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琴之新婚前夜




河漢是一個沿海小城,小到普通一點的地圖都不願標注出來的地步。但是在這個小城的九月堙A即將發生一件對於當事人來說並不小的事情,也許還附帶了一些些別的動靜。

從哪里開始說好呢?比如說主角?主角的名字叫淑琴,已經在這個小城堨肮﹞F二十二年,除了少數幾次機會外,基本上都沒有出過這個城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傳說中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吧。

哪怕是在茫茫十餘年的上學過程中,中學自然不必說了,到了大學,她的成績恰恰好上了本市的院校,畢業是作為一個女子,又未曾有過外出闖蕩的想法。在歷練狹窄這個方面上,和她的哥哥肖岳倒是大相徑庭。

肖嶽是淑琴的兄長,比她早正好11個月。任何聽聞這個消息的人,多半會在心堮車赤瑤L算,似乎這個時間有點點……恰巧了罷?但是盤算歸盤算,只要腦袋不是有坑的人,都不會當面問出這個問題的,而問過這個問題的人,又大多被肖嶽揍過。

作為兄長,肖岳對淑琴很是呵護,從小到大都是如此。而淑琴作為妹妹,也很享受的在大哥的庇護下經過了小學、中學,甚至大學。終於現在畢業了,這幾十年來,對一直能仗義為自己出頭的大哥,她還是很感激的。

可是她終於要到了出嫁的年齡了。在當地,女子早婚是正常的。雖然不舍,但是她也知道這事情抗拒不得,何況准夫婿也是一表人才,也就允了。

如今已是10月,婚期就在後天。淑琴的父母連續幾天忙著和親家、親戚打交道,早已疲憊不堪,早早就睡下了。但是淑琴卻了無睡意,她知道再過一天,她就將離開這個家庭,雖然可以再回來,可畢竟從此會和她所敬愛的兄長有所隔閡。因此她決定做一件大膽無比的事情,為了這件事情,她已經獨自謀劃了許久。

兄長的房間在她的樓上,而父母的房間在樓下。淑琴感覺到父母已經入睡,就悄悄的爬上樓,推開肖嶽的房間。她知道自己的哥哥從來都不可能在十點前睡覺的,因此也不必敲門。

肖嶽看見是淑琴,覺得很是驚訝,放下手頭的電腦,詢問:「小妹,你怎麼這麼晚還沒睡覺?後天就是你的大日子了,這兩天可要養好精神。」

「嗯。」淑琴猶豫了一下,問,「哥,你捨得我嫁出去麼?」

「當然捨不得了,這麼可愛的小妹嫁出去我多傷心呢,巴不得妹妹一直在我身邊。」肖嶽開玩笑的回答,但是又補充,「可是你總要嫁人的啦,雖然不舍我也只好放手了,以後常回來看看。」

「我會的。」淑琴猶豫了一下,說,「哥,我知道這些年,你對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你。」

「說哪里的話呢,我比你大,照顧你是應該的。」

「哥,答應我一件事情好麼?」

「嗯?好啊,只要我能做到。」對於淑琴歷來的要求,肖嶽已經答應習慣了,所以這次雖然有些疑惑,也一口承擔下來。

「哥……」淑琴猶豫了一陣,終於開口,「這麼多年來我最愛的就是哥哥了,哥哥也是最愛我的吧?」

「當然了啊。」肖嶽有點摸不著頭腦。

「哥,我想和你做愛。」

「什麼……啊?!」肖嶽被嚇了一跳,「你說什麼?」

反正已經開口了,也顧不上飛雲一般的臉頰,淑琴低著頭一口氣說下來:「我不想把自己的身子給一個才認識沒幾天的人,哪怕以後他會成為我的丈夫。」說完抬起頭來,看著還在驚愕中的肖嶽,繼續開口:「我只想要給你。」

