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




老婆在半推半就之下,被福強性愛指導,並順利幹入惠蓉陰道內射精後兩個月,福強再次來電問候我。

福強:「志仁,好久不見,最近幸福嗎?我想明天去看看你,順便『幹幹』嫂子,好嗎?」

我說:「你發音標準一點好嗎,看看嫂子可以,要幹幹嫂子可不行!」

隔晚聽說福強要來,老婆刻意穿著較清涼性感,似乎想誘惑福強和她重溫舊夢,她穿著一件低胸上衣和迷你短裙,裡面是粉紅色胸罩和內褲。滿心期待地在廚房清洗碗筷。

不久福強也大搖大擺地登門入室,看他身材依舊魁梧健壯,滿面春風。

我說:「福強,看你滿面春風,最近又有哪一家欠幹的婦女被你搞過,快從實招來!」

福強:「你可別告訴你姊夫,就是你大姊小貞啊,由於她老公時常出差,害她水雞淫癢欠幹,才打電話來交友中心,一問之下才知她是你大姊,知道我是你同學,起初還不和我上床呢!」

我心想難怪前星期大姊還問我福強的事,我還說福強對於女人有一套,曾親身指導我老婆作愛姿勢。

我說:「那最後你有沒有上了她?」

福強:「她說她有問過你,知道你老婆水雞被我幹得多爽,再加上我用力摟住她,愛撫她的胸部和私處,她的三角褲馬上就濕了一大片,接著再叫她含我雞巴,等我爛鳥給她吸硬,再把她幹得水雞爽歪歪,一會叫哥哥,一會叫老公,真是個欠幹的蕩婦。」

我問:「那你有沒有射精進去她水雞?」

福強悄悄地說:「你大姊說那天是排卵期,怕被我幹得受精懷孕,叫我射在她臉上,我說服她享受一下子宮被我射精的爽頭,不用怕懷孕,又說我血型和她老公一樣,她老公可以做現成的爸爸,她才愛撫我的睪丸,害羞地雙腿勾住我下體,讓我幫她老公下種。為了怕精液流出,我們還摟著睡覺,我的懶教頂住她的子宮一整晚呢!哈……」

聽福強說出大姊被她姦淫的風流事,害我真是無地自容,但下體卻意外地膨脹起來,只好轉個話題。

我說:「那你今天來的目的……」

福強馬上色瞇瞇地說:「經過我親身指導你們夫妻作愛,嫂子有沒有懷孕?最近有沒有夜夜春宵,幹得嫂子爽歪歪!?」

我說:「經過你親身和惠蓉性愛指導後,她對我好像性致不高,可能我技巧不如你,下面那根也沒有你長,不像你常常在幹女人。那天她的水雞好像被你幹得又深又爽,知道你要來,還特地穿迷你裙,真是氣死人!」

福強得意地說:「你老婆的身材性感,兩個大奶子摸起來真爽,還有那個又小又緊的水雞真是個『寶穴』,每次幹入她子宮口,她的水雞肉就夾得我爛鳥好緊,再抽出來她的水雞就出汁了。真是個欠人幹的水雞,哈……」

我說:「福強,你別挖苦我了,這件事你可千萬別再說出去了,否則我會顏面掃地的。」

福強:「放心啦,老同學了,只要嫂子性慾不滿,空虛欠幹時,你就讓我來幫你盡一盡房事的義務,我就不說了。」

想不到福強食髓知味,想以老婆和他不可告人之事來要挾我,讓他可以隨時隨地姦淫惠蓉,真令我充滿難堪與無力感。

福強又說:「嫂子在哪裡,我去幫她驗孕,順便問她最近有沒有空虛寂寞,需要牛郎抱一抱她?」

我支吾地說:「她在廚房洗碗,等一下就出來了……」

福強:「不對不對,你老婆看到我來了,她的淫水就流出來了,哈……」

此時福強已走向廚房,見到性感的嬌妻便說:「嫂子,妳在洗碗啊?我來幫妳洗。」

「你來了啊?你這小冤家。」

惠蓉看到這體格健壯、肌肉結實的淫棍福強,不禁害羞得臉紅起來,回想起那一夜他高超的床技,弄得她欲仙欲死、高潮不斷,不禁低頭回味,內心又羞又爽。

此時福強已經站在她背後,雙手慢慢摟住她的蜂腰:「小寶貝,我來幫妳洗碗……」

「討厭,摟住人家的腰,怎麼洗啊?……別這樣……志仁會看到……」

「放心,我跟他說要來幫妳複習一下性愛指導,順便看看妳胸部有沒有更豐滿、小雞雞有沒有欠男人幹啊?」

此時福強兩隻毛手已漸漸往老婆的胸部移動,並開始在她豐滿的胸部愛撫。

「妳的奶子又變大了,讓哥哥摸個爽。」

惠蓉只是本能地無力抵抗著,扭動的豐臀正好磨擦著福強漸漸勃起的褲襠。

「不要這樣,人家是有老公的,不要……」

福強也從背後摟住惠蓉,並在她耳畔悄聲說:「嫂子,別害羞,那天在妳老公面前被我強姦,是不是很爽啊?妳老公是沒法幹得妳水雞又深又爽的,讓哥哥好好補償他虧欠妳的房事,好不好啊?」

由於福強力氣大又擅於挑逗女性,加上我也有把柄在他手上,不得已只好任由老婆「假仙」地求救,安靜地在一旁觀戰。

「志仁,福強哥好討厭……快來救我……不要……不要摸人家的胸部……你好壞哦……」

福強已撩起老婆清涼的上衣,露出她脹滿的粉紅色胸罩,他不禁嚥了口口水說:「真是豐滿的乳房,知道我要來,還穿這麼性感的胸罩來勾引我,害我老二又站來了,嫂子,妳真騷啊……」

老婆像是做錯事地看我一眼,又聽到福強似看透她心事地調情,不禁暈紅低頭,不知該抗拒這色狼的騷擾,還是配合他的挑逗賣弄風騷。

此時福強已色急地脫去上衣和長褲,全身只著一件子彈型內褲,並學著健美選手展示他健壯結實的手肌和胸肌。

「嫂子,我的體格不輸給健美選手吧,妳滿不滿意啊?」

老婆偷看一眼福強那結實壯碩的胸肌,還有下面鼓起脹大的內褲,不禁害羞臉紅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福強見老婆已春情盪漾地雙手緊遮住自己的三角地帶,知道這隻母豬已在發情了,他這隻豬哥今晚可以用力地和她配種了,於是他見機不可失馬上用力剝下老婆的上衣和迷你裙。

「不要……不要脫人家的裙子啦……討厭……人家全身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褲了……老公……快救我!」

「別喊了,妳看我下面好脹,都是妳這性感的身材害我老二硬起來,今天妳的水雞要讓我老二幹得夠爽,才能放過妳!」

此時福強已把老婆抱起走向客廳,老婆只是輕拍他胸膛抵抗。

「嫂子,我再幫妳複習一次性愛指導,好不好?」

「羞死人了,又要在老公面前教人家做那種事……討厭!」

福強抱著光溜的老婆對我說:「志仁,你老婆身材還是一樣苗條性感,胸部又更豐滿,可能上次我按摩她胸部夠爽又讓我射精滋潤她的子宮,才會這樣吧!哈……今天我再教她一些新招式,你不介意吧?。」

我受迫於把柄在他手上,只好支支吾吾地說:

「你……又……學到……什麼……新的……交配……姿勢……再親身……和我……老婆……示範一次好了……最近我較忙沒空盡房事義務,她可能較空虛寂寞,你就盡量滿足她吧!」

惠蓉想不到我會如此說,但卻正中她「下懷」地羞紅了臉:「討厭!又要被福強哥性愛指導……羞死人家了……」

此時福強已把惠蓉放下,兩人只著內衣褲,面對面摟著,慢慢跳著擁舞。

「小寶貝,我們來跳一段黏巴達熱熱身,盡量用妳的身體緊緊貼住我,用妳的胸部按摩我的胸膛,用妳的陰部磨擦我的雞巴……」

惠蓉在他「指導」下,也慢慢地拋開女性的矜持,雙手輕輕搭在福強寬大的肩膀,低下頭依偎在他健壯黝黑的胸膛。福強則看著老婆雪白細緻的肌膚,性感賬滿的胸罩緊貼胸膛還有她下體夾緊的小三角褲,伸出舌頭沾濕嘴唇,再嚥了一下口水,露出他垂涎老婆性感肉體已久的面目。

