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水阿姨




這幾天每晚上都做夢,夢到我最傷心,最不知所措的時刻,那就是我下崗的那一時刻,不用說做夢,即使在平時想起來我都會很心痛,而我半夜經常被這樣的夢搞醒。

今天早上四點多的時候我就起床了,我收拾好東西,然後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得體,鏡子裡出現的是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人的樣子,我對著鏡子吐了吐舌頭,鏡子裡的那傢伙也沖我吐了吐舌頭。

在外面吃完早餐的時候還不到六點,我慢慢的向自己的公司走去。

「老闆這麼早就來了。」門衛說。

「是啊,吃飯了嗎?」我問。

「正吃呢。」他說。

「慢慢吃,我先走了。」我說完走上了辦公樓。

這棟樓是我從一個瀕臨破產的小工廠買的,一共三層,我把它改造了一下,然後把以前那個工廠的廠房都拆了,做為停車場。

我以前是一名普通的機床工人,小時候因為家裡窮,沒上幾年書就被送到工廠去做學徒了,我上學的時候挺笨,什麼也不會,但是一擺弄那些機械東西我就很來勁,所以在工廠裡我學得很快,十五歲的時候我已經可以自己用機床車螺絲了。後來我的業績不錯,很快就成為正式工,就在我向更高層次努力的時候工廠倒了,整個工廠都賣了,我們每人分了兩萬塊錢後就各自找新的工作去了。

我家裡不是很富裕,雖然還有點積蓄,我把那兩萬元留了一萬五給家裡,然後自己開始出去闖,當時我才20歲,我做過推銷,保險,採購,保安,工地小工,也就是在那時候我建立了自己的關係網。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手了一輛二手卡車,我利用這輛車以及自己的關係跑了兩年貨運,期間認識了很多司機朋友,還學會了修車。28歲的時候我貸款多買了幾輛車,自己開了個空車配貨站,開始了自己的新路,那時候我以前工廠裡的朋友大都找到了工作,少量沒有出路的,我把他們找到我這裡來幫我。

今年我三十五了,在這七年中我們的生意越做越好,我由原來的幾輛車到現在的二十多輛車,手下也有眾多的司機,後來我選中了一家要倒閉的小工廠,買過來後把它改造成自己的基地。

我手上有了點錢,但是我不敢亂花,我要將手中的錢變得更多,讓以後不再受窮,以前家裡的日子過的很苦,現在想起來我心裡就難受,所以我將自己一大部分錢都給了家裡人。

每個人都有一些不好的毛病,我也是,那就是有點好色。我以前在工廠工作的時候一股激情都發洩在機器上了,對當時車間內的女工也沒什麼興趣,後來當我在社會上混的時候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人,也慢慢的對女人產生了興趣,但是機會真正來時,又每次都是自己一個人解決。

最有意思的就是本人的第一次居然是給了一個做雞的,說來那天我還憋了一肚子氣。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去了本市比較有名的一家雞店,店裡的服務很熱情,很快我就給我安排一個小姐,但是沒想到那小姐說我長的太難看了,不做我的生意。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我也生氣了,開門就是客,我給你錢都不要,你以為你很牛啊,我推門就要走。這時候走進兩個男的,他看見我,問我怎麼了,我向他說明白這件事情後,然後勸他也不要在這裡玩了,沒想到那人就是這裡的老闆,他立刻把剛才的那個小姐當眾辭退,然後給我找了一個特別成熟,有氣質的女人來陪我。

我那天玩的很快樂,在那女人身上我學到很多關於男女之間的知識,當她發現我是第一次後不但不收我的錢還給了我一個紅包,裡面是8塊錢。後來我知道了那女人的名字,她叫劉青,而那老闆叫胡悅,當時看他名片時候還以為他叫胡說呢。

後來我同那老闆成了好朋友,經常去那裡,每次都會找一些成熟的女人,大概是因為我第一次是同一個成熟女人的原因吧,所以以後我就對那些年輕的沒興趣了,轉而喜歡一些中年婦女。

「當∼∼當∼∼∼」我才坐下就有人敲門。

「請進。」我說。

門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肩膀上還扛著一筒純淨水。

「老闆,這麼早啊。」她說著把空筒從飲水機上拿了下來,然後把新拿來的那筒水放了上去。

「早啊,張阿姨。」我說。

她姓張,是我這裡專門負責給各個辦公室送水的,我們這裡有很多司機,每天需要很多水,所以她也格外忙。

她以前同丈夫在一個工地上打工,後來丈夫因為工傷死了,只剩她一個人,今年四十幾歲了還沒有孩子,我的一個朋友把她介紹到我這裡來的,這裡的人都親切的叫她阿姨。

我一早就注意她了,因為她有雙特大號的乳房,平時把衣服撐得緊繃繃的,我有時候甚至擔心她的乳房太大會不會把衣服釦子弄掉了。除了有雙大乳房之外即是她的屁股了,滾圓的屁股,讓人一看就想入非非。不過她的樣子大概沒有人會喜歡,眼睛不大,鼻子還有點歪,不過嘴到是不錯,天生的口交嘴,嘴唇特別的厚。她的皮膚很黑,大概是以前在工地幹活的時候曬的。

