼痛之外,更可怕的是浣腸造成的排泄欲望。

大概抽打十多下後,天能寺問道︰「想去廁所嗎?」

「嗯……」真穗嘴含假陽具,拼命的點頭,美麗的臉上布滿汗水。

「再能忍耐二十下,就饒了你。」

怎麼可能……

想說卻又說不出來。對現在的真穗來說,這個數字實在太大了。

再度抽打。

已經到了精神稍鬆弛就忍不住要排便的程度,因此已顧不得皮鞭抽打的疼痛了。真穗咬緊粗大的假陽具繼續忍耐。從嘴角流出口水。雙臂失去感覺,只覺得屁股異常灼熱。

「很快沒遇到你這樣值得折磨的女人。」

「快一點放下來……我要去廁所……」

嘴裡的假陽具拔出後,真穗拼命請求,汗水滲入眼裡。

「讓比我更適合的人來放你下來吧。」

天能寺拿起在床頭的電話,撥一一○。

「你做什麼!」

天能寺不理會真穗,對受話器說︰「我這裡來了歹徒,是神樂阪的新生活公寓九樓,名叫池上真穗……請快
一點來……」

天能寺放下電話,把真穗的手槍扔在床上。

「聽說日本的警察很優秀,大概不會讓美女把大便拉出來吧。」

天能寺向玄關走去。

「請向等一下……求求你……」

真穗卻失望的聽到關門的聲音,而且這時候還產生尿意。本來回到公寓就有了尿意,想去浴室時,受到天能寺的控制,只好忍耐到現在。事實上不到三分鐘,真穗卻感到有幾個小時之久,大小便都達到忍耐的極限。
門鈴響了,真穗感到狼狽。數秒鐘後,一定會失禁。現在要大聲呼救,不然就要在警察面前獻醜了。

「快來……快進來吧!」用僅有的全身力量呼叫。

兩名警員進入臥房。看到身上只剩下絲襪的美麗裸女,瞪大眼睛佇立在門口。

「唔……不行了……」

真穗放鬆下半身的力量,溫熱的液體沿大腿流到地毯上。

「不要看……啊……」

真穗低下頭,以顫抖的聲音哀求。兩名警察急忙把身體轉過去。

「放下我……快……快一點……」

尿完了,這才解開真穗身上的繩子。

雙腳著地後,還來不及取下手銬,真穗就衝入浴室。

兩名警察怕她想不開,也跟上來。真穗坐在馬桶上,開始排泄。 

(4)

一色佑一郎在麻布的一家酒吧喝酒。時間是凌晨三點。工作結束後回家都是天亮的時刻,因為要帶皇太子去各
處的泰國浴或SM俱樂部的原故。對一色而言,沒有比這更好的工作了。不但沒有因上次的工作失敗而不派他任務,反而由於皇太子的好色,獲得這一次的任務。

做為一名公安部調查員,這確實是下三濫的工作,但只要能使皇太子滿意,傳到公安部長的耳裡,說不定能再度獲得重用。

不單對日本,對一色而言沙撒彌殿下是非常重要的人物。

一色要來一杯酒,點燃香煙時,來了一位金髮女人。金髮女人坐在一色旁

邊隔一個位置的高腳椅上。穿深江色的上衣和白色的熱褲。年約二十二、三歲。上衣的上面三個扣子沒有扣,露出半個豐滿的乳房。當然沒有戴乳罩。修長的雙腿露出到最極限。只是像這樣擔任此一任務以來,每天晚上都去泰國浴,但一次也沒有和女人睡覺,甚至於剛才才滿足過欲望,只要看到這個女人還會立刻產生那種欲望
的。