福強的雙手已用力摟住老婆的細腰,讓自己鼓脹高凸的肉棒可以隔褲開火,輕重有序地磨擦惠蓉濕潤的陰部。

「我的老二磨得妳下面癢不癢啊?如果妳的小穴會癢要說出來,老二已經硬起來了,隨時可以插進妳的小穴幫妳止癢……」

「討厭!老說一些不正經的,害得人家內褲又濕了……老公在看我們跳舞,你能不能安靜一點?摟住人家就好……啊……你的手好壞哦……抱得人家屁屁好緊……啊……你的東西好壞……磨得人家小穴……好用力……好酥……好麻……好癢……」

此時福強索性用力扯下老婆的胸罩,讓她一對堅挺的乳峰,緊密地壓在他結實健壯的胸膛。

「妳的大奶子壓得我胸部好爽,再來再來!」

老婆只得害羞地用她豐滿的乳峰,來回按摩福強黝黑壯碩的胸肌,福強也緊緊摟住她的背部只見老婆兩個大奶子都快被他壓得變形了。

福強忍不住伸出毛手,用力抓住老婆的乳峰,開始技巧性地愛撫她的乳房,有時粗暴地搓揉乳峰,讓她幻想被色狼強暴的快感,有時輕摳她因亢奮而硬起的乳頭,也讓她享受被牛郎純熟技巧挑逗的舒爽,只好閉目沉醉地叫春:

「啊……福強哥……你的手……好厲害……摸得人家的……乳房……好舒服哦……啊……不要摸人家的乳頭……它又被你摸的站起來了……討厭……」

福強看著老婆的乳頭因亢奮而凸起,也嚥了口水想要吸吮她的乳頭。

「志仁,你老婆沒有讓小孩吸奶,難怪乳房沒變形,乳頭還是粉紅色的,以後她的奶就只讓我吸我就天天有新鮮的人奶可吸了,哈……」

惠蓉聽福強說要天天吸她的奶,不禁燃起母性光輝地抱著他的頭,讓他用力吸吮乳暈和乳頭。

我只好答著腔:「惠蓉她怕哺乳後,乳房會變形,所以不讓小孩吸她奶,如果她願意,你再天天來按摩她的乳房,順便吸吮她的奶汁……」說完才驚覺剛才為何說出那樣的話,但下體卻罪惡地勃起!

「嘖嘖」地吸吮著老婆的乳汁,也令她閉目沉醉不已:「福強,你這個壞孩子,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啊……人家的奶汁快被你吸光了」

「嫂子,妳的奶汁真好喝,等我吸光妳的奶,讓妳老公沒得吸。」

「討厭,志仁才沒吸過人家的奶呢,你喜歡吸,以後再來找人家吸嘛,真是羞死人……」

吸吮過老婆的乳汁後,福強「啵」一聲放開口中的乳峰:「嫂子,奶子被我吸得爽不爽?現在也讓我的大爛鳥爽一下。」

福強已牽著老婆的手,愛撫他勃起高凸的內褲。

「我的老二有沒有變大,是不是比上次幹妳時更粗更長?妳喜不喜歡啊?」

惠蓉輕輕一摸,內心真是又羞又爽:「討厭,你的東西比以前更壞,人家好討厭它!」

福強也伸手愛撫著老婆的內褲,技巧地搓弄她的陰蒂,也搓得老婆內褲淫液氾濫,沾滿福強的手指,粉紅色內褲也濕得半透明,隱約可見她私處的陰毛。

「志仁,你老婆的內褲都濕了,看到她的水雞毛了,你老婆的陰毛又長、又多,你要是不常幹她,就要常常找牛郎來幹爽她欠幹的水雞,要免費的我可以介紹專門強暴婦女的強姦犯來你家,保證天天幹得她水雞爽歪歪。」

聽完福強說要介紹強姦犯來我家,以便當我力不從心時,可以天天和老婆交媾,讓她享受被強姦的快感,真令我氣炸,但下體又不爭氣地勃起,只好答腔:

「嗯,如果我不行時,你再叫村裡那個單身的建築工『潤叔』來陪惠蓉睡好了。」

惠蓉聽見我如果無法滿足她,要讓那個專偷女性內褲,還常強暴婦女的色狼——潤叔來家裡天天強姦她,內心又期待又不好意思說:

「志仁,那個潤叔好壞哦!在公車上都會偷摸人家胸部,還用他下面的大雞巴磨擦人家的小雞雞,每次害人家被他摸得又舒服又不敢叫出來……」

福強似乎看穿老婆喜歡被潤叔強暴似地嬌嗔,改天說不定能當皮條客,牽潤叔這隻大豬哥來和惠蓉這隻發情的豬母打種,順便發筆小財地淫笑著:

「放心,嫂子,如果以後志仁幹得妳不夠爽,我再叫潤叔來妳家,和妳們夫妻一起睡好不好?」

老婆似被福強看穿心事地嬌羞不已,不禁嗔道:

「討厭,那白天志仁不在家,人家會受不了潤叔那麼粗壯的體格……」

老婆畢竟是女人,說到被強暴處仍然羞得接不下去……

聽完福強與老婆的打情罵俏後,福強已伸手進入老婆濕透的三角褲內,開始技巧地搓弄她的大陰唇,接著摸上它敏感的陰蒂,令惠蓉被搓得嬌喘不已,雙腿似在幫小雞求饒地抖動。

福強得意地說:「小騷貨,妳的內褲都是水雞湯了,我來摸看看妳小雞是不是欠幹流汁了?真的!志仁,你老婆一見到我,水雞馬上流湯了,今晚一定要讓我大肉棒直搗她穴心才會舒爽!」

說完福強也用力脫下老婆沾滿淫汁的性感內褲,看了上面的「戰果」,得意地丟給我:

「志仁,這件沾滿騷水的內褲先借你打槍吧,明天讓我拿去送給潤叔,就當作你老婆要請他強姦的定情之物吧,哈……」

我一時氣得說不出話,竟要拿惠蓉沾滿淫液的內褲去誘惑潤叔,真怕潤叔獸性大發趁我不在時來引誘老婆和他交媾,但又不敢拂逆福強,便沒好氣地說:

「好啦!福強,算你性愛技巧高明,我老婆欠幹的水雞受不了你的誘惑,才會流出水雞湯。至於她的內褲,隨便她要送給誰,但請不要送給常常強姦婦女的淫棍--潤叔,我怕有天他會來家裡強暴惠蓉。」

聽了我的求情,福強不放棄地說:

「要送給誰,以後再問惠蓉,說不定她很喜歡被潤叔在公車摸水雞,很想在甘蔗園被他強姦也說不定,是不是啊?小寶貝。」

惠蓉只得嬌羞了臉地不敢說:

「討厭,人家沾滿淫水的內褲,就送給潤叔欣賞好了。福強哥,你叫他不要看了受不了,在甘蔗園強姦人家……羞死人了……」

福強似乎知道老婆想吃又不敢說的心思,便在她耳邊悄聲說:

「那我叫他不要在甘蔗園強姦妳,要在白天老公不在時,偷偷進來強暴妳,哈……」

「討厭,你又笑人家。」老婆嬌媚地輕捶著福強黝黑的胸膛。

把老婆內褲脫下後,惠蓉已全身光溜溜地一絲不掛,雪白細緻的肉體讓福強抱起,並放在我旁邊的沙發上。

「志仁,在你旁邊幹嫂子水雞,你可以看得更清楚,她的小水雞被我大爛鳥幹爆的特寫,讓你看一場免費的春宮秀,女主角就是你欠人幹的老婆,哈……」

惠蓉光溜溜地被放在我旁邊後,只好羞得雙手掩住漲紅的臉,不敢看我地嗔道:「討厭,福強,你好壞哦!人家會羞死了。」

「志仁,今晚我會幹得你老婆羞死又爽死,哈……」

福強已摟住惠蓉,毛手仍用力抽弄她雙腿夾緊中間的嫩穴,她發情的淫水也不斷從陰道滲出,還順著福強黝黑的手指流下,沾滿福強的手掌。

「這樣戳妳水雞洞,爽不爽啊?快說,欠幹的婊子!」

「啊……這下太用力了……啊……這下好深……啊……我說我說嘛……好哥哥……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得好酥麻……好……爽……」