我作到今天這個職位也有不少人給我介紹對象,但是我都不稀罕,因為一個個都是為了我的錢來的。

相反我對長相一般的張阿姨卻有很大的興趣,她每次來到這裡換水的時候我總是要注意她一下,因為只要一動作她的乳房就會亂動,一彎腰屁股就鼓起來,我一看見她就想上,但是還沒有機會。平時同手下的司機聊天的時候我總是要注意收集一些關於她的話題。每次發工資的時候我都會多發一點給她,算是一種暗示,可是她也沒什麼表示,每次只說聲謝謝,然後就走。

「老闆,借你杯子給我用用好嗎?我想喝點水。」她把水換完後對我說。

「好。」我走過去把自己的杯子給她,她接了點水然後喝了下去,看著她紅紅的嘴唇在杯子上的樣子我差點忍不住要親她了。

她喝完水後走了出去。

我搖了搖頭,然後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現在我聯繫業務已不用親自去跑了,我的名聲已經打了出去,所以一般都會有客戶主動找我,網絡加電話是我主要的聯繫方法,我的手機都準備了兩個。

人一專心的做一件事情的話就忘了時間,一上午我接了幾個電話,又核對一下幾天前的帳目,轉眼就到了中午,我隨便讓人給我送了一份飯又開始了工作。下午是業務比較輕鬆的時候,我處理完了手上的工作,又出去同在那裡維護汽車的幾個司機聊了一會。

我看看表,快四點的時候,我在院子裡四處的走動,頭有點暈,我慢慢的走到了後面很少來的地方,這是我們這裡唯一的幾個女工的宿舍,女工負責零活,所以平時很少看見人影,我也很少來這裡,今天大腦總是出現那雙令我激動的乳房,於是就莫名其妙的走到這裡來了。

「你要幹什麼∼∼」一個熟悉又帶有幾分恐懼的聲音從一個房間裡傳來。我立刻走了過去,房間掛著窗簾,看不清楚裡面在做什麼,我輕輕的推了一下門,門也鎖著。我趴在門上透過門縫向裡看。

「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了。」張阿姨的聲音傳了出來,原來是她的宿舍。

「喊人?你裝什麼啊,這麼大年紀了我想幹你都是你的福分,別給臉你不要臉。」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我仔細一看,是一個瘦小的男人,但是個子很高,赤裸著上身,耳朵上還夾著一根煙,從側面一看我就知道了,他是我這裡的鍋爐工人,叫王沖,這裡的人平時都叫他蟲子,每天負責早晚的洗澡水,他是個刑滿釋放的人,因為出來後沒有工作,朋友介紹到我這裡來做個雜工。

「你快滾。」張阿姨大聲說。

「臭女人。」王沖說著一把抱住了張阿姨,嘴在她的臉上亂親,張阿姨用手猛的把他推開。

「嘶∼∼∼」拉扯中她的衣服被扯開了,一件白色的背心把她的乳房完全的出賣了。

「他媽的浪女人,奶子這麼大不給男人抓幹什麼啊。」王沖說著又要去抓張阿姨。

我猛的把門撞開了。

「蟲子你幹什麼?」我大聲的喊。

「啊?老闆?」他一看是我,猛的衝了出來,我想攔他,可是個子太矮,被他一把把我推倒在一邊,我的頭撞在了門上。

「老闆?」張阿姨立刻跑了過來把我扶到她的床上坐了下來,然後立刻把門關上,並上了鎖,隨即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臉。

「張阿姨!你∼∼∼你沒事吧。」我揉著腦袋問。

「沒∼∼沒事∼∼」她站了起來,「老闆,你沒撞傷吧。」

我搖了搖頭,這時候一股熱流從我的臉上滑落。

「啊,你出血了。」她立刻走了過來,然後四處找著可以包紮的東西,但是沒有什麼適合給我包紮,她咬了咬牙,把自己穿著的背心撕下一塊給我包紮著傷口。

當她坐在我旁邊給我包紮的時候,那雙乳房簡直要碰到我的臉了,大半個乳房都露了出來,我早就忘記了那點傷而專著地盯著她的乳房,反正我也是要低著頭讓她給我包紮,這樣既可以看到美麗的景色又不會被人發現。

