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女調查員的凌辱筆錄04




第四章 墮落為奴隸

(1)

Q國皇太子沙撒彌預定行程,在第二天搭專機離開日本。

在同機有外務大臣山開博士,寬大的額頭和濃眉的臉,缺少政治家的韌性。身材矮小,說話的聲音軟弱無力。從他的面貌,看不出政客的風貌。

山開的表情今天又特別沉悶,看起來是有氣無力。不安的一直喝咖啡,不斷的抽香煙。

真穗坐在斜後方的位置看這種情形。心想︰「這也難怪。」

名義上是Q國強烈要求他去訪問。

盡管是佔進口原油百分之五十的國家提出的要求,外務大臣同機去訪問,不是正常的情形。

真正的理由是昨夜在市區的緊急搜捕,可是並沒有抓到天能寺。

天能寺的手裡還掌握拍下沙撒彌和真穗性交的錄影帶。

萬一錄影帶落在Q國反對派的手裡,日本和Q國可能會斷交。說不定已經到了反對派的手裡。

問題是在於絕不能讓它離開日本。

到了早晨,仍未逮到天能寺。潛伏在何處,警視廳內眾說紛雲。

真穗認為︰「天能寺已經突破警方的警戒線。」

因為天能寺竟然化裝成一色佑一郎,從大門進入旅館。

再者,可以殺死沙撒彌,但沒有這樣做,只是強迫要求和真穗性交。

實際上的情形是壞到極點。不只是被拍成錄影帶,當警衛衝入房間時,臉上露出痴呆的笑容,嘴裡舔著真穗的大便。這種情形在羽田機場時也沒有改變。

只要看到真穗,沙撒彌就跪在她面前說︰「噢!真穗小姐,我的女神……請賜給我聖水和黃金吧。」

說完,抱住真穗的大腿,看他的眼神即知完全瘋了。

沒有辦法,只好注射安眠藥,帶上飛機,本來沙撒彌就有強烈的虐待狂傾向,但這一次遇到天能寺和真穗,以及金髮女郎,突然引發他潛在的被虐待狂,因為兩者間的差距太大一時無法控制和適應自己,以致引起精神失常,這是診療醫師下的診斷。

外務大臣同機前往Q國就是為了表示謝罪的意思,但也不完全是壞消息。

在專機離地前,接到報告說,在品川的旅館逮捕到持有那個錄影帶的阿拉拍人。

經過的情形是這樣的。

今天早上有個男人打電話到警視廳說︰「住在品川的P旅館的一個叫卡恩的男人有錄影帶。」打電話的人不肯說明身份。

被天能寺一個人搞的顏面盡失的警視廳,懷著一絲希望去旅館。確實有一個叫卡恩的阿拉伯人住在這裡,而且還要住半月之久。調查員持搜索票衝進去。正在喝酒的卡恩,看到搜索票就緊張了。卡恩正利用房間設備的錄放影機播放那個錄影帶。所以這一次的逮捕過程非常輕鬆。可是始終查不出提供情報的人。