「這不行。」肖嶽第一反應就是拒絕,開玩笑呢,雖然妹妹並不算是美女,可是也出落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身上沒有什麼特別靚麗的地方,但是卻也在中上階級。這樣的女子若不是妹妹,任何一個人開口他都難以拒絕,可是現在開口的人卻是他的妹妹,這怎麼能行。「你是我的妹妹啊,何況你後天就要結婚了,別胡思亂想。」

「可是你剛剛答應人家的……」

「這個不行。」

「……」淑琴無言,她今天鼓起勇氣來見哥哥,就為了說出這幾句話來,可是卻被哥哥直接拒絕,心堛漫e屈就湧了上來,眼眶立刻就泛起了微紅,眼看淚水就要出來了。

看見妹妹這樣,肖嶽也於心不忍,正要安慰些什麼,卻看見淑琴直接撲了上來,緊緊的抱住他,帶著哭腔說:「我不管我不管嘛,我就要你。」

淑琴抱的很緊,偏偏肖嶽晚上剛剛漱洗完,身上只穿戴了一套睡衣,其薄如縷。而淑琴精心準備了好些時間,自然也是穿的不甚嚴實,身上只有一件半長的粉紅睡裙,也是薄若蟬翼。兩人抱在一起,緊緊地貼著,胸口頓時和沒有什麼阻隔一樣。

肖嶽只覺得淑琴的雙乳如此豪邁,他以前也看過妹妹穿睡衣的樣子,可是從未想到過如果這樣抱起來會有這般巨大的壓迫感。那胸前軟肉,隔著兩人的衣裳,隨著雙方的呼吸起伏,一點一點的摩擦著自己的胸膛。慢慢的也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可是肖嶽畢竟還是清醒的,才抱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抬手就想要把淑琴推開。哪知道手剛剛抬起,淑琴就突然抬頭,對著他的嘴唇,吻了下去,還生澀的把舌頭伸到他的嘴堙A笨拙的尋找著什麼。

肖嶽頓時覺得有些無法克制,心想,親一下應該沒關係的,等她親夠了,自然也就不會再有這般衝動的心思了吧?於是也就不再想推開妹妹,反而有些順從的配合她擁吻起來。而抬起的雙手,自然就落在了淑琴的背上,慢慢的撫摸。

兩人舌吻良久,雙方都感覺到對方的熱情,舌頭糾結在一起,難捨難分。突然肖嶽的手不再停留在淑琴的後背撫摸,而是漸漸的移動到了她的前面,偷偷的扣了上去。

肖嶽只覺得入手一片柔軟,別提有多舒適了。隨著手心慢慢的擠開兩人貼著的胸膛,越來越近地向淑琴的乳房攀登,他的心媔V發的有些驚訝,原來小妹的胸器竟然如此驚人,以前怎麼都沒有發現呢?

手堛漕觼虷釵p一個倒扣的瓷碗,肖嶽動作不停,很快就摸到了一粒恰如其分的凸起,他心知這便是淑琴的乳頭了。心想,既然親了,摸一摸也沒關係吧,只要不和妹妹做愛,安撫下她也不算太過分。

淑琴被哥哥的手摸上了自己的乳峰,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還是羞的滿臉緋紅,嘴媔滮F一聲,手堳o悄悄的放鬆了一點,讓自己和哥哥貼的不是那麼緊了,好讓他的手可以任意玩弄。

肖嶽得到這個信號,手媢y時動作大了起來,手在淑琴的衣服下肆意的捏揉挑擠,直把淑琴的一邊乳房捏個風生水起,又用兩個手指抓住了她的乳頭,輕輕的一擰。

被這樣一擰,淑琴頓時全身發軟,再也抱不住肖嶽。兩手就順著肖嶽的後背滑下,伸到了肖嶽的腹部,只覺得觸手處堅硬而有彈性,充滿了男性的力量。她撫摸了幾下對方的腹部,手情不自禁的繼續下移,尋找到了肖嶽的褲頭,就順勢摸到堶悼h。