看到女人從皮包拿出香煙,一色立刻把打火機遞了過去。

女人向一色看一眼,用流利的日語說︰「謝謝。」

「可以的話,能讓我請你喝第二杯嗎?」

「嗯,好呀。」

女人露出笑容。一色認為有希望,立刻把位置移到她的身邊開始追求。這個女人名叫迪安娜.貝卡。在K大學就讀的留學生,今天因為室友回美國,一個人感到寂寞,所以出來喝酒。

「既然這樣,今天晚上和我痛快的玩一玩吧。和你這樣的女性,我願意首百年。」

一色佯裝不在意的樣子,身上摟迪安娜的腰。迪安娜沒有推開他的手,甚至還把身體靠向一色。

「你的腿真美。」

大腿上摸一下說︰「在電影上看過,實際看到價值一百萬美元的腿還是第一次。」

「謝謝,有知性的人好像都喜歡大腿。」

「真的嗎?這是我第一次聽到。」

「前不久,大學教授偷偷對我說“希望能跪在你高貴的腳前,能舔到讓你滿足為止”。」

「讓他舔了嗎?」

「拒絕了,因為這教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麼,我也做同樣的請求呢?」

「你真能做到嗎?」

「讓我們試試看。」

「換個地方吧。」

十五分鐘後,一色摟著迪安娜的腰走進旅館大門。到了這裡,迪安娜開始積極了。在櫃台拿到房間鑰匙,走進樓梯時,主動要求接吻。一色也有點酒意,貪婪的吸吮迪安娜的香唇,舌頭互纏。同時把手從領口伸入,揉搓豐滿的乳房。

「啊!」迪安娜也哼一聲,伸手到一色的褲前。

電梯停止後,兩個人依偎著走向房間。推開門走進去後,一色立刻把迪安娜推到牆上,在香唇、臉頰、耳朵、脖子如雨點般親吻。繼續向胸口吻著,解開上衣的鈕扣,露出乳房,繼續吻。白種女人特有的淺粉紅色乳頭立刻勃起。讓乳頭沾滿唾液後,一色的手到達熱褲的腰上。

「不,等一下,親愛的。」

迪安娜阻止一色後,立刻蹲下去,解開褲前的拉鏈,把勃起的肉棒掏出來,隨即吞入嘴裡。因為讓金髮美女吸吮,只是這樣,一色便產生感動的喜悅,再加上迪安娜的技巧也很優秀。不只是舌頭舔和吸吮,頭向前後擺動,用柔軟的手指揉搓肉袋,還用小指刺激肛門。

快感向上衝,一色急忙制止迪安娜:「停一下。」

迪安娜在他龜頭上吻一下,露出俏皮的笑容走向床,在床邊解開熱褲的腰帶。從熱褲的後面露出渾圓的屁股,沒有穿三角褲。交互的抬起雙腿脫熱褲時,看到嫩草般的金黃色陰毛。

迪安娜轉過身來,露出迷人的笑容,坐在床上,把修長的雙腿大大方方的分開。

一色露出勃起肉棒,立刻脫下西裝上衣,一面解開領帶,一面衝向床。為表示回報,跪在迪安娜雙腿間。

「噢!不。」迪安娜阻止一色把臉靠進大腿根。

「你不是答應過我要舔我的腳嗎?」

一色不但沒有感到不快,反而迫不及待的抬起一腿先把嘴唇壓在腳背上。好像噴香水,混合汗味的甜美芳香刺激一色的嗅覺。把塗上銀色蔻丹的腳趾,從大姆趾開始,一根一根的含在嘴裡吸吮。

「啊……啊……」迪安娜發出哼聲。一色吻過一腳後,接著吮另一隻腳。

把腳趾放在嘴裡吸吮,同時向大腿根看去時,受到金黃色陰毛圍繞的花蕊已經溢出花蜜,發出光澤。

一色感到頭昏目眩,知道這是太興奮使然。

輕輕搖頭,從腳踝到小腿、再從膝蓋到大腿舔上去。

「親愛的,快一點吧。」

迪安娜的雙腿纏繞在一色的脖子上,主動把下腹部壓在一色的臉上。聽到迪安娜的聲音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一色用力眨二、三下眼睛,閉上眼睛後就不動了。 

(5)

醒來時,感到極度不舒服。首先看到的是房間的燈光,然後是沙撒彌的臉。真穗想起來時,表情突然變緊張了。她是呈大字型的被綁在床上,而且身上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嘴上還貼著膠布。真穗後悔自己太沒有警戒心。當沙撒彌從泰國浴回到旅館時,真穗感到放心,準備回房睡覺時發生的事情。

「我從祖國帶來酒,想請你喝一杯,以表示我的歉意。」

「歉意是指什麼呢?」

「就是幾天前對你的不禮貌行為。」

「那件事我已經不放在心上了。」真穗笑著回答。

「我知道這不是你的真心話,你的眼睛告訴我,你對我仍存有戒心。這不能怪你的,但你用這樣的眼睛看我,真令我難過。想到就這樣和你分手,實在感到不安。為表示我們的友好,請喝下這杯酒。這是和送給貴國首相的酒一樣,在我國是稱為“夢幻酒”的美酒。」