「後面那句『好爽』太小聲了,再說妳水雞欠牛郎幹,肉穴欠色狼操,妳想在甘蔗園被潤叔幹破水雞。」

當時我想,端莊的老婆怎麼敢說最後一句時,福強毫不放鬆地用力戳弄她的陰道肉壁,大拇指也技巧地揉捏她勃起的陰蒂,不怕她不說地對我淫笑,彷彿要我看自己淫蕩嬌妻的好戲。

「啊……強哥哥……別再插進去……人家小穴好癢……啊……別揉人家的陰蒂……人家會受不了……啊……快饒了妹妹妹流湯的水雞雞……我說我說……人家的水雞欠……牛郎幹……人家的肉穴欠……色狼操………人家想……」惠蓉已羞得不敢說出最後一句自己的心聲。

福強更性虐待地揉捏她的陰蒂,也更加快速度抽插她淫癢不已的肉洞:「快說出最後一句妳的心聲讓志仁聽啊,不然我就弄得妳水雞癢死,哈……」

最後惠蓉因受不了福強揉弄陰蒂,水雞內無比的淫癢,只得害羞地說:

「啊……別再揉人家的陰蒂了……我說我說……志仁……人家好想和潤叔上床……人家好想在甘蔗園被潤叔強姦……羞死人家了……福強,妳真壞!」

福強以勝利者的口吻說:「志仁。你聽到了吧,你老婆很想被潤叔強姦,改天你再帶她到甘蔗園去讓潤叔幹破她水雞,哈……」

我想不到端莊的老婆會說出想被大色魔潤叔強姦的話,也許她是被性慾沖昏了頭亂說的,我心裡如此自我安慰著。只好洩氣地說:「福強,我知道了……如果白天我不在時,你再叫潤叔來陪惠蓉睡覺好了。」

老婆內心又羞又喜,只含蓄地說:

「謝謝你!老公,人家頂多讓潤叔抱抱,最多讓他親親嘴……愛撫酥胸和水雞……如果他口渴,再讓他吸人家的奶汁而已……如果他的老二勃起……想幹人家水雞時,我再幫他吹喇叭,喝他的精液。決不會讓他幹進人家水雞底射精,害人家被他強姦得受精懷孕的。」

想不到我的一句話,套出老婆淫蕩的心聲,只怪自己太少給她「性」福了。

經過老婆羞慚地說出淫言穢語後,福強才饒了她,慢慢從她夾緊的肉穴內拔出自己沾滿淫液的手指,上面還滴著老婆發情的淫水。

「你老婆的水雞湯還真多,真是欠人幹的婊子,快舔乾它,順便幫我的老二吸硬,才能幹爽你淫癢的肉穴。」

惠蓉也乖乖地舔乾福強手指上的騷水,並害羞地慢慢脫下福強緊繃的子彈型內褲,在她眼前露出一根青筋暴露、又黑又長的大雞巴,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長,還一跳一跳地似在雀躍,即將被老婆的櫻桃小口吸吮。

惠蓉看了一眼福強又粗又長的黑色巨砲,內心又羞又爽。

「我這根雞巴夠不夠長?有沒有比妳老公的還粗還長?」

「你的東西比人家老公還可怕,還壞一百倍,才會幹了那麼多獨守空閨的水雞!」

福強聽了老婆恭維似的貶損,反而更淫性大發:「那我的雞巴今天就來幹爽妳這獨守空閨的水雞。」

惠蓉由於女性的矜持,起初不敢去吸這雄壯威武的恩物,最後福強已主動把雞巴湊到她嘴邊,她才害羞地張開小口含住大龜頭,開始用舌頭舔弄福強的龜頭冠,然後整根含住他粗長的雞巴,不時發出「酥酥」的吸吮聲,兩眼含情哀怨地看著福強,玉手也經福強的導引,溫柔地愛撫著福強的兩個大睪丸。

「哦……真爽……你老婆還真會吹喇叭,比妓女還會含雞巴,潤叔要是讓妳含雞巴,一定會爽死!」

可惡的福強,被老婆高超的吸吮技巧,吸得他雞巴堅硬挺拔,還把老婆比作人盡可夫的妓女真是氣死人!

最後福強嫌她吞吐雞巴速度慢,索性抱著她的頭,讓大雞巴用力在老婆的嘴巴內抽送。

「哦……好爽……妳的小嘴含著我的大雞巴,爽不爽?」

福強看著老婆的櫻桃小口,被塞入自己粗長的大雞巴,也更加賣力地用大陰莖抽幹老婆的櫻唇。由於他雞巴太長,幾次的長抽深插也幹入老婆的喉嚨,讓她無口求饒,只有當雞巴幹得太深入喉嚨時,才發出欲嘔吐的聲音求饒。

「志仁,妳老婆被我幹嘴巴也懷孕,現在想吐呢,哈……」

我怕福強玩得過火,又看著老婆的小口幾乎要被撐破,也向福強求情:

「福強,你的雞巴太粗,快把惠蓉的小口撐破了,你的懶教太長,快幹到她喉嚨,害她想吐了。」

「不會的,你老婆吹簫的技術很好的,舌頭舔得我龜頭好爽……對……用力吸……好爽……手不要停,繼續愛撫我的大卵葩,才能射出又濃又熱的精液,才能幹入妳的水雞底,讓妳被我幹得大肚子,哈……」

我看著福強的大睪丸隨著老婆溫柔地撫弄,也漸漸膨脹飽滿起來,心想如果今天是惠蓉的排卵期,他的大睪丸製造的濃熱精子,一定會讓老婆受精的,希望今天是安全期。

「福強,你的卵葩真大,射出的精液不少吧?」我問著福強。

「當然,是我讓你大姊看過我的大卵葩,射出的精液又濃又多,如果讓我幹入她子宮口灌漿,她的水雞會爽歪歪。而且我的精蟲又比你姊夫多好幾千萬隻,保證幹得她一次生雙胞胎,她才害羞暗爽地被我打種,為了怕我精子流出,兩腿還緊緊勾住我一晚不放呢!志仁,如果你媽媽還想偷生一個,就讓我來幹你媽欠男人幹的水雞。」

聽福強似要幹盡我家婦女的話,真是氣人,但下體卻罪惡地勃起。父母的結合是老夫少妻配,加上父親糖尿病因素,已十多年媽媽每晚都是展轉難眠,獨守空閨,水雞雞好久沒有吃過男人的雞巴,難怪有天晚上還看她用小黃瓜自慰!

只好回答福強:「如果我媽想偷生一個,看過你的大卵葩,還有你比我爸還粗長的肉棒,她應該會讓你去和她交配。加上老爸糖尿病,她的水雞應該很渴望你的大雞巴可以每晚幹得她爽歪歪的。不過她是傳統保守的女性,不能讓我爸知道。」

福強也想嚐一下性飢渴中年婦女的騷勁:「放心,我會趁你爸不在時,偷偷進去你媽的房間,狠狠地強姦她,幹爛她欠男人操的騷穴,順便把她這隻發情的母豬打種,保證你媽每晚都想被我幹得爽歪歪。到時,你再幫我牽豬哥去打你媽這隻欠幹的豬母,哈……」

事後想起那段請福強來與母親交配的話,內心自責為何說出那樣的話呢,是因為受迫於福強的淫威,不得已要助其淫興;還是潛意識裡想讓母親性解放的由衷之言呢?也許兩者皆有吧!