剛剛把手伸到內褲中的時候,淑琴只覺得手中摸到了一些捲曲的毛髮,她知道這個是哥哥的陰毛,就輕輕的梳理了一下。然後馬上移過,雙手下探,馬上就找到一個雄偉的突起物。

淑琴前幾天剛剛認真找了一些材料,知道這個應該就是哥哥的陰莖了。而她看過的那些東西告訴她,只要好好的按摩這個陰莖,它就會變得很大,而且男性很難克制這種挑逗。她心想:「這樣哥哥就不會拒絕我了吧?」

於是她就輕輕的摸著肖嶽的陰莖,從根部開始,十個手指緩緩的握住了哥哥的分身。心埵釣Э撜Y,網上不是說亞洲人的陰莖一般是12到15釐米,為什麼哥哥的陰莖用兩隻手都握不住呢?

她想不明白,也不去想,只是輕輕的在肖嶽的陰莖上撫摸,偶爾上下套弄,同時感受著自己乳房上揉捏的力氣,發現乳房被越來越重的擠壓,而肖嶽的鼻息也越來越粗重,知道自己的方法見效了,心媟t暗高興。

突然,肖嶽放開抓住淑琴乳房的手,粗暴的向下直接伸去。淑琴一驚,卻又馬上的克制住了推離他的本能,任由那只大手伸向自己的小腹。只覺得小腹上一只略有粗糙但是溫暖有力的手撫摸過去,再堅定的向下,摸到了自己的恥毛上面。

肖岳摸到了妹妹的陰毛,入手綿軟,撓的他手心癢癢,心堣]是癢癢,順手拉起一撮陰毛,輕輕的扯了一下。淑琴頓時「啊」了一聲,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就撲在哥哥懷堙A馬上又咬著嘴唇,一聲不吭。

接著她就感覺到那只手又向下摸去,插入到她的雙腿之間。開始只是一根中指,摸索著到了自己的陰道口,在陰唇上前後攪動,使得她的雙腿一陣顫抖、戰栗。然後那根中指似乎找到了什麼,停留了一下,就在陰唇前方的一個物體上點了一下。就這一樣,讓她完全站立不穩,撲倒到肖嶽的身上,知道剛剛哥哥摸的地方一定就是自己最敏感的陰蒂了。

肖嶽對撲到自己懷堛漫f妹也有些抱不穩,就順勢把淑琴放到在自己的床上。這時候他的雙手,一隻放在淑琴的下身,一隻就解放出來,直接開始脫下淑琴的衣服。這時的肖嶽,已經欲望高漲,不過還有一點點清醒,想著:「不做愛就不算什麼。這樣能讓妹妹體驗一把也……應該沒關係吧。」

淑琴躺在床上,身下是平整柔軟的床墊,雙手依然握著陰莖不放,生澀卻輕柔的撫摸著,眼睛卻看著哥哥。任由哥哥的手把自己的裙子除去,又除去自己的小內褲。而下身的陰道和陰蒂正被他整只手覆蓋住,其中的兩個指頭還捏著自己早已充血變大的陰蒂打轉。

睡裙一被解開,就看見一雙巨大的乳房顯露出來。雪白的乳房上一點殷虹,有如雪峰初日,又有如雲頂朝陽,令人炫目神迷。淑琴看見哥哥盯著自己的乳房目不轉睛,也覺得有些得意,畢竟她的乳房確實在周邊閨蜜堶捱漎O令人羨慕的了。她外面買胸罩的時候,常常買不到相應的尺碼,畢竟95E的號碼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賣的。

未經人事的淑琴哪里經得起這樣的挑逗,頓時下身滲出大量淫水,打濕了一片陰毛和床褥。她強忍這顫抖的手,放開陰莖,把肖岳的睡衣解下。入目處只見一身有力的肌肉,已經變得黑堻z紅,而下身的內褲上已經囊囊鼓起,似乎有個巨大的物品束縛其中,正欲衝破牢籠打開禁錮,振翅高飛。