聽他說得這樣誠懇,真穗實在難以拒絕,把酒杯裡像葡萄酒的酒輕喝一口。實在不好喝,但還是做出很好喝的表情。一分鐘後,真穗昏了過去。在真穗被困綁的沙撒彌臥室前,有吉姆把粗大的手臂交叉在胸前把關站立
。門的對面是客廳,客廳的隔壁是警衛住宿的房間。「真穗,你就放棄反抗吧。你的空手道使不上力了,也無法求救,只能和我性交了。」

沙撒彌露出狡猾的笑容,脫下身上的睡袍,裡面什麼也沒有穿。

跳上床後,立刻解開乳罩的前掛鉤。

「唔……」

真穗扭動身體。可是在這種狀態下,什麼辦法也沒有了。豐乳立刻裸露出來。

「哦,好美。」

沙撒彌用雙手如撈東西一般撫摸乳房,用舌頭仔細舔。動作並不巧妙,但從他的愛撫,感受到肉食人種的執著性。沙撒彌的手伸到下腹部,從三角褲上撫摸肉縫。真穗停止扭動身體,閉上眼睛,已經準備接受姦淫,無謂的掙扎,倒不如快一點結束。

沙撒彌的愛撫十分執著,尤其隔一層三角褲的愛撫,比直接的愛撫更輕柔。這樣產生的觸感,反而形成更大的刺激,點燃體內的慾火。而且,在失去自由下受到凌虐,這樣的屈辱感使隱藏在真穗體內的惡魔般的欲望達到異常程度。好不容易才等到沙撒彌開始脫真穗的三角褲。真穗拼命搖動的粉紅色的臉,發出哼聲。白色蕾絲的三角褲已經濕濡。

三角褲一下就拉到大腿。真穗閉上眼睛,把臉轉向一邊。

不要看!

真穗在心裡吶喊。知道沙撒彌的眼光集中在完全露出來的花瓣上,使得花瓣更濕潤。

「我想得果然沒錯,你這裡是最好的。比最高級的泰國浴女郎還要好。」

說完,扯下三角褲,把身體壓到真穗的身上。

於此之際,客廳方向的門傳來敲門聲。

吉姆打開門,看到一色帶著金髮女人站在那裡。

「殿下在嗎?」

「在,你有什麼事?」

「我帶來殿下想要的白種女人。」

「現在不行。」

「為什麼?除了今晚就沒有機會了。殿下明天就要回國。」

一色想從門外伸頭向裡看時,吉姆用粗大的手把一色推回去,自己也走出臥房,同時把門帶上。

「反正今天不行。」

「是嗎?」

一色的臉上出現笑容。在這瞬間,一色的身體飛起,吉姆翻起白眼,臥倒在地。

「用手銬。」

一色從手裡的皮色拿出兩隻手銬,把其中一隻交給迪安娜。在迪安娜把吉姆的雙手銬在背後時,一色也用特制的手銬銬住吉姆的雙腳。用繩子在背後把手和腳銬連結起來。又用布塞入吉姆的嘴裡。一色進去時,沙撒彌的肉棒已經插入真穗的下體。在猛烈抽插中,因強烈的性感,不由得扭動裸體。

因沙撒彌是背對門,所以先發覺的是真穗。

「唔……唔……」

真穗想告訴沙撒彌,沙撒彌毫無所覺。

一色從皮包拿出攝影機,交給金髮女郎拍攝。

這是幹什麼!

心裡這樣叫時,金髮女郎已經從沙撒彌的背後開始拍攝。當鏡頭轉到右側臉時,沙撒彌才發現。

「你是什麼人?」

「殿下,請你不要動。」

一色從反方向用裝上消音器的手槍抵在沙撒彌的臉上。

「你是……這是什麼意思?」

「不要大聲嚷嚷,不想死就照我的話做。」

「你……說什麼?這是怎麼一回事!」

沙撒彌想用手推開手槍時,一色的手劈在沙撒彌的雙眉間。沙撒彌的身體翻倒在床上。

「記住,再亂動,小心你的腦袋開花。」

把槍口塞入嘴裡時,沙撒彌翻起白眼,高高舉起雙手。

不對!這個男人不是一色。

真穗看到這等光景,直覺的判斷他不是一色。相貌確實酷似,但一色的手掌動作沒那麼厲害,聲音也稍許不同。

就在此時,真穗的腦海裡浮現戴上頭罩,出現在公寓裡的天能寺。

假設是天能寺裝扮成一色……

「站起來!」一色從沙撒彌的嘴裡拔出手槍,發出命令。

「繼續幹!」

沙撒彌慢慢的爬上床,想插入,可是由於恐懼陰莖完全萎縮。

「迪安娜,你來幫忙吧。」

金髮女郎放下攝影機,蹲在沙撒彌的面前,用舌頭愛撫萎縮的陰莖。花了不少時間,總算達到能插入的狀態。沙撒彌的肉棒進入真穗的花蕊裡。金髮女郎又拿起攝影機拍攝,沙撒彌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6)