突然從飛機後方傳來咆哮的聲音。

「真穗小姐,真穗小姐在那裡?讓我見真穗小姐!」那是沙撒彌的聲音。

真穗看到山開向她看,於是站了起來。

從機尾的方向有空中小姐快步走過來。

「醫生請你馬上過去。」

真穗跟在空中小姐的身後,來到機尾。從醫療室看到沙撒彌被保鏢吉姆壓在床上還不斷的吼叫。

可是看到真穗的剎那,就不再叫了。

「啊……我的真穗小姐。」眼睛露出光澤,做出彷如置身夢中的表情,伸出雙手。

「請到這邊來一下。」

從日本隨機來的醫師又把真穗帶到外面的走廊,說︰「想藉助你的力量。」

「要我怎麼做呢?」

「請你照殿下所希望的做吧。」

「可是,那樣……」

「再繼續靠藥物讓他睡覺是有危險的,又不能把他綁起來一直到Q國。」三十多歲的醫師搖著頭說。

「好吧。殿下的病能治好嗎?」

「這個……我還不敢說。因為從未看過如此強烈的病人。通常是反而沉悶,不說話的人較多……現在如不讓殿下鎮定下來是有危險的。」

「能讓我單獨和他在一起嗎?」

「是。」

醫師回到醫療室後,要護士小姐和吉姆出去。然後真穗一個人進去。沙撒彌看到真穗,從床上跳下來,跪在真穗的腳,吻高跟鞋的鞋尖。

「噢!真穗小姐。」沙撒彌流著眼淚說。

「你想要我怎麼樣呢?」真穗看著沙撒彌,用英語問道。

「請飼養我做你的奴隸吧。只要是你的命令,我連命也送給你。」

「好吧,只要殿下滿意的話。」

真穗說完,來到床邊坐下,將修長的雙腿翹起。

「到這裡來!」真穗的表情和口吻變冷漠。

沙撒彌來到真穗的面前跪下,真穗打他的耳光,說︰「你是傻瓜嗎?剛才還說願意做我的奴隸,不能只是口頭上說一說就算了。奴隸不是人,和狗,豬一樣是低級動物。那樣的低級動物能和人一樣,用兩隻腳走路嗎?」