看了一會兒,淑琴雙手撫摸上哥哥的下腰,捏住身上僅存的內褲,慢慢的拉了下來。肖嶽也配合她的動作,讓妹妹更容易的把自己的陰莖解放出來。內褲一脫,只見胯下的那個陰莖立刻露出猙獰的全貌。一根毒龍鑽,粗細有如一個水杯,前面的龜頭高高聳起,馬眼怒睜。龜頭大如拳頭。

淑琴有些心驚,沒想到哥哥的陰莖居然這麼大,而且還這麼長。她悄悄的比劃了一下,發現陰莖比她的手臂都細不了多少,短不了多少。「這麼長,等會能插到我的陰道堶捷隉H」她心埵釣в婽蛂C但是很快就放開了這個念頭,「無論怎樣,今天我一定要把自己交給哥哥。」淑琴下定了決心。

於是她就慢慢的撫摸著陰莖,不但上下套弄,還不時的碰觸一下陰莖下方的一個肉袋子。雖然只是偶爾碰觸,但是她也感覺到堶悸漕潃茼袉y,橢圓而滾燙,甚至還有些輕輕的跳動。「哥哥的本錢好雄厚哦」,她心想。

肖嶽被她這樣一折騰,手上無法停住,一手揉捏著淑琴的乳房,另一隻手的食指和拇指還在圍著淑琴的陰帝轉圈,不斷的把妹妹的身體挑逗到一個又一個高峰。同時還把中指輕輕地插入到那早已濕滑柔濡的陰道中去。

中指在陰道中摸索著前行,還不停的在陰道中左刮一下,右刮一下,讓淑琴本已高漲的情欲火上澆油。突然,肖嶽感覺到他的指頭碰到了一個阻隔,他停了下來,知道這個是妹妹的處女膜,自己不該弄破……「至少不該用手指弄破吧?」肖嶽有些迷糊的想。於是他拔出了手指。

淑琴感覺到肖嶽似乎有些打退堂鼓,連忙放開自己握著陰莖的手,抓住哥哥的雙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肖嶽得到這個鼓勵,就更加賣力的揉捏起來,只見一雙乳房在手下不斷變形,一會兒捏成一個乳鴿,一會兒捏成一個白玉,一會兒就好像是冰激淩上帶了一點草莓醬。

淑琴喘息不已,覺得下身氾濫成災,心埵^憶著之前看到的那些羞人的文字,估摸著自己的身體應該準備好了,就把哥哥拉向胸口,任由他貼在自己的乳房上肆意玩弄。之後摸向哥哥的陰莖,卻發現入手的什物似乎比剛剛又大了一分,有些心驚。但是她也不管太多,只是用雙手引導著哥哥的陰莖,摸索著讓龜頭頂在自己的陰道口上。

得到這個挑逗,肖嶽再也無法忍受。就讓自己的龜頭在妹妹的陰道口摩擦了幾下,感覺龜頭已經潤滑,就緩緩的用力,試圖把龜頭插入陰道。

只見那龜頭,在肖嶽的用力之下,向淑琴的陰道口擠壓下去。開始的時候,由於陰道還未分開,兩片陰唇也被擠壓到中間。隨著力度的增大,陰唇終於放棄抵抗,向兩邊分開。肖岳的龜頭黏著妹妹的體液,分開陰唇,開始向內部攻擊。

淑琴只覺得下身一陣疼痛,差點「哎呀」出來。可是她生怕驚擾到哥哥,硬是忍住了差點出口的痛叫,反而更加緊緊的抱住哥哥。

肖嶽放開乳房,把妹妹的雙腿分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後附身從背後抱住自己的妹妹,濕漉漉的黏滿淫液的手掌反扣住她的肩膀。再趴在妹妹的胸前,讓自己的胸口擠壓著妹妹的乳房。

淑琴頓時覺得胸前乳房被哥哥的胸膛大力擠壓,原本引以為豪的大乳被哥哥強壯有力的胸膛擠壓的幾乎扁平,但是兩粒殷紅的乳頭卻沒有被壓扁,反而更加的挺立,頂在兩人之間,並隨著兩人的顫抖和摩擦不斷的搖晃,更加挑逗著兄妹兩人。