最後福強的陰莖在老婆吸舔下,又聽到我說以後他可以時常去幹我媽的助興下,大雞巴似乎在雀躍以後又有新的水雞可幹而堅挺暴脹起來,已忍不住要鑽進老婆的水雞洞,才從老婆的小口中拔出大肉棒,我擔心的福強的好戲剛要進入高潮。

「小蕩婦,我要幹妳了,爽不爽?志仁,快來幫我把雞巴插入你老婆欠幹的水雞內,否則她會出去找潤叔姦她的。」

我怎麼也想不到福強竟要我親手握住他的雞巴,導引它插入老婆的肉穴,一時愣住著。

「福強哥,你真壞死了,要人家老公幫你把陰經莖插入人家洞洞……」說完老婆已羞紅了臉。

福強見我猶豫不決,就下最後通牒:「你不照做,我可要把你老婆和我通姦的事……哼……」

我明白福強的意思,在他緊箍咒的淫威下,我只得慚愧走向兩人交合處,內心似在自責地冀望惠蓉的原諒。只見惠蓉臉紅地不敢看我,她下體淫水盪漾的洞口,正擺著福強暴脹的大龜頭。

「你先用我的龜頭磨爽她的陰蒂,等她水雞癢得受不了時,再讓她求你塞進去。」

我只好顫抖著手,一手撥開老婆的大陰唇,一手握住福強的大龜頭,讓福強的龜頭冠磨擦著惠蓉敏感的陰蒂,只見老婆受不了水雞內淫癢開始求饒:

「啊……志仁……別再揉人家那裡了……好癢……人家裡面好癢……快塞進大龜頭幫人家止癢……」

對著惠蓉的求饒,福強仍不放她好過:

「志仁,再用力磨擦她陰蒂,讓她水流多一點,我幹起來較順,讓她水雞越癢越好,她就更想被牛郎幹,更想被潤叔強姦。」

「啊……志仁……別再揉人家陰蒂……他的龜頭好粗好大,人家的小陰蒂快癢死了……」

「嫂子,快說妳的水雞欠我幹、欠牛郎插、欠潤叔操,我再幹妳。」福強又威脅惠蓉說出淫穢之詞。

「啊……人家裡面快癢死了……求求你快把大雞巴插進來……幫人家小雞雞止癢……啊……受不了了……我說我說……志仁……人家的水雞欠福強幹……人家的小穴欠牛郎插……人家的洞洞欠潤叔操。」

聽完老婆的求饒與淫詞,已令福強龍莖大悅,便命我將他的龍鞭塞入她的小蛇洞:

「快幫我把龍鞭塞入妳老婆的蛇洞內,她的水雞『哈』我這支已經『哈』很久了……」

我只好顫抖地握住福強又粗又燙的大龜頭,「滋」一聲塞入老婆又小又緊的水雞洞。

「……哦……好緊的水雞……欠幹的水雞……夾得我爛鳥好爽……志仁謝謝你……你老婆更要感謝你賞給她我這根大雞巴。哈……」

「小寶貝,妳老公幫我把雞巴幹入妳水雞,妳爽不爽啊?」

「討厭,叫人家老公幫我們交配,真是羞死人了。」

看著老婆水雞洞口被大龜頭狠狠塞入的特寫鏡頭,以及她被福強抽插著肉穴時,那又害羞又沉醉的騷樣,連我老二也罪惡地勃起。

「嫂子,妳看妳老公!看到妳被我幹得這麼爽,他那沒用的小老二也在吃醋的勃起。哈……閃去旁邊打手槍吧,別在這裡妨礙我和嫂子相幹!」

我只好識趣地一邊看著福強「啪啪」地抽幹老婆肉穴,一邊拿著她性感的內褲自慰。

「小騷貨,我的老二比妳老公的如何啊?快說出來,氣死志仁。」

「討厭,又問人家這種問題……啊……你的大龜頭好粗好大,每一下都撞到人家的癢處,啊……這下好重……好深……強哥哥……你的雞巴比志仁的還粗還長,老公幹不到的水雞底都給你的壞棒棒幹到了,人家水雞內的淫癢都給你大龜頭插爽了……啊……這下好深……好舒服……」

「志仁,幹過這麼多婦女的水雞,還是你老婆的水雞夾得我雞巴最緊,不像我老婆的被我每天幹,已經鬆垮垮了。」

「惠蓉因剖腹生產,加上我陰莖較細小,所以水雞還夾得很緊,何況你的雞巴比我粗長,你要溫柔一點慢慢插她,不要把她的水雞幹破了。」

「放心,她的水雞很耐幹的,除非讓我住你家一個月,不管白天晚上都幹她才會鬆。對了,你媽的水雞洞不知緊不緊?我真想明天去幹你媽欠幹的水雞。」

福強一邊幹著我老婆,一邊還想明天去幹我媽,真是得隴望蜀。

「我媽的水雞已經十多年沒被男人幹了,雖然四十多歲,身材還不錯,我知道她有在用『新歡縮得妙』保持她水雞的彈性,平時也去菲夢思塑身美容,萬一介紹你們認識,真怕你的雞巴馬上硬起來,當場……強迫我媽和你相幹。」

福強聽我說老媽四十多歲風韻猶存,還用縮陰藥膏保持陰道緊縮性,也嚥了口水垂涎不已。

「放心,你只要介紹我給你媽認識就好,如何把她拐上床和我交配,就讓你媽決定,我不會用強的。」

看到福強似有九成把握地淫笑著,我不禁替水雞長久欠人幹的老媽擔心。

「福強哥,你好色啊,一邊幹人家小雞一邊還想幹我婆婆,人家會吃醋。」惠蓉似吃醋地嬌嗔。

「放心,到時候一、三、五幹妳,二、四、六幹妳婆婆,星期天妳們躺在一起讓我輪流幹,哈……」

想不到福強想一箭雙「雞」,坐享齊人之福,真是氣人。

經過老婆吃醋地嬌嗔,福強又繼續埋頭苦幹著惠蓉,啪啪地用力將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雞巴,輕重有序地塞入老婆緊密的嫩穴內抽送,不時傳來兩人性器緊密交合的「滋滋」聲、老婆水雞肉被抽爽而溢出的淫水聲、沙發隨著福強用力深幹惠蓉而激烈震動的「咿哇」聲、還有二條黑白肉蟲緊密糾纏的打情罵俏、福強邊幹她邊叫的三字經、還有我性感嬌妻被這牛郎姦爽發出的叫床聲。真是「幹聲水聲叫床聲,聲聲入耳」,讓人彷彿置身A片現場,開始懷疑這個和牛郎親密交配的,是我端莊保守的愛妻嗎?還是喜歡紅杏出牆的蕩婦?

把老婆放在沙發上正面幹穴後,福強叫老婆緊緊摟住他,自己抱起惠蓉掉換位置,換成他坐在沙發上,坐享老婆在他下體馳騁,又省力又可把玩老婆豐滿的酥胸,惠蓉則害羞地扭動細腰與豐臀,好讓自己水雞內的每個癢處都給大龜頭戳爽。福強則空出雙手,一手一個用力抓起老婆上下晃動的乳房,有時溫柔地搓揉乳峰,有時暴力地擠弄乳房,有時技巧地揉捏她挺聳的乳頭,忍不住把嘴巴湊上惠蓉堅挺的乳峰,開始吸吮她的乳暈和乳頭,兩手再用力摟緊惠蓉的豐臀,讓她緊密的小雞洞,來回吞吐著黑色大熱狗。

「嫂子,妳的乳房真豐滿,小孩子沒喝母奶嗎?」

「小孩請人帶,餵他吸母乳不方便。」

「幸好沒餵小孩母奶,不然我就玩不到妳這對堅挺的奶子了。志仁平時沒在吸妳奶嗎?」

「他平時很少摸人家乳房,那像你這壞牛郎,有時快把人家奶子擠破,有時還把人家的乳汁吸出來,你好壞哦……」

「聽說隔壁的昆博家都不用買牛奶,想喝奶就叫妳過去,解開胸罩,讓他吸妳新鮮的人奶,他有沒有順便餵妳水雞喝豆漿?」

老婆怕福強將白天我不在時,她去讓昆博吸吮奶汁,順便和昆博通姦的事抖出,不禁羞得無地自容,連忙解釋:

「志仁,別聽他胡說,昆博這個大流氓,只有一次看到我穿緊身T恤,誇我乳房很豐滿,很想吸人家的乳汁,還問人家志仁常不常幹我,如果人家水雞空虛欠幹,他很想幫志仁來幹爽人家欠幹的水雞,如果志仁精蟲少,他這隻大豬哥可以把我這隻發春的豬母打種……但人家一聽就好害羞地罵他『討厭,大色狼』後趕緊跑回家,才沒有去餵她吸奶,更沒有去和他相幹……」

聽完老婆的解釋我才放下心,雖然她的表情不是很自然。

「不管昆博有沒有吸妳的奶子,如果要吸,那就我吸妳左乳,他吸右乳;如果志仁精蟲少,我和昆博兩隻大豬哥可以同時幹妳一個肉洞。志仁,你說好不好啊?……」

我又遇上難題,真是難以啟齒。

「如果我精蟲少,而惠蓉又想受精懷孕時,我再請你和昆博來和惠蓉交配好了。至於你們兩隻大雞巴要同時插入惠蓉的小水雞,如果她喜歡的話,那我沒意見。」

雖然我知道,上次昆博和永豐曾經同時將兩支雞巴塞入老婆的肉穴輪姦,幾乎把她緊密的肉洞給幹破,但她似乎被輪姦得很爽。

「討厭,人家的小水雞怎麼能同時塞入他們兩個色狼的大雞巴?羞死人……不說了。」老婆似乎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地嬌嗔著。

聽完老婆半慌張半心虛的解釋後,福強仍然繼續雙手抱住她的美臀,讓她緊密的小雞來回吞吐他的大雞巴,有時也性虐待地,用力拍打老婆圓潤的美臀,惠蓉的兩瓣臀肉也給他拍得霹啪響。

「快扭腰,欠幹的騷貨,妳的水雞還真緊,幹死妳!」

「福強哥,你好壞,一邊幹人家,還一邊打人家的屁屁,人家的屁屁紅起來了……」

「好妹妹,快看下面妳的小穴,正在吃黑色大熱狗,還邊吃邊流口水,真好看。」

惠蓉聽見福強取笑她,白皙緊密的嫩穴口,正來回吞吐他粗黑的大雞巴,還不斷從她的水雞內抽出淫水,不禁偷看一下兩人性器交合處,頓時粉頰暈紅,不敢再看地,把頭依偎在他健壯的胸膛上。

「討厭,你又笑人家的水雞被你幹得出汁,志仁,福強哥好壞呦,邊幹人家小雞邊笑人家,以後別讓他來了……」老婆也似拒還迎地嗔道。

「好,以後我不來……換妳到我家住上十天半月的,我每天找不同的牛郎來幹妳欠男人操的水雞,還有雞巴特別粗特別長的黑人來幹妳小穴,好不好?」

老婆一聽還有黑人牛郎,不禁小鹿亂撞:

「討厭!人家的小雞怎麼受得了黑人那麼粗、那麼長的大雞巴……」老婆談及黑人特大號的雞巴時,已羞得接不下去。

「志仁,看你老婆一聽到黑人的大雞巴就心裡暗爽,我改天再帶Johnson來讓嫂子開開洋葷。」

「我常在A片看到那些黑人的身材壯碩,雞巴又比東方人大一號,我怕惠蓉的小水雞受不了黑人的大懶教。」我藉詞推託著,但下體卻又再次充血。

「嫂子,別理志仁了,找機會我再帶妳去吃黑鬼的大香腸,哈……」

惠蓉一聽福強以後要帶她去讓黑鬼的大雞巴姦幹小水雞,不禁羞紅閉目,幻想那情境……

「福強哥,人家會怕黑人的大雞巴,不要啦……討厭!」

在沙發上和惠蓉交合後,福強也叫老婆雙手摟住她的脖子,想抱起惠蓉邊走邊幹她肉洞。

「小寶貝,雙手抱緊一點,我們來玩妳最喜歡被幹的姿勢。」

老婆知道福強又要把她抱起來「逛大街」地邊走邊幹,雖是女人家最難為情的姿勢,但卻令她粉頰漲紅,內心暗爽,雙手害羞地緊緊摟住福強的脖子,頭兒低下不敢看福強。

「討厭,你又要抱人家起來……羞死人家了。」

「志仁,我要抱你老婆起來逛街看風景了,她最喜歡被男人抱起來逛大街的了,哈……」

只見福強肌肉發達的福強,輕而易舉地抱起雪白苗條的老婆嬌驅,開始在客廳裡遊走幹穴,不時露出勝利者的淫笑,惠蓉只得羞慚地閉目享受被這健壯種牛肆意姦淫的快感。由於全身騰空,只好把自己細膩滑溜的雪白肉體緊緊貼住福強粗黑健壯的體格,修長白皙的玉腿讓他緊緊抱起,下體的肉穴也被福強的雞巴上下幹著,有時福強也抱著她原地打轉地交合,讓她水雞內每處淫肉都給福強幹透了。

「志仁,你看我的爛鳥會旋轉,好像一隻大螺絲,鑽得妳老婆的小螺絲孔爽歪歪,哈……」

「啊……你的技術越來越厲害……人家全身都給你這大色狼抱的緊緊的,人家的小洞洞又給你的大螺絲鑽出水了……你的東西好粗好長……幹得人家水雞妹妹好酥……好麻……好爽……又不敢叫春……叫得太大聲,怕老公聽到,人家被你強姦,還叫得這麼爽,討厭。」

「志仁,這叫做『被人強姦,還要喊爽』,對不對?」福強得寸進尺地說。

我聽見福強邊強姦老婆,還要老婆喊爽以助其淫興,只好無奈地說:

「對啦,被人強姦,還要喊爽。惠蓉,如果被福強幹得太爽,就叫出來比較舒服,我會當作沒聽見。」

老婆見我縱容福強,正好給她盡情叫春的藉口。

「志仁,你真好,只怪福強哥太會馴服女人了,太會挑逗人家了,他講的三字經讓人家聽得心裡好羞好爽,他用力拍打人家屁屁,讓人家又痛又爽。志仁,我愛你,但更愛福強哥抱著人家邊走邊幹,更愛他比你粗、比你長的大雞巴,我愛你的斯文,更愛他健壯如牛的體格,更愛他每次都幹得水雞比你深、比你爽,啊……好喜歡他比你大的龜頭撞到人家的花心,更喜歡他的大懶教狠狠幹入人家子宮射精的爽頭……」

聽我善解「妻」意的話後,老婆似乎原形畢露地招供了。真令人為之氣結,連我老二也怒氣沖天。

在客聽抱著惠蓉遊街幹穴後,福強為了展現他種豬的超強體力,就想抱著惠蓉邊爬樓梯邊幹她肉穴。

「小騷貨,我們來玩一招『步步高升』好不好?妳要抱我緊一點,掉下去我可不負責哦!」

惠蓉還沒嚐過這種新招式,才羞怯地說:「這樣你可要把人家摟緊一點,人家羞死了……」

我也叮嚀福強:「福強,你要用力摟緊我老婆的身體,惠蓉,妳也要緊緊抱住福強哦!」

老婆見我關心地叮囑他們緊密地交合,也羞著臉說:「老公,你能不能跟在後面,幫我們擦乾樓梯上的水……」

「樓梯上乾乾的,沒水啊!」我納悶答著。

福強見老婆不敢明言,便說:「她不好意思說,叫你幫我們擦乾,等一下我邊幹她肉穴,她被我幹出來的水雞湯……」

我為了顧及兩人交合的安全,只好拿著惠蓉的三角褲跟在後面,擦拭惠蓉被不斷抽出的水雞湯。

只見體格壯碩的福強,雙手抱起嬌妻曲線玲瓏的雪白身軀,用力將大雞巴狠狠塞入那緊密收縮的小肉洞,老婆全身騰空被這體格強壯的牛郎抱起,只好緊緊摟住福強的脖子,害羞地微瞇雙眼,陶醉在被性愛高手盡情的姦淫快感中。當福強粗大的龜頭,深深地撞擊到她的水雞底時,也令惠蓉高潮亢奮地叫床著:

「啊……這下幹得好深……啊……這下幹到人家子宮了……這下幹到人家心口了……」

「小蕩婦,這樣幹妳爽不爽?你老公沒有和妳玩過這招吧?我的雞巴是不是幹得比志仁還深啊?快說,欠幹的查某!」

「啊……人家老公才不會你這些折騰女人的招式,不像你這麼壞,每次都說一些不正經的話來挑逗人家,害人家心裡小鹿亂撞,還有用這種難為情的姿勢和人家抱著相幹,讓人家好羞……」

「嫂子,姿勢歹,沒關係,爽就好。每次被我挑逗的女人,都讓我幹得又羞又爽,像志仁大姊老公不行,馬上被我這隻大豬哥拐上床,幹得她又羞又爽,我命她叫我老公,她還不是乖乖地叫福強哥……好老公?蓉妹妹,快叫我老公,不然不幹妳哦!」

想不到福強竟要惠蓉當我的面叫他老公,真是過份地不把我這正牌老公放在眼裡。惠蓉也面對著眼前這心愛的牛郎「客兄」羞得難以啟齒,更何況在我面前叫別的男人老公。

也許福強這隻強壯的豬哥把老婆這欠幹著豬母幹得太舒爽,老婆竟為了討這心愛的姦夫歡心,羞紅著臉靠在福強粗壯的胸膛,悄聲說著:

「福強老公,我愛你。羞死人家了……」

福強聽見惠蓉叫他老公,一時更加淂意忘形:

「志仁,你老婆已經被我幹得太爽,又叫我老公了,看來以後我也是她另一個床上的老公,以後我們三人睡同一張床,我要每天晚上都和你老婆一同洗鴛鴦浴,每天晚上都要和她相幹,好不好?」

我一時愣住,不知如何回答。

「福強老公,你好壞哦,人家叫你老公,你就要每天和人家一起洗澡,還要每天幹人家……」

「你老公不說話,就是同意了。小老婆,我以後可以每天幹妳小水雞了,妳爽不爽?」

「福強老公,人家以後就是你的人了,以後人家可以每天被你幹得爽歪歪。人家好羞啊……」

老婆似難掩以後要被福強每日姦淫的喜悅,嬌羞地緊緊摟住福強。

當福強抱著惠蓉邊爬樓梯,邊幹老婆肉穴時,我也跟在後面,一邊擦拭惠蓉被他抽出的淫水,一邊看著福強的兩個大睪丸,隨著抽送肉穴而上下晃盪。當她們爬上三樓樓梯時,老婆兀自沉醉在福強的姦淫中,福強似有些疲累,便抱著惠蓉坐在樓梯上休息。

福強:「小老婆,我幹妳有點累了,換妳來幹我吧!」

惠蓉:「討厭,哪有女人幹男人的,人家只會用套的……」說完才想到我在後面,不禁羞紅了臉。接著老婆在受不了福強大雞巴的誘惑下,又再次上下主動套入大雞巴。

面露淫笑的福強則看著眼前這性感蕩婦,扭腰擺臀地上下套入自己堅挺粗壯的陽物,一會兒左、一會兒右,有時還會旋轉地讓大龜頭幹爽她水雞內每一個癢處,看著老婆兩個上下晃動的乳峰,福強忍不住一手一個,用力抓住把玩著。

福強:「志仁,你老婆的腰還真會扭,她的水雞每個角落都被我的大懶教幹爛了,哈……」

我也為老婆如此主動地賣弄風騷而汗顏著。

惠蓉嗔道:「福強老公,討厭,人家水雞內有些癢處你都沒幹到,我只是讓你的大龜頭可以幹到人家的水雞底而已……你的壞東西有稜有角,人家水雞內每個癢處都給你搔到了,啊……這下好深……啊……這下插到底了……」

福強:「小寶貝,這樣妳背著老公偷腥,志仁看不到妳被我姦爽的騷樣,我想讓志仁看清楚妳水雞被我大雞巴幹爆的鏡頭,好不好?」

此時福強為了刺激我,嬌妻被他姦淫的勝利者心態,便讓惠蓉轉過身來面對我,兩人成「比」字型坐著交媾,以便讓我更清楚看見老婆肉穴被他大雞巴塞入抽插的鏡頭。當惠蓉站起來時,那根姦了她許久的大雞巴仍沾滿著淫液,但已稍有軟化。

福強:「志仁,快幫我擦乾你老婆欠幹的水雞湯,真是欠男人幹的騷貨,幹她越久流越多,順便幫我把懶教搓硬,才能餵飽你老婆這欠牛郎幹,欠色狼操的騷穴。」

福強又得寸進尺地叫我擦乾他們交合的淫水,還要我親手把他的陰莖弄硬,以便繼續抽插惠蓉,真是可惡。

惠蓉:「福強哥,你別為難志仁了,我來幫你搓硬好了。」惠蓉也幫我解圍地伸手去撫弄福強的雞巴。

福強見我面有難色,便下通牒:「志仁,你要不照做,我明天馬上把你老婆賣給我一票牛郎,讓每天不一樣的猛男連續輪姦她一個月。好不好啊?」

我受迫於福強的淫威,只好慢慢握住他那又粗又長的雞巴上下套弄,果真是碩大無朋的女性恩物,難怪時常獨守空閨的大姊,還有平時端莊的老婆會受不了它的誘惑。

福強:「志仁,你真是我的好友,還幫我搓硬爛鳥,好讓我用力去強姦你老婆。為了報答你,我會多幹惠蓉幾百下,來補償你欠她的房事……哈……」

老婆見我難堪地搓弄她情夫的雞巴,也嬌嗔著:「福強哥,你好壞哦,還要人家老公幫你弄硬雞巴來幹人家……」

此時福強的毛手也不安份地在老婆濃密的三角洲來回尋寶,似乎找到寶物地技巧性的捏揉:

「志仁,你老婆的水雞毛真多,快看她的陰蒂被我捏得多爽啊……哈……」

惠蓉:「啊……強哥哥……別捏人家那裡……好癢……好癢……人家裡面好想……被你的大雞巴插……」

福強:「水雞會癢是不是欠幹啊?快說,欠幹的婊子!」

「好嘛,好嘛,人家說嘛!人家的水雞欠你幹,人家的小穴欠牛郎操,人家好想被你幹爛水雞雞……」

「快叫妳老公把我的大雞巴塞入妳欠幹的水雞吧!」

老婆由於陰蒂被挑逗得春心盪漾,不禁玉腿顫抖,淫水氾濫成災。便輕聲畏懼地說:

「老公,請你快把福強的東西塞進人家的水雞內,人家水雞內好癢,好需要他的大雞巴幫我止癢。」

此時福強的陰莖已被我搓得再現雄風,我只好順著妻意,將大龜頭「滋」一聲塞入她淫水四溢的陰道口。

「啊……強哥哥……你的雞巴又變粗……又變長了……快要把人家水雞撐破了!」

「我的爛鳥是志仁幫我搓大的,才能幹爽妳這緊密的小水雞,快用力套入我的雞巴,包準妳被我幹得爽死,妳老公也能一邊看妳的水雞洞被我大雞巴幹破的特寫,一邊打手槍。」

我則看著惠蓉的下體,那個想收縮又被狠狠戳開的嫩穴,上下不停地套入福強的大陰莖,每當福強的雞巴塞入時,幾乎快把她的水雞撐破,交合處連一點縫隙也沒有,再抽出也露出她兩瓣沾滿淫水的大陰唇,只見老婆扭動細腰,擺動豐臀地配合福強的交媾,讓自己久礦多時的肉穴,每個淫癢的角落都和大龜頭緊密地結合與磨蹭,胸前兩個晃動的乳峰,則給福強兩手全包,技巧地捧起搓揉,我則看著眼前的春光自慰起來。