「是……對不起……」

「重新做一次。這有,要把那個華麗的衣服脫下來。」

「是,女王。」

沙撒彌回到原來的位置,急忙脫衣服,表情雖然恐懼,但露出興奮的眼神。

脫光衣服後,爬到真穗的腳下。

「你還沒有寒喧。」

「是,真穗女王,我做奴隸還不夠成熟,請多多指教。」說完,雙手著地叩頭。

「真的要做奴隸嗎?」

「當然是的。」

「那樣就要做得像奴隸,你的頭太高了,要像這樣。」

真穗用高跟鞋底毫不客氣的踩沙撒彌的頭。

「啊……請原諒……真穗女王。」沙撒彌發出陶醉的哼聲。

「原諒你,但要你清理高跟鞋。」

「是,真穗女王。」

沙撒彌捧起真穗的一腳,從鞋尖舔起。

「鞋底也要舔。」

沙撒彌絲毫沒有猶豫,伸出舌頭舔鞋底,把鞋跟含在嘴裡吸吮。

沙撒彌的眼睛是一面舔,一面向大腿根看去。

從黑色的絲襪的頂端能看到些許白色的三角褲,顯得非常性感。

「你在看哪裡?」真穗用腳踢沙撒彌的下巴,沙撒彌翻倒在地上。

「真穗女王……對不起……」

「你真是淫邪的奴隸。」

真穗起身,雙手插在細腰,低下頭看沙撒彌。

「你真的想看裙子裡面嗎?」

「不……是……」

「突竟要怎麼樣?」

「唔……是……想看……真穗女王的三角褲。」

沙撒彌抓住真穗的腳跟懇求。從這個位置只能看到豐滿的大腿根,看不見三角褲。

「既然如此,就給你看吧。」

真穗改踩跨在沙撒彌臉上的姿勢。

「啊……謝謝真穗女王。」

在豐滿的大腿根上看到白色的蕾絲三角褲。

「這樣會更好吧。」

真穗坐下來,屁股放在沙撒彌的臉上。

「唔……」

被柔軟的大腿壓在鼻子和嘴上,呼吸困難得發出哼聲,但還是拼命的伸出舌頭舔。同時用自己的手揉搓勃起的肉棒。

「你還要好好的用舌頭舔。」

真穗前後扭動屁股,讓下腹部在沙撒彌的臉上摩擦。

這是依照醫師的要求所做的行為,但真穗感受到能自由自在玩弄別人的樂趣。

尤其對方是Q國的皇太子,使真穗產生更強烈的征服欲。

「你在幹什麼!」

真穗回頭看到沙撒彌在手淫,站起來說︰「誰說你可以手淫的?」

「對……對不起。」沙撒彌緊張的雙手離開肉棒。

「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算的。把雙手放在背後。」

真穗撩起迷你裙,脫下黑色的絲襪。把沙撒彌的雙手捆綁。

「我替你弄吧。」

再度要求沙撒彌仰臥,用鞋底踩沙撒彌的肉棒。

「噢……」沙撒彌發出哼聲。

被高跟鞋踩到的肉棒,竟然更膨脹。

真穗的高跟鞋前後搖動時,沙撒彌的哼聲立刻變成陶醉的哼聲。

「怎麼樣?這樣會有性感吧?」真穗加快高跟鞋的動作。

「啊……真穗女王……已經……啊……」

在這瞬間,真穗抬起腳。

還差一步就要射精的沙撒彌,因為無法射精,只好苦悶的扭動身體。

「啊……真穗女王……讓我射出來吧……」

「混蛋!」

真穗用高跟鞋用力的踩沙撒彌的臉,說︰「你是奴隸,怎麼可以比我這個主人先享快樂!」

「啊……請女王原諒吧……」

沙撒彌伸出舌頭舔踩在自己臉上的高跟鞋底。

真穗脫下三角褲,丟在沙撒彌的臉上。

「噢……」

沙撒彌發出哼聲,身體也挺直了。

「舔吧!」

沙撒彌拼命伸出舌頭,把三角褲吸入嘴裡,享受三角褲的味道。

「怎麼樣?好吃嗎?」

沙撒彌一面哼,一面點頭。

「是嗎?讓你一真正的滋味。開始舔吧。」

真穗再度跨在沙撒彌的臉上。沙撒彌立刻抬起上身,吐出三角褲,把鼻子頂在真穗的下腹部摩擦。

真穗毫不留情的在沙撒彌的臉上掌打。

「太沒禮貌了。要按順序,從腳尖開始舔。」

「是……真穗女王。」沙撒彌急忙用舌尖舔腳尖。

真穗對自己這樣的殘酷,感到不可思議,可是對對方越是冷酷,真穗的官能越是異常的亢奮。

真穗雙手叉腰,分開修長的雙腿。用冷漠的眼光看沙撒彌從腳跟開始向上舔。

真穗的花瓣濕潤。沙撒彌舔到溢出在大腿根上的花蜜後,把嘴壓在花瓣。

首先用鼻子在黑色草叢和花園聞濃厚的香味,再把舌尖伸入肉縫。

沙撒彌不愧是每天晚上離不開女人,對愛撫女人的方法也非常精通。在花瓣的每一部份,由下向上,由上向下的以輕觸的方法愛撫。絕不會把舌尖伸入裡面,就在洞口周遭不停的滑動,同時用鼻尖刺激最敏感的陰核。

「啊!受不了!」

真穗溢出火熱的花蜜,把濕淋淋的花瓣壓在沙撒彌的鼻子和嘴上,惱人的扭動屁股。

漂亮的花瓣已經充血,從肉縫的上端露出可愛的肉芽。沙撒彌吸吮肉芽時,快感立刻升高,達到輕度性高潮。

「啊……好……」

真穗同時產生尿意。

「你要喝我的尿嗎?」真穗把伸入迷你裙的頭,拉起耳朵問。

「是,真穗女王,請給我喝吧。」

沙撒彌跪在那裡懇求,眼神發出被虐的光澤。

「你張開嘴,弄了我可不答應。」

真穗在緊緊壓於陰唇上的沙撒彌嘴裡開始尿尿。

沙撒彌咕嚕咕嚕的喝下去。

隨著尿勢的增加,來不及喝下去,從沙撒彌嘴裡溢出來的尿流到胸上。

尿完後,沙撒彌用舌頭仔細的清理真穗的花瓣。

「怎麼樣?」

「很好喝,還希望能得到大號的。」

「現在不行。」

真穗看到從先前一直硬著的肉棒說︰「差不多該射出來了吧。」

說完,用高跟鞋用力壓迫肉棒。

「噢!……」沙撒彌的身體顫抖的同時,從龜頭噴射出精液。 

(2)

在Q國的國際機場接受簡單的迎接儀式後,山開和真穗等人立刻被帶往宮殿。

提起Q國,外國人對那裡只有沙漠的印象,但那裡的首都和其他先進國家一樣,高樓大廈林立。

到達宮殿後,很快就有西門首相來到山開和真穗的房間。

「你們大概也知道,國王的身體微恙,所以我來向你們請教。」

首相是矮小,肥胖,留小鬍子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細細的眼睛予人狡猾的印象。

西門和山開握手後,坐在較高層的豪華裝飾的椅子上。

「這一次由於我們的疏忽,使殿下遭到意外,真是對不起。」

山開透過翻譯表示歉意後,深深一鞠躬,繼續說︰「我國不只對殿下的疾病希望能早日康復,同時對於這一次也願意做充份的賠償。」

「譬如說怎麼樣呢?」

「那就要協商了。」

就在此時,一個女人推開門走進來。褐色的皮膚,氣質不凡,但冷漠的女人。

「莉莎公主,有什麼事嗎?」

「我也要聽一聽你們的談話。」

「這裡不是公主來的地方。」

「不,我是殿下的未婚妻,一星期後就正式成為殿下的妻子了。現在殿下生病,我當然有權知道原因。」

說完,轉向真穗等人,說︰「請告訴我殿下變成這個樣子的實情吧。」

從她的表情看不出面對完全改變的殿下後受到打擊的情形。

山開看西門。西門攤開雙手,做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有個殺手叫天能寺。這個人受雇於貴國的反對派,在旅館襲擊殿下。」