肖岳被妹妹抱住,下身不由自主的用力,讓龜頭一步步的突破入口,向內插入。只覺得那堹U窄無比,幾乎完全不能突入,就本能地向內一沖,硬是破開入口,把龜頭塞到陰道口中。

淑琴只覺得下身撕裂一般的疼痛襲來,好不容易才忍住沒叫出,生怕打斷哥哥的興致,也怕驚醒樓下的父母,但是雙手指甲已經深深地扣在哥哥的背後,嵌在肌肉中。心媟Q的卻是:「好痛,是不是哥哥已經破開我的處女膜了呢?可是感覺才插了一點點啊,不會這麼淺吧?」

未經人事的少女雖然看過一些科普材料,但是含羞半掩的瞭解堙A哪里會知道其實這只不過是陰莖最前方的龜頭插入自己的陰道而已,後面還有十餘釐米的巨物尚未容納。

兩人都喘息了幾口氣,肖嶽是因為用力過度,打算休整一番。而淑琴是因為陰道被侵入,疼痛難忍。過後,肖嶽低頭咬住淑琴的耳垂,用舌頭慢慢的舔舐,同時還一絲絲的向妹妹的耳孔中吹入氣息。淑琴頓時覺得一陣酥麻湧上來,難以形容的快感傳到腦後,下身也不再那麼疼痛了,只是淫水卻越發的多了起來,但是卻被龜頭頂在陰道口,無法流出,只能擠壓在陰道中,越來越覺得下身擠漲無比。

肖嶽並沒有停止他的動作,一邊輕吻一邊吹氣,一邊還用自己的胸膛摩挲著妹妹的胸前雙乳,直把她碾壓的全身發抖,喉嚨堶接o出含混不清的聲音。這聲音落在肖嶽的耳中,那簡直就是催陣的戰鼓,克敵的金角。頓時下身用力,把自己的陰莖大力推入。

淑琴的陰道未曾開發,何等的狹窄!被陰莖這一推,頓時雙方都感到不堪忍受。淑琴只覺得下身撕裂一般,她雖然已經做好向哥哥先生的準備,也自覺剛剛兩人的挑逗已經把自己的身子做好了最佳的準備。可是萬萬想不到自己的陰道將要容納的是怎樣的一個巨型兇器啊!而肖嶽卻是被緊緊的夾住,感受到下身強烈的擠壓,有一些疼痛,但是卻是更多的快感,讓他覺得如在雲端下墜。又因為感受到陰道內傳來的越來越大的阻力,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便更加的奮力挺槍直搗黃龍。

只是苦了他身下的女子,如在浪尖,如臨深淵。快感襲來,如同飛躍浪尖,一層一層,舒爽酸麻,四肢百骸都覺得快樂無比。劇痛湧過,如同前臨深淵,一波一波,撕扯破裂,下體痛處不堪。就這樣的交織著感覺。

隨著陰莖的更加深入,那約莫有二十釐米長的兇器終於插入了一小半,叩關入隘。淑琴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儘量放鬆,任由自己的哥哥折騰。而肖嶽在插入這一段之後,突然感覺到前方的龜頭隱隱抵觸到一個阻礙。雖然他已經欲火高漲,但是還有一絲理智,知道這就是妹妹的處女膜了,自己不應該壞了她的身子,就準備慢慢把陰莖退出妹妹的下身。

哪知才向後一用力,還沒拔出一丁點,就被淑琴抱緊,說:「哥哥,別……」

肖岳強忍著自己的本能,說:「好妹妹,就到這塈a?哥哥也愛你,但是你要嫁人的,要是奪走了你的處女,你的丈夫知道你失身會不高興的。」

「我已經和他說我不是處女了。」

肖嶽聽了無語,他本來就是克制著自己的欲望,現在又聽見妹妹這麼說,頓時就被說服了,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欲火,就不再試圖把陰莖拔出陰道。只見他胸口貼住妹妹的乳房,碾壓著她的雙乳和殷虹的乳頭,輕輕的扭動下身,讓已經插入到妹妹陰道堶惜@小半的陰莖活動了一下。