「老闆,好了。」她說,但我只在看她的乳房,看的都著了魔了,哪注意到她說什麼啊。

「老闆,好了。」她又說了一遍。

「哦∼∼謝謝∼∼」我才反應過來,然後把頭抬了起來。

「謝謝你,要不是你及時趕到,我恐怕已經……」

「不用謝,我沒有想到那個混蛋居然會這麼做。」我咬牙切齒的說。

「哎∼∼我是個災星,注定沒有什麼好事情,不過可以在你這裡工作我感覺老天已經是待我不薄了。」她說。

「別這樣說,張阿姨,其實這裡也少不了要用你的地方,大家都需要你。」我說,眼角餘光還是看著她的乳房。我越看越是喜歡,她後面說什麼我幾乎都沒有聽進去,我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把,軟綿綿,熱乎乎的,雖然今天天氣熱,但是她乳房上的熱是一種溫暖。

「啊,老闆?你?」她驚奇的看著我,嘴巴張得大大的。

「啊,對不起,阿姨,我∼∼∼」我立刻站了起來。

「老闆,坐下好嗎?」她的語氣異常的溫柔,但我聽了卻又是另一種滋味,我慢慢的坐在了床上。

「老闆,你給我一份工作讓我有飯吃,發工資的時候又比規定的還要多,我要謝你還來不及呢,你想要我的身體我可以給你,但是……」

一聽到她這樣說我的心跳就成一個兒了,我沒有聽錯吧,她可以。

「但是,老闆,我是個寡婦,年紀大,又醜,剛才你進來幫我,已經影響了你的名聲,要是讓公司的人誤會我們,我到是沒什麼,可是老闆你。」她說。

「我∼∼∼我不管那麼多,我其實一直想同阿姨你∼∼」我沒有把後面的幾個字說出來。

張阿姨低下了頭,把已經破掉的背心脫了下來,一雙如我想像中的乳房在我眼前上下的舞動著,好大的乳房,就在我欣賞她的乳房的時候,她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下來,那是一條仿迷彩的褲子,上面有幾塊補丁。

當她把一條紅色的大內褲都脫下來的時候我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上,我雖然也在朋友那玩過一些小姐,那些小姐哪個都比她漂亮,但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會這麼興奮,單單是我喜歡成熟女人的原因嗎?

她躺在床上,然後分開了雙腿。

「老闆,來吧,要什麼你就隨便吧。」她說。

我嚥了一口口水,然後慢慢的爬到她的身邊,手哆嗦著放在了她的乳房上,手指輕輕的玩弄著她的乳頭,這雙我想了很長時間的乳房終於落在我的手中了。她的乳房雖然大,但是居然不下垂,真是奇妙,雙乳之間有幾顆紅色的小疙瘩,而且在她的左面的乳房上還有一顆紅色的痔,暗紅色的乳頭非常的鮮艷,看上去就讓人想吸一口,乳暈很黑,也很大。

面對著這樣一對大乳房,我現在興奮的不得了。當我用嘴唇含住一顆乳頭的時候,我聽見了張阿姨的喘息聲,我在這喘息聲音的刺激下另一隻手滑到了她的雙腿之間,手指衝過兩片肥厚的陰唇,直接捏住了她的陰蒂。

「好大的陰蒂啊。」我想,因為我把她的陰蒂捏在手指間的剎那,它已經堅硬起來,而且充斥著我的兩個手指,那感覺非常的實在。

「陰蒂,相當與男人的陰莖,它非常敏感,有的女人還沒有等你插入就已經從陰蒂上獲得了高潮,所以陰蒂幾乎是每個女人的死角。」我想起了劉青教給我的戰術,我一邊輪換吮吸她的乳頭,一邊用手指開始在她的陰蒂上下起了工夫,捏,揉,搓,掐,拉,頂,旋,壓,所有我能想到的到的動作幾乎全都使出來。

「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歡你給她口交,但是當她們在興奮的狀態,你如果去給她口交的話一般的女人是不會拒絕的。」我又想起了劉青的話,然後鬆開的乳頭,嘴唇沿著她的皮膚一路滑了下來,她的皮膚雖然黑,但是還算光滑,手感很好,當我到達她的雙腿之間的時候我被她的陰戶吸引住了。

以前我所見的女人都是皮膚白,但是陰戶的顏色很黑,那是做多了的原因,但是張阿姨的卻是皮膚黑,陰戶卻是粉紅色的,再加上這樣一付大號的性器,我不吃驚才怪。我好奇的翻開她奇厚的陰唇,她的陰唇很光滑,居然沒有褶皺,在陰唇的頂端是那顆陰蒂,陰蒂頭微微的向下,而且很突出,同她的陰毛搭配起來看的話那就是一個小孩的陰莖。