把說給西門聽的話又重復一遍。

「我想知道的就是那個叫天能寺的人在旅館做的事。也就是讓我的未婚夫變成那樣的原因。」

「關於這個,實在是……」

大致的情形山開聽說了,但實在不便說出來。莉莎公主的視線轉向真穗,說︰「你就是池上真穗吧。我的未婚夫還在裡面呼叫你的名字。你在那件事的現場吧。」

「是。」

「那麼,請你說出一切的實情吧。」

「那是不可能的。」

「奇怪?這是為什麼呢?」莉莎公主揚起一邊的細眉。

「因為說出這件事,等於侮辱貴國。」真穗的口吻堅決。

「是不是對日方而言,只是不想讓外人知道而已吧。」

「不,不是的。站在日本的立場而言,真的不希望公開這件事。可是,沙撒彌殿下精神出現異常已是不可能改變的事實,所以不只是為Q國,甚至為殿下本人的名譽,我絕對不可以說出來。這一點還請公主諒解。」

莉莎公主向西門看一眼,說︰「好吧,你既然為殿下做這樣的考慮,我就不便追問了。但是,你可以見一見殿下吧。」

「是,我是沒有問題的。」

「既然如此,這裡就讓他們男人談吧。」

莉莎公主催促真穗到裡面去。

沙撒彌被軟禁在二樓的房間裡。真穗跟莉莎的身後走進去。

「啊!真穗女王!真穗女王……」

和在飛機上一樣,眼裡流露出被虐待的欲望,身體在床上扭動掙扎。如果不是手腳被捆綁,可能立刻跳下床,跪在真穗前面吻高跟鞋了。

「他就是一直這樣喊叫你的名字。」莉莎公站在枕邊說明。

「用你的力量有沒有什麼辦法呢?」

「這……」

莉莎公主一定聽說過真穗在飛機上安撫沙撒彌的情形。

「能不能讓我和殿下獨處?這樣或許可以讓殿下安定下來。」

「好吧。」

等公主出去後,真穗對沙撒彌說︰「你怎麼了?」

「啊……真穗女王,我想要你的黃金。」

「所以你就亂鬧了嗎?不是我的也沒有關係吧。不想要公主的嗎?」

「不要,我是真穗女王的奴隸,除了真穗女王的,其他的我都不要。」

「可是,莉莎公主是你的未婚妻,而且比我美麗多了。」

「不要,我這一生只吃從真穗女王的身體出來的東西活下去。」

「那樣是活不下去的。」

「那也沒有關係。就算因此死了,也是奴隸最大的榮幸。」

「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明天就要回日本了。」

「那我也去日本。」

真穗無計可施。以現在的狀態,沙撒彌可能真的跟來。即便Q國答應,沒有治好沙撒彌的病,他一定會死。

相反的,真穗一個人留下來,結果可能還是一樣的。能過普通的生活,但不能成為下一任的國王。

「真穗女王,求求你,讓我留在女王的身邊吧。把我當成人體便器使用吧。」

沙撒彌說到這兒,眼裡含著淚水。從他的臉上,看不見以往那種狡猾,好色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幼兒般的天真表情。

「如果沒有這個意思,立刻殺了我吧。」沙撒彌認真的看著真穗。

莉莎走出房間後,偷偷進入隔壁的房間。從小孔看裡面的情形。

「原來是這種事情。」

大致可了解在日本發生的事情。

這時,莉莎的眼睛冒出光澤。

房裡的真穗穿著高跟鞋騎跨在沙撒彌的臉上站立,從迷你裙露出雙腿,美得令人嫉妒。

真穗撩起迷你裙,拉下黑色的褲襪和三角褲。

「你張開嘴吧。」

真穗說完,蹲在沙撒彌的臉上。

看到雪白的屁股下,臉被大腿夾住喝尿的樣子。

莉莎覺得自己身體深處有說不出的快感傳遍四肢,眼睛始終不離小孔。 

(3)