把陰莖左搖右擺了一會兒,肖嶽刮擦著妹妹的陰道週邊,讓自己的龜頭棱溝儘量的擴張通道,然後繼續用力,頂上妹妹的處女膜。淑琴只覺得陰道的疼痛更加劇烈了一些,下身內部似乎有什麼東西被頂得繃緊了起來,哪里還不明白這次才是真正的處女膜被淩辱到了呢?

肖嶽輕輕的頂了一下,看見妹妹雖然沒有叫痛,可是臉上的表情已經明白的告訴自己,這樣很疼。很是憐惜,就緩緩地後退了一些,直到整個陰莖推出陰道,僅僅留下龜頭在妹妹的身體堶情C

淑琴感覺到他的退出,心媯菻獢A以為哥哥又要打退堂鼓,正要說話,卻感覺到剛剛退出大半的陰莖又在哥哥的用力下插入。這次肖嶽插的比較快,因為前半段已經被插過一次,開發的有些鬆動,所以不需要太大的力氣,淑琴也沒有覺得太劇烈的痛處,反而有一波快感襲來,不由自主長綿地「嗯……」了一聲。

龜頭很快深入,迅速越過剛剛的界限,頂在了淑琴的處女膜上面,稍作停留,就頂著處女膜往前深入。淑琴又覺得下身劇痛起來,心想,這次應該是真的破處了吧?

卻沒想到哥哥的龜頭深入了一會兒,只是把她的處女膜撐開一些,又緩緩放過那層薄薄的屏障,退了出去。

淑琴不明就堙A也不詢問,就忍著疼忍著快感,任著哥哥的分身在自己的身體中抽抽插插。閉上眼睛,仔細體會著哥哥給自己帶來的從未體會過的感覺。

淑琴只覺得下身火辣辣的痛楚一陣緊似一陣,但是每次都在她疼痛到即將叫出,全省緊繃的時候熄滅下來。陰道埵陪虓さ咧獄礞j的錐形的物體,後面帶著一條稍不那麼粗的滾燙肉棒,正在堶惚e前後後的出入。淑琴知道那個前面的就是龜頭,後面的就是陰莖了。

「我知道的真多……」她心媔}心得想著,手上抱得更緊了。

每次的插入,都會撐開外面的陰唇,把陰道口擴張到幾乎極限,然後亮晶晶濕漉漉裹著一層自己的淫液的哥哥的陰莖就會緩緩的捅到堶情C前行一會兒,就能抵觸到媕Y不遠的處女膜了。然後龜頭繼續前行,壓迫處女膜,撐開,撐開……直到似乎再深入一些就要關隘失守,才一分一分收兵麾下,緩緩退出。

而每次抽離自己的,在哥哥的陰莖上就會帶出自己陰道堶惜尷c出的大量清清亮亮的淫水。順著自己的股溝,順著哥哥的陰莖,汩汩流下,打濕了一整片的床單。

就這樣抽插了十幾分鐘,淑琴感覺下身麻麻酥酥的,已經不是那麼疼了,就漸漸放鬆下來。肖嶽看在眼堙A知道妹妹的陰道前半部分已經被自己開發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那最後一擊。就順手把妹妹的下身抬起,拉過一個枕頭墊在妹妹的屁股下麵。

然後緊緊抱住妹妹,準備來個最後的衝刺。他也知道自己的陰莖似乎有點太大,給妹妹破身的時候可能會讓她失態,所以反手在淑琴背後,把自己和妹妹盡力貼在一起,以免破身時的劇痛讓妹妹掙扎過度。

緩緩的呼吸一口,肖嶽挪動下身,再次把,自己的陰莖深入到妹妹的陰道堶情C這次他很快就觸及到了她的處女膜。和之前的抽插一樣,他依舊用力的頂開金槍前的那層護盾,用力地深入。淑琴在他的身下,沒有感覺到多少不同,還以為哥哥正要繼續挑逗她,便還是放鬆,只是隱隱感覺有些不同,覺得那杆兇器似乎更加用力的頂在自己的下體中,看起來這次並沒有退出的打算?