一色在旅館的床上拼命掙扎。

醒來時,四肢結結實實的綁在床的四腳,嘴裡還塞滿東西。

可惡的女狐狸!

一色在心裡大罵,已經和困綁的繩子掙扎一小時之久了。

這時候,一色的腦海裡浮現公安部長皺眉頭的表情,以及真穗的嘲笑表情,還想到左遷和辭職的事。

那個女人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可能在那個女人的背後有一個組織在操縱。

我再也不舔塗蔻丹的女人的腳趾了。

就在此時,床頭櫃上的電話響了。

山崎修二把話筒放在耳朵上,心裡感到奇怪。

金髮女郎和日本男人是半夜三點三十分進入五○五號室。三十分鐘後,一個蓄鬍子的男人說是約好的,進入五○五號室。

來這種賓館的通常是一對男女,偶爾也有三個人。這一次是到深夜後又來一個男人,使山崎產生奇妙的感覺。

僅是這樣,山崎還不會打電話,可是再過三十分鐘,先進去的一對男女走出來。

「另外一個人讓他好好的睡到早晨吧。」男人丟下小費走了。

山崎還是感到奇怪,但也不去想這件事了。過了一小時,再度感到奇怪。想起一個月前在附近的賓館發生過殺人事件,想到這兒,忍不住要確實一下。

電話鈴響到第十五響。

難道是……

山崎放下電話,拿起備份鑰匙跑去五○五號室。

沙撒彌射精後,迪安娜撩起裙子,趴在地上。沙撒彌也被迫趴在地上舔迪安娜的屁股。

「在這裡躺下吧。」

看到手槍指著自己,沙撒彌戰戰兢兢的在地毯上仰臥。

「迪安娜,可以了嗎?」

迪安娜點點頭,撩起裙子,騎上沙撒彌的臉上蹲下去。下半身只有用吊襪帶的絲襪。

「張開嘴!」

「幹……幹什麼……」

「要喝尿尿。聽說在你們的國家,白皮膚如鑽石般有價值,現在能喝白種女人的尿,你應該感謝才是。」

「饒了我吧……給你錢……也給你珠寶……」

「住口!只要漏一滴,當心你的腦袋。迪安娜,開始吧。」

不久,從沙撒彌臉上的金黃色草叢間的花瓣,噴出聖水。沙撒彌張開嘴喝下去。

嘴裡的尿喝光時,迪安娜又放出適量的尿。

這樣反覆數次,終於尿完。迪安娜把花瓣壓在沙撒彌的嘴上,要他用舌頭舔乾淨。

旅館大門警衛接到緊急通知,是在看到一色和金髮女郎離開後沒幾分鐘的事。

「我是公安部的一色,那裡沒有異常的情形吧。」

「是,沒什麼異樣。」

「為了仔細,去看一下殿下的安全吧。」

「可是,一色先生不是剛剛才和殿下見面嗎?」

「你說什麼?我沒有去那裡呀。」

「請別開玩笑了。不是剛才和金髮美女坐車離開這裡嗎?現在在哪裡呢?」

「我和金髮美女……等一下,那個人有我的身分證明嗎?」

「是,看過了。」

「那家伙是冒牌的。」

「什麼!」

「不要問了,快到殿下的房間裡查一查。」

「知道了。」

有一名警察跑到房間,向站在走廊的警衛說出實情後進入房內。

首先在客廳裡看到吉姆的四肢被綁在背後,警衛們的臉色大變。

衝進臥房,立刻看到被綁在床上呈大字型的真穗。一名警衛立刻取下嘴上的膠布,問道︰「殿下呢?」

「在浴室。」

兩名警衛衝入浴室,不由得目瞪口呆。

看到沙撒彌被赤裸的困綁,倒臥於地,臉上塗滿真穗的大便,沙撒彌伸出舌頭舔。這樣才看出他仍活著。

這時候,沙撒彌露出痴呆的笑容,胯下物卻依舊勃起。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