真穗先回到旅館,晚飯前被叫去山開的房間。

「有事情想拜托你。」

山開坐在沙發上,點燃香煙。他的表情已不存在飛機上露出來的苦悶模樣。

「我要搭明天的班機回國。希望你繼續留下來照顧殿下。這是莉莎的請求,你看呢?」

「我是警視廳公安部的人,不能以個人的意思回答。」

「這個你不用擔心。會透過總理大臣向警視廳長官要求的。我回國後,會立刻報告總理,你就不用先回國跑一趟了。」

說是請求,不如說是命令。既然是警視廳的人就不便拒絕了。

假設辭去警視廳的工作會怎麼樣呢?別說是警視廳,政府也不會答應。

因為事關日本原油需要量的百分之五十。

「你答應嗎?」

「如果我可以的話,當然願意。」

「這就好。」山開的表情不像很高興的樣子。

「我知道會很麻煩,但還是麻煩你好好的照顧。現在我要休息一下。」不知何故,山開逃走似的回到臥室。

「來這裡寒喧吧。」真穗雙手叉腰,分開雙腿命令。

沙撒彌下床後,赤裸的跪在真穗的腳下,說︰「真穗女王,歡迎光臨。聽說為我這個奴隸留在本國,我由衷的感謝,請今天盡情的調教我這個奴隸吧。」

沙撒彌的額頭壓在高跟鞋的鞋尖上,然後忍不住似的伸出舌頭舔高跟鞋。

「聽說你根本不吃飯,這是為什麼呢?」

今天早晨送走山開後,立刻被叫去宮殿,莉莎對她說起這件事。

「昨天我說過好幾次了,你怎麼還不吃呢?」

「我是真穗女王的奴隸,所以我若吃了不是從真穗女王體內排泄出來的東西,那是對女王的侮辱。」

「我說過,不是那樣的。我叫你吃東西,不論什麼都要吃的。」

「我不能做背叛真穗女王的事情。」

只要關於這個問題,沙撒彌一點也不讓步。

「你是說,除了我的排泄物之外,什麼都不吃了嗎?」

「是的,真穗女王。」

「好吧,但是我的排泄物,你必須完全吃光,如果做不到,我馬上回日本。」

「很好。」

「那麼,把那裡的料理拿到這裡吧。」

「什麼?」真穗立刻一掌打在沙撒彌的臉上。

「不要問,照我的話做!」

「是,真穗女王。」

沙撒彌急忙回答後,來到食物的手推車那裡,把食物運過來。

真穗撩起裙子,拉下褲襪和三角褲,蹲在有肉料理的盤子上。

「啊……真穗女王!」

沙撒彌想把臉靠近真穗的胯下。

「不可以!你不能動。」

真穗抓住沙撒彌的頭髮,在肉料理上撒尿。

真穗尿完後,站起來,穿好內褲,說︰「現在要一滴不剩的喝光我的尿。」

「是……真穗女王。」

沙撒彌興奮的舔留在餐具上的尿。

「你忘記剛才說的話了嗎?不是發誓要吃光我的排泄物嗎?」

「是……」

「那麼,把滲透到這個料理的部份也要喝下去。」

真穗用腳踩沙撒彌的脖子。

「唔……請原諒……」沙撒彌的臉埋在肉料理裡懇求。

「你不吃,我馬上回日本。」

沙撒彌閉上眼睛,咬一口肉。在心裡上拒絕吃食物,但肉體是整整兩天在絕食的狀態下度過的。

吃一口肉後,肉的香味使沙撒彌忘我的吞食。

就在此時,房門突然開了。

真穗驚訝的回頭看,記得她自己把門鎖上的。

進來的是莉莎公主和幾名手持槍的警衛,莉莎的手裡還拿著備份的鑰匙。

「你們看,這個日本女人把皇太子看成狗一樣,要殿下吃有尿的食物,馬上逮捕她。」

警衛立刻包圍真穗。

「莉莎公主,這是怎麼回事?」

「還用問嗎?你對殿下的侮辱罪和暴行罪並發,必須逮捕你。」

「不,這是有原因的。」

「住口!已經看到現場,解釋也沒有用。快把她帶到地牢。」

警衛的槍口頂在真穗的腹部。

「快走吧。」

留鬍子的矮胖男人說。對手如果是兩個人還有辦法,五個人的話,只好聽從了。

「不能帶走真穗女王!」沙撒彌在地上連滾帶爬的追過去。

莉莎擋在他的面前,順手把門關上。

「你滾開,我要去找真穗女王。」

莉莎冷冷的看著沙撒彌,命令留下來的兩名警衛。

「把他綁在床上,讓他睡吧。」

「唔……不要!不要!」

沙撒彌拼命掙扎,兩名警衛左右抱起他。送到床上後,雙手栓住,在手臂上注射。

沙撒彌沒叫幾聲就閉上眼睛不動了。 

(4)