淑琴不及細想,微微分開在哥哥臀部的雙腿,以便讓壓在自己乳房上的哥哥能更方便的深入自己的體內。肖嶽得到空檔,也當仁不讓的向媥蹐蘆蝦瓷C不過還好他還有一線理智,知道不能蠻力給妹妹破處,因此雖然長驅直入,卻也保留了一些分寸。在妹妹的愛液的潤滑下,乘風破浪,直頂入她的陰道,瞬間就到達那最後的關口。再略一用力,處女膜頓時凹陷下去,一分一毫地向內塌陷。

淑琴被頂得張口結舌,櫻桃小嘴嬌豔欲滴,臉色羞紅,兩頰若霞,只覺得下身脹痛異常,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抗拒著哥哥的插入,心埵釣ヴI怨自己:「不要抵抗,不要抵抗啊,我正在把自己交給哥哥,這是很美好的事情呢。」

肖嶽的陰莖現在已經深入了大約一半,也把淑琴的處女膜撐到極限,稍微再突入一些就會破裂。淑琴感覺到體內最後一道防線已經丟盔棄甲,也緊張的抓緊了哥哥。卻遮遮掩掩,希望不要被哥哥看出自己的緊張。畢竟她到現在為止還是處女啊,下一刻就要變成女人,怎能不緊張呢?

感覺到妹妹微微的顫抖,肖嶽愛憐的吻著淑琴的嘴唇,下身不再猶豫,繼續向妹妹的陰道媕Y突刺。只覺得自己的龜頭在已經撐得薄薄的處女膜上糾結了一個瞬間,就刺破了妹妹的處女膜,借著下身壓入的餘力,深深的插入到陰道中,連根沒入,把淫水擠的四處紛飛,甚至濺射出妹妹剛剛破身所留下的斑斑血跡。

陰莖扣關長驅,直達淑琴陰道的最深處。肖嶽感覺到自己碩大的龜頭一個猛沖,穿過了淑琴剛剛被撐開的,尚非常狹窄的陰道,闖入了一個新的空間,還因為太大的棱溝,一下子卡在那堙A能入不能出。

可憐的淑琴,她其實還沒完全做好身體上的準備,就這樣被哥哥一槍刺入,破掉了她保留了22年的貞潔。下身傳來劇烈的疼痛。淑琴這才發現,原來剛剛處女膜屢次被壓迫的疼痛,根本就比不上現在被破身時來的深刻。不由得嬌吟一聲,無法抑制的叫了出來。

更何況這次哥哥的陰莖深入非常,直接把龜頭卡在了她的子宮口,真是痛楚無比。而肖嶽又試圖把陰莖抽出,牽動了處女膜的傷口和子宮的入口,更加的讓她嬌啼涕泣。

肖嶽看著不忍,卻也明白不能長時間把龜頭卡在子宮口,雖然自己覺得舒暢,但是不能讓妹妹如此痛楚。橫下心來用力拔出,再開始從緩慢到快速地抽插起來。

巨大的陰莖在淑琴體內前後擺動,就好像是一頭活動的蟒蛇一樣搖頭擺尾。淑琴未曾體會過如此強烈的觸感,陰道陣陣收縮,淋漓的淫液和破處的鮮血混合起來,隨著陰莖的抽插不斷噴湧而出,把白色色的傳單染的處處斑斑點點,好比雪地紅梅。

肖嶽快感襲來,開始奮力抽插,緊一陣慢一陣,除了上下抽插,還不時左搖右晃。淑琴疼痛漸漸的褪去,快感襲來,掩蓋了破身的苦楚,開始漸漸的配合起來,也跟著哥哥的節奏一上一下一搖一擺。兩人親密無間,配合默契。