她的陰部看來平時保養的很好,沒有什麼異味,只是天氣熱有一點汗味,我伸出舌頭在她的陰蒂上舔了起來。

「嗯∼∼∼∼」她的喘息終於變成了輕聲的呻吟,呻吟的同時她輕輕的將我的頭夾住並且抬起了下身,兩片陰唇立刻將我的嘴唇堵住,我立刻左右晃了一下頭,然後用嘴唇將陰蒂夾住,像吮吸她的乳房那樣開始玩弄起來。

一股鹹鹹的液體從她的陰道中流了出來。我將舌頭深入她的陰道中,然後用力的攪動著,這下似乎很起作用,她的陰道全面的收縮,來回應著我的舌頭,我不知道疲倦的在她的陰道裡玩弄了十幾分鐘,然後又回到她的乳房上。

此時我那充分活躍的陰莖已經向我發出了信號,我壓在她的身體上慢慢的將褲子脫了下來,然後我努力的吻著她厚厚的嘴唇,她的舌頭笨拙的攪動著我的舌頭,而且是在自己的口中,她沒有主動的把舌頭伸到我的嘴裡。

我的雙手抓住她的雙乳,左右方向的揉搓著,陰莖在她的大腿上摩擦著。

她那豐滿的乳房給了我很大的靈感,我猛的坐了起來,然後騎在她的身上,陰莖插在她的雙乳之間,她看了我一眼,然後雙手按住自己的乳房緊緊的夾住我的陰莖,我開始輕輕的抽動著。

柔軟的乳房摩擦著我的陰莖,而我的龜頭每次插的時候都會摩擦她乳房中間幾顆小疙瘩,異常的刺激,我不禁加大了速度,陰莖每次插的很用力,龜頭已經頂到了她的下巴上。

她躺在那裡仰著頭,不是很長的頭髮順從的貼在額頭上,兩片厚厚的嘴唇,舌頭不時伸出來來濕潤一下它們。

我拉出了陰莖,然後重新壓在她的身上,陰莖在她的雙腿之間尋找著歸宿,幾經努力後我找到了位置,然後用力的一頂,陰莖插了進去。

「嗯∼∼∼」她的聲音還是保持著一個節奏,我開始了我的抽動,當我抽插起來才知道她的陰戶的真正特點之所在,我的龜頭才插入的時候沒有什麼阻擋,感覺很寬廣,甚至還有點不著邊際,但是當我進一步深入的時候龜頭遇到了強大的阻力,可以說是寸步難行啊。

前緊後鬆的感覺真是奇妙,更加奇妙的是當我為了衝破阻力而用力的時候,她的陰蒂居然摩擦到了我的陰莖根部,原來我用力過大,她的整個陰戶都隨著我的插入而向內凹陷,所以陰蒂也摩擦到了我的根部。

我的手緊緊的抓著她的乳房,手指用力的捏著她的乳頭,一陣陣蹂躪的快感從我的手指傳到了我的大腦,促使我更加的興奮。陰莖上的感覺最為奇妙,她的陰道彷彿是在抵拒外敵一樣將我的陰莖緊緊的包圍,我每抽插一次都有要射的慾望,而她也有了快感,這一點從她緊扣著我臀的雙手就可以感覺的到。

我的手指伴隨著我抽動的節奏慢慢的在她的身上遊走,最後到達我們的連接處,我用力的在她的陰蒂上一捏,這下闖禍了,她的陰道開始前後左右的全方位的動了起來,我不是什麼超級男人,所以沒有那麼強的床上工夫,精液如脫韁野馬衝入了她的陰道中。

「啊∼∼∼」我到了快感的頂端,身體保持著最後的姿勢一動不動,她緊扣著我的手也慢慢的鬆開了。

我從她的身上滾了下來,陰莖在她陰道的允許下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我躺在她的旁邊,手還在她的乳房上撫摩著,這雙乳房真是叫人愛不釋手。

張阿姨躺在那裡一言不發,手輕輕的握著我的陰莖,殘留的精液流到了她的手上。

事情總算過去了,我很滿足,但是張阿姨卻還是顧及我的面子,每次和我做的時候半推半就的,不過最後還是如我所願,我們的關係就一直保持著這種秘密的關係。那個王沖沒有給我們帶來什麼麻煩,因為那天他急著逃走,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死了,現在已經安身在一個小匣子裡。

從那以後我就很少去胡悅那裡了,他也很奇怪,問我是不是找到老婆了,我每次聽到他這樣問的時候都沒有回答,答案我當然知道,我找到的不是老婆,是比老婆還好的女人。


======================================================



<<全文完>>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