真穗被帶到地下刑房,房裡有很多令人聯想到中世紀的奇妙刑具。

「把她的手吊起來。」有鬍子的男人命令另兩名警衛。

一個人把真穗的雙手栓在從天花板垂下來的鐵上,另一個人拉鐵。

在真穗靠腳尖站立時,把鐵固定了。

留鬍子的人笑嘻嘻的走過來。撩起迷你裙,在三角褲上撫摸。

「不要……」

真穗拼命扭動身體掙扎。可是留鬍子的男人繼續從三角褲上撫摸柔軟的部份,另外兩名警衛,一個撫摸乳房,一個撫摸屁股。

真穗雙手抓住鐵,以此為力量做支點,用力抬起膝蓋。

「噢!」

留鬍子的人彎下身體時,立刻用高跟鞋的鞋尖踢過去,留鬍子的男人留出鼻血,倒了下去。

「你想幹什麼!還不老實一點!」

年輕的警衛用槍口刺真穗的肚子。真穗扭動身體避開,另一名警衛的槍口刺到身上。

「噢!」

心窩受擊,真穗發出哼聲,然後兩個男人毫不留情的繼續毆打她。

「唔……」

就在眼睛因淚水而模糊時,莉莎公主出現了。

「你們在幹什麼!」

兩個男人立刻停止毆打。

「因為這個女人反抗隊長,不得不……」

留鬍子的仍舊昏倒在地上。

「那是因為你們太小看她了。我不是說過了嗎?她是日本很厲害的調查員。」莉莎的表情並不嚴肅。

「不要做無謂的反抗吧。不管你如何掙扎,也是離不開這裡的。」

莉莎拉起真穗的臉說。

「不能離開這裡是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你使我的未婚夫瘋狂,還讓他吃你的排泄物。這不只是污辱皇室,也等於在污辱Q國,當然要處死刑。你死了,殿下也活不成,所以不會要你的命,只是,你得做我的奴隸。」

「請不要開玩笑了。殿下受到天能寺的攻擊,精神遭到刺激,所以才變成這樣子的。」

「現在這樣子是什麼樣子呢?」

「是變成被虐待狂了。」

「你們聽到她剛才說的話了吧。」

莉莎對三名警衛說︰「這個女人說殿下是變態,你們聽到沒有?」

「是,聽到了。」三個人同時回答。

「請等一等,我是為了救殿下,不得已才這樣做的。」

「閉嘴。你怎麼解釋也沒有用。我不會原諒你的。」

「這樣做……日本也不會不管的……我是警視廳的人,趁現在好好的想一想吧。」

「嘻嘻,不管你是什麼人都一樣,日本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就算外務大臣也已經默許了。」