就這樣抽插了數百下,淑琴突然覺得身體內越來越熱,只覺得下身傳來的快感已經不是一波波的襲來,而是突然連綿不斷的湧上後腦,忍不住緊緊扣住肖嶽,嘴婸△菕G「哥哥……好奇怪,身體要化掉了呢……」。

肖岳知道妹妹的高潮來了,感覺放開克制,加速而且比之前更用力更深入的抽插,每次都完全通過妹妹的陰道,直達子宮口,甚至有好幾次都插的太深,直接把龜頭捅到子宮頸中,惹得身下的女子輕輕痛叫,卻更加讓人血脈賁張。

如此抽插了一會兒,肖嶽感覺自己也要高潮了,就悄悄的在淑琴耳邊說:「妹妹,放開一些,我要射在外面。」

哪知淑琴聞言,反而抱得更緊了,雙手雙腳緊緊的抓住他,就不讓他把陰莖拔出自己的陰道。肖岳無法,在高潮下也不能克制,終於在深深的衝刺中,陰莖再次深入,龜頭又一次卡在妹妹的子宮口,然後就覺得睪丸一陣陣收縮,陰莖和龜頭再次膨脹起來,從馬眼中噴出大量的精液,直接射入妹妹的子宮當中。

淑琴也達到了高潮,迷糊中還記得一件事情:她要完全屬於自己的哥哥,所以一定要哥哥射在自己體內。而且她偷偷的算過,這幾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她希望能為自己愛的哥哥懷孕。她感覺到了肖岳的高潮,知道自己的陰道已經被哥哥完整的開發了,整個陰道被陰莖完全貫穿。也能感覺到哥哥的龜頭完全突破自己的子宮口,卡在了宮頸上面,雖然有點痛楚,但是後面哥哥的整個陽具卻還在膨脹,幾乎把她剛剛破身的陰道和子宮口撐裂,同時隨著膨脹的感覺,在哥哥插在自己子宮堛瑰t頭處,淑琴感受到了陣陣的噴射,幾乎無窮無盡,一陣噴完了,沒過一兩秒又是一陣,足足噴射了有2、3分鐘才停下來。這時她完全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已經充滿了哥哥的精液,如果不是因為陽具還緊緊的堵住她的陰道,估計可能都要直接噴射出來。

兩人同時到達高潮,就這樣抱在一起。肖嶽快感過後,有些愧疚,但是不知道說什麼好。淑琴看著哥哥,心媟Q的卻是,這樣應該就可以為哥哥懷孕了吧?

良久,肖嶽的陰莖終於軟了下來,自動脫落了妹妹的陰道。肖嶽剛剛要說什麼,就聽見妹妹先開口:「哥哥,我後天出嫁,明天是我最後一晚在家堣F,我還要你這樣對我!」

肖嶽剛剛想拒絕,就聽妹妹接著說:「反正我已經是你的人了,再多一次也沒關係嘛……你就答應我嘛,好不好?」

想來也是,於是肖嶽就點頭:「那就只能再一次哦。」他並不知道妹妹希望為他懷孕,還直以為妹妹只是想要這份快樂,所以一口答應下來。

淑琴聽了,很是開心,就穿上衣服下樓去了。

第二天晚上,淑琴又趁夜來到哥哥的房間堶情A和心愛的哥哥顛龍倒鳳,再次體驗了一把哥哥的超大陰莖和海量的射入,把小肚子撐的滿滿的才下樓。

經過這兩夜的交歡,淑琴終於心滿意足,不但把自己的身子完整的交給了哥哥,還體驗到了也許以後也不會再遇上的快感。更重要的是,她是特地測了自己的排卵期去和哥哥做愛的,也如願以償的兩次都被射滿整個子宮。

「應該會懷孕的吧?」第三天,淑琴坐在花轎上,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幸福地想著。


======================================================



<<全文完>>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