「什麼?你說什麼?」

「把你留下來任由我處置,這是我們不追究這個事件的條件之一。」

莉莎是用流暢的英語說,三名警衛好像聽不懂的樣子。

「我是外務大臣要我留下來的。如果得不到聯絡,一定會起疑心的。」

「不,你志願留下來的。」

「不,我受到請托才……」

說到這兒,真穗發覺這是當初就安排好的。只要山開回到日本說︰「池上自己志願留下來的。」

就不會有人追問這件事了。

「可是,警視廳會來找我的。」

「到那時就說你在前一天突然失蹤,或者說和男人私奔了。」

「……」真穗還想開口,但說不出來了。

「知道了嗎?你要一輩子在這裡當奴隸了。」

「這……」

「不想遭到皮肉之痛,就赤裸的跪在我的腳下說︰以後請多指教。」

「不,不要。」

「嘻嘻,是嗎?那就讓你痛一下吧。一直到你流著眼淚跪下來哀求為止吧。」

莉莎說完,又回頭向警衛說︰「你們可以報復了。」

「是。」

從地上爬起來的小鬍子興奮的從牆邊拿來很粗的皮鞭,第一鞭打在真穗的後背。

「啊……」

隔著一層襯衫,但還是感到劇痛,疼痛尚未消失,第二鞭又打在同一個位置。

「唔唔……」

真穗不想發出哼聲,可是達到身體深處的痛感,遠超過想像。

毫不留情的皮鞭繼續打在後背。襯衫很快破裂,露出來的肌膚紅腫。

「等一下。」

莉莎制止了鬍子的繼續抽打後,看著真穗說︰「怎麼樣?願意脫光衣服求饒嗎?」

「那麼還不如死的好。」

真穗在蒙朧的意識中咬緊牙根,微笑從莉莎的臉上消失了。

「你們打得太輕了。把她的腳綁起來吧。」

兩名警衛抓住真穗的腳,固定在地面的鐵環上。

「在鐵吊起石頭。」

在吊起真穗雙手的鐵端吊上網裝的石頭。石頭的重量使真穗的身體向上拉。

「一袋不夠,再加上一袋。」

「唔……」

真穗露出痛苦的表情。因為雙腿被固定,身體被上下拉動。用這個方法,過去還沒有人能忍耐到五袋石頭,不,只有一個男人不吭聲,但這個人已經死了。

「唔……太卑鄙了。」真穗的四肢顫抖,聲音好像從喉嚨裡勉強擠出來。

「你好像還不在乎。好吧,再追一袋。」

三袋石頭吊起來,鐵拉得「喀喀」作響。

「噢……不……不要啦……」

「那麼,願意赤裸的照我的話做了嗎?」

「不……不要……絕對不要。」真穗拼命的搖頭,發出痛苦的哼聲。

「你這個女人一點也不可愛。你把槍拿給我。」

莉莎拿起警衛的槍,從正面捅真穗的腹部。

「噢!」

真穗的身體只能稍許搖動,想彎曲身體,但因吊起的關係無法活動。

莉莎毫不客氣的繼續用槍口捅真穗的肚子。

「唔……求求你,不要啦……」

「答應做奴隸了嗎?」

真穗又咬緊牙關搖頭。

「再吊起一袋石頭。」

第四袋石頭吊起來了。

「唔……」

這時,槍口又用力打在真穗的腹部。

「哇……」慘叫聲在室內回響。

「原諒我,饒了我吧。」

「你答應做奴隸了嗎?」

「是……所以饒了我吧……」真穗終於屈服。

石頭袋取下來了,也解開捆綁四肢的繩子。

「現在要脫光衣服跪在我面前。」莉莎坐在椅子上,發出命令。

真穗慢慢把身上的衣服脫光,把漂亮的裸體暴露在莉莎和三名警衛面前。

警衛們第一次看到東方美女的裸體,瞪大眼睛,好像呼吸也忘記了。

「把手腳栓在鐵上。」

聽到莉莎的命令,警衛們把附近鐵的手銬套在真穗的雙手和雙腳上。

「到這裡來做奴隸的誓言吧。」

真穗還在猶豫時,小鬍子推真穗的後背,讓她跪在莉莎的腳下。

「你要照我的話說……我從今天起要做莉莎公主的奴隸,請多指教,一個字都不許說錯。」

「是……我……」

說到這兒,莉莎打了她的耳光。

「你在對誰說話?對我說話,一定要先說,是,莉莎公主……」

「是,莉莎公主。」

「再一次從頭開始。」

「是,莉莎公主……我池上真穗,從今天起做莉莎公主的奴隸,請多指教。」

剛說完,又挨一記耳光。

「你是奴隸,頭抬得太高。說話時要雙手著地,說完後額頭貼地。」

「是,對不起。」

「再來一次。」

「是,莉莎公主。」真穗的雙手放在地上,重新做一次宣誓。

說完叩頭時,莉莎把腳尖放在真穗的頭上,說︰「怎麼樣?做奴隸的滋味。我的腳放在你的頭上,你感到光榮吧。」

「是,莉莎公主。」真穗當然不是由衷的想做奴隸,只是反抗後被吊起拉四肢的痛苦太可怕了。

「脫下我的鞋舔吧。」

「是,莉莎公主。」

聽到命令,真穗捧起莉莎的一腳,在腳背上舔。

「吸吮腳趾,還有腳趾間。」

莉莎看著真穗的模樣,心裡產生非常刺激的虐待的喜悅。也許原本就有這種虐待慾的性格,對真穗產生強烈的恨意。

首先讓她的未婚夫沙撒彌發瘋了。沙撒彌對真穗比對她傾心,也使莉莎心生不滿。

「還有,要好好的舔腳底。」莉莎用腳踢真穗的臉。

真穗默默的舔莉莎的腳底。

======================================================



<<未完,請看下篇>>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