「志仁,快看妳老婆兩個大奶子被我摸得多爽啊!還有她的小水雞被我大懶教幹進幹出的特寫,她的水雞還真緊,夾得我爛鳥好爽!」

我看著兩人性器交合處,忍不住說:「福強,你的爛鳥太粗太長,惠蓉的水雞又小又緊,快被你幹破水雞了。」

「志仁,我的大雞巴最喜歡幹她這又小又緊的水雞,每次幹進去就被她水雞夾的好緊好爽。小騷貨,喜不喜歡我的大雞巴用力幹破水雞?」

「討厭,人家的小雞最喜歡被你的大雞巴用力撐開,人家只要你溫柔地幹破水雞……」惠蓉羞著臉說。

福強見我直盯著兩人交合處,便命我舔弄兩人性器交媾處:「志仁,你想看她的水雞被我幹爆的鏡頭就靠近一點,順便舔一舔她的陰蒂,讓她爽死。」

我也慢慢地撥開惠蓉的陰蒂,開始吸舔起來,她的淫水也不斷汨汨滲出。

「志仁,順便把我的睪丸摸一摸,等一下才能射出又濃又多的精液進入你老婆的子宮,讓她享受被我幹得受精的爽頭。」

我也用手撫弄著福強的睪丸,真是又脹大又飽滿。

「福強,你的爛弗還真大,射出的精液濃不濃?」

「我的睪丸又粗又大,我向你大姊說我的爛弗大粒,射出的精液又濃又多,可以滋潤她的子宮,也可以幹得她水雞受精懷孕,她才願意讓我幹進她水雞底去『人工受精』的,要不要我給嫂子人工受精啊?」

聽了福強的話,看看他的大睪丸,真怕大姊給他姦得受精懷孕。

「我真怕大姊已經被你幹得受精懷孕了,至於惠蓉,如果需要再請你介紹一個猛男來幫她人工受精。」

惠蓉聽著如果我不行,要介紹猛男來和她做「人工受精」,不禁又嬌羞臉紅起來。

「嫂子,如果志仁不行,我再找色狼潤叔來和妳人工受精,好不好?」

「討厭,潤叔好色,好變態,而且他體格好粗壯,人家會受不了……」

聽著老婆似拒還迎的說詞,難道她喜歡被潤叔強姦嗎?

當著我面抱著惠蓉幹穴後,福強再次抱起惠蓉的嬌軀走下樓梯,進入我們主臥室內,由於上下樓梯,而且用力抽幹老婆,福強體力稍有不濟。

「志仁,我抱你老婆幹穴太累了,換你抱住嫂子來讓我操她。」

想不到福強有福自己享,有苦讓我嚐的想出此招。讓我把心愛的嬌妻抱起來分開雙腿,讓他又不費力又能享受姦淫惠蓉的快感。老婆為了福強保留體力,竟也膽怯地說:

「老公,福強哥抱著人家上下樓梯,還有用力和人家相幹很累的,你沒事就幫忙抱起我一下,讓福強哥可以更用力幹人家吧……羞死人了……」

想不到老婆為了心愛的「客兄」,竟也要求我幫他們交配。在福強軟硬兼施下,也為了老婆的性福,不得已只好從後面慢慢抱起惠蓉雙腿,面對著福強說:

「福強,我已經把惠蓉抱起來了,你準備好就插進她水雞吧!」

「志仁,把你老婆的雙腿分開,露出她欠男人幹的騷穴,我才能幹得她爽歪歪。對……對……再分開點……嫂子好像很喜歡被你抱起來讓人強姦一樣。是不是啊,嫂子?」

「討厭,你別笑人家被老公抱起來讓你這壞牛郎交配,人家幫你保留體力,多幹人家久一點,你還笑人家。快進來人家的洞洞啦,小色狼!」

福強見我不甘地抱起老婆將陰戶面對他,也激起他強暴婦女的獸慾,下體再次勃起充血,便用手握住大雞巴,走向惠蓉兩腿中間,先把大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磨蹭了一下她敏感的陰蒂說:

「志仁,快看你老婆的小雞又要吃我的大香蕉了,哈……幹死妳這騷雞!」

剛說完,他的雞巴「滋」一聲又塞入老婆的嫩穴內抽送著。三人成夾心餅姿勢,由我抱起惠蓉的下體來承受福強大雞巴的撞擊。由於福強幹得太用力,我已被逼得靠在牆壁。

「嫂子,這樣幹妳爽不爽?讓老公抱起來被男人搞的滋味不錯吧?」

「討厭,人家是第一次被老公抱起來讓男人幹穴,心裡怪怪的,但是蠻刺激的……」

「嫂子,喜歡的話,下次再叫志仁抱妳起來讓潤叔幹你,我再找幾個猛男來輪姦妳,好不好?」

看著我氣炸的臉,老婆才掩飾內心欣喜地說:「討厭,就算人家想,志仁也不會同意的。」

「放心,為了妳水雞的性福,我會說服他抱妳起來,讓潤叔幹爽妳,讓猛男輪姦妳,讓黑鬼又粗又長的雞巴幹進妳子宮人工受精,哈……」

「討厭,人家才不要被黑人幹進水雞內受精,小孩子又黑又醜的,雖然黑鬼的那根東西最長……」

福強見惠蓉提及黑鬼那種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嬌羞模樣,猜透她可能對黑人有性趣,便提議道:

「志仁,你老婆似乎想和黑鬼『中西交流』一下哦,我認識一個黑鬼,叫做JOHN,身材魁武,會點中文,要不要叫他來和嫂子熟識切搓一下啊?」

惠蓉聽了,不禁臉紅不已地低下頭。

我反對著:「不行,黑鬼每個都又壯又高,我怕他會垂涎惠蓉的美色,然後就……」

「放心吧志仁,JOHN很紳士的,頂多讓他看看嫂子苗條的身材就好。」

說著,福強不等我同意便打電話給JOHN:「JOHN嗎?你現在有沒有空?」

「福強啊,我是JOHN,有什麼好事嗎?借錢別找我。」

「我在朋友家和他老婆玩遊戲,他老婆想和黑人交往看看,你要不要來啊?這馬子身材很棒哦!」

「Oh,我最喜歡身材棒的女人。福強,我馬上就過去,如果能讓我幹她水雞,你欠的三千塊就不用還。」

福強聽JOHN說如果能讓他幹到惠蓉,欠的錢就不用還,內心一陣竊喜,嘴角冷笑著。

福強告知黑人地址後,經過十分鐘,樓下門鈴響,應是黑鬼來了。我心中百不願意,在福強威逼下不得已才下樓開門,讓一個身高180、又黑又壯的黑人進來

JOHN:「你好,我叫JOHN,是福強的朋友,他說這裡有的身材好的女人想和黑人玩,是不是啊?」

我沒好氣地說:「我叫志仁,是福強的同窗,平時我老婆和福強較熟,所以常和福強在房間玩遊戲。我老婆說只有黑人的東西最長,他就叫你來了,我去叫她們下來不要玩了。」

JOHN知道樓上必有春光無限好,我才心虛不讓他看到。

「沒關係,一回生,兩回熟。以後我會多來『幹幹』嫂子,順便陪她玩大人的遊戲。」

由於黑人發音不標準,我糾正他:「是『看看』嫂子,不是『幹幹』……」

「Oh,Sorry!是幹幹嫂子,不是看看嫂子,對不對?我現在就上去『幹幹』嫂子了。」

「不行,你不能上去,她們正在玩遊戲……」

「沒關係,我想陪嫂子玩遊戲。」

在不聽勸阻下,黑人已走上二樓主臥室,我只好上去靜觀其變。

當黑人一打開房門,剛好看見身材姣好,豐胸肥臀兼細腰的惠蓉,正騎在福強身上套弄雞巴。老婆看見黑人進來,才羞得停止上下套弄雞巴,並隨手拿起一條浴巾裹住嬌軀,臉紅嗔道:

「福強,你好壞哦,還真得叫黑鬼來,羞死人家了!」

黑人則看著老婆雪白細緻的肌膚與苗條的軀線,用舌頭舔濕嘴唇,嚥了口水說:

「原來太太喜歡和男人玩這種游戲,難怪志仁不讓我上來。福強,就是這位太太想認識黑人嗎?」

「JOHN,別聽福強亂說。」老婆嬌嗔。

福強見時機成熟,該是他牽線讓黑鬼強姦惠蓉的時候了。

「志仁,嫂子看到黑人進來,已經在流口水了,等一下保証她愛死這黑鬼,哈……」

福強見嬌羞的老婆不敢看我,便知她芳心大亂,便用力脫下她身上的浴巾,露出她性感雪白的肌膚。她只好用雙手遮住豐滿的乳峰,但更增添幾分遮遮掩掩的媚態,黑鬼也忍不住上前看清楚她胸前的玉乳。

「福強,他好色哦,直盯著人家胸部看,你叫他別看啦!」

「他叫JOHN,妳告訴他。」福強答著。

「JOHN,你別一直看人家,人家會害羞的!」

「太太,妳的乳房真豐滿,皮膚又白又嫩,讓我看一下吧!」

此時由於黑鬼直誇著老婆乳房豐滿、皮膚又白又嫩,也令她內心竊喜,小鹿亂撞,才慢慢解開她心防:

「討厭,你真是油腔滑調,都給福強教壞了!」惠蓉嬌嗔。

「福強說妳這馬子很正點,水雞又小又緊,我看到妳的性感身材,老二就硬起來了。我的老二特別粗長,一定可以幹得妳水雞妹妹爽死!」

「討厭,你又亂說,人家不理你了!」惠蓉故意撒驕著。

但JOHN以為老婆生氣了,起初愣了一下,不知東方婦女保守矜持的打情罵愛情懷,才由福強點醒:

「放心啦,JOHN,惠蓉看到你來,水雞湯就流出來了,可見她很想和黑鬼交配。」

JOHN才放心地慢慢用他黝黑的大手,不安份地開始愛撫惠蓉的玉體。先用手來回愛撫她的雙腿及背部,接著用嘴唇溫柔地舔著老婆的玉腿,再吸舔她光滑雪白的背部、粉頸與耳際。由於耳朵也是她的性感帶,在JOHN的吹舔耳垂下,老婆已有些春心盪漾,似要把持不住,慢慢接納這黑人成為入幕之賓。

「好討厭哦,福強他又在舔人家耳朵了,啊……好癢……」

此時JOHN已忍不住把外衣褲脫掉,全身只著一件子彈型內褲,立刻露出他黝黑發亮的健壯體格,下體的內褲也因垂涎老婆美色而怒脹不已。惠蓉偷瞄了一眼,不禁似拒還迎地說:

「你的皮膚好黑呦,身材好可怕哦……」

「太太,我的體格不輸給福強,下面這根懶教比妳老公還粗還長,妳要不要摸一下?保證妳愛死它。」

「討厭,你好壞哦,福強你的壞朋友又笑人家……」老婆也充滿嬌媚地輕捶JOHN健壯的胸膛。

JOHN便與福強使個眼色,說:「福強,你幹這太太累不累,要不要換我來?」

福強:「這是我同學的老婆,很少被男人幹,水雞還很緊,你要溫柔一點把她搞爽。那三千塊,OK?」

福強比了三根手指,JOHN也比個「O」同意,露出滿意的淫笑。

老婆不知其意,我卻說:「福強,你怎麼可以把我老婆當妓女,三千塊就賣給這黑鬼強姦她呢?」

「志仁,你誤會了,黑鬼只想抱抱她摸摸她身體而已,她也不是沿街拉客的妓女,她只是在家接客的高級妓女,哈……開開玩笑……」福強淫笑著說。

老婆聽福強把自己比作高級妓女,不知該喜或悲地臉紅著。

我才不悅地妥協:「只能讓JOHN抱抱她,摸摸她而已哦!」但接下來的事,實非我能預料與控制的。

惠蓉和福強分開後,也立刻把三角褲穿上,並拿件浴巾包住身體,害羞地像新娘坐在床沿,好像在在期待這黑人好好疼她,湊巧地眼神和JOHN交接……

「小寶貝,妳真是漂亮,Iloveyou!……」

老婆一時小鹿亂撞,不敢看他魁武的體格,但JOHN卻已慢慢抬起她的櫻桃小口,將自己的大嘴唇完全包住她的櫻唇,起初她還抗拒輕推著JOHN,他的雙手卻已不安份地在她身上四處游移與愛撫,也令她春心大動,才慢慢伸出舌頭,與JOHN深吻起來。

我和福強只好在旁觀看這黑人如何馴服矜持的老婆。

接著他已把惠蓉放平,兩人親熱地摟住擁吻,也打開老婆矜持的防線,雙手也輕輕摟住他粗黑的肩膀,JOHN的毛手也順勢伸入蓉的浴巾,愛撫她堅挺雪白的酥胸。

「寶貝,妳的皮膚好白好美,乳房好豐滿,讓我摸爽它吧!」

此時JOHN已脫下她身上的浴巾,令她全身光溜只賸下體的粉色三角褲,羞得不敢看我和福強,小鳥依人地蜷靠在JOHN黝黑的胸膛,JOHN的毛手也緊緊摟住老婆的背部,上下愛撫她性感的嬌軀。

「達令,妳的身材真美,還是東方婦女的皮膚較美,以前有認識黑人嗎?」

「沒有,人家只有在電視上看過而已。」

「是不是最喜歡A片中的黑人?」

「人家只看過一次而已,那個黑人的東西好長,好可怕……想不到現在被你這黑鬼抱得這緊……人家好羞啊……不說了!」老婆似乎幸福地說著。

JOHN看著老婆堅挺的乳峰,忍不住用大黑手抓住搓揉起來,由於老婆乳房白皙,上面有兩隻黝黑的手掌包住乳房,形成視覺上黑白的強烈對比,也令他舒爽不已,蓉只好閉目沉醉著。

「李先生,你老婆的皮膚真美,是我摸過的婦女中最美的,她的乳房真挺,讓我一手一個包住剛好。我真想吸她的奶子,好不好?」JOHN要求著。

「不行,說好只能抱一抱,摸一摸,不能吸她的乳房。」我要求他別踰矩。

福強見我不同意,竟用力抓住我:「別忘了你有把柄在我手上,JOHN不用怕,好好吸爽這騷貨的奶子。」

說完JOHN已把老婆放平,開始用大黑手捧起她一對玉乳吸吮起來,還發出「嘖嘖」的聲音,惠蓉只好害羞地抱住他的頭來讓他吸吮自己的乳房。

「好討厭哦,你吸得人家奶子都快流出奶汁了,啊……壞孩子……吸得太用力了……」

JOHN一手握住左乳搓弄,嘴巴正吸吮著右乳,有時用力吸舔乳暈,有時輕摳她勃起的乳頭,也令她再次春情盎然,由於JOHN的大腿正伸入老婆的兩腿中間,不時磨擦著她緊密的三角洲,小內褲上已氾著她思春的愛液。

「JOHN你好討厭哦,大腿磨得人家下面好癢,好癢……」

也由於老婆言語上與動作上,有意無意的挑逗,使得JOHN也慢慢露出他黑鬼的本「色」。

「太太,我的大腿磨得妳舒不舒服啊?我的老二已經硬起來了,妳要不要摸摸看啊?」

老婆起初不敢,JOHN才引導她的玉手去愛撫他怒脹不已的內褲,不禁令她羞愧著說:「你的東西好大哦!真是壞死了。」

「我的東西是不是比妳老公還大啊?太太,妳的小水雞想不想吃我的大香蕉啊?」JOHN挑逗著惠蓉。

我聽著JOHN的淫詞,猜想是福強名師出高徒的傑作:「福強,你這黑人朋友也蠻會挑逗女人的。」

「都是我教他中文的,順便教他怎麼誘拐這些思春的良家婦女,哈……」

接著兩條黑白肉蟲已互相愛撫性器,JOHN伸出他的黑手先在她夾緊的雙腿間愛撫,也令她茂密的三角洲漸漸濕潤起來。

「太太,妳的三角褲濕了,是不是想被我的大雞巴幹啊?」

「討厭,你的東西好大哦!一定有不少婦女被你誘拐了……」妻似吃醋地嗔道。

「我的東西又粗又長,不少東方婦女的水雞都被它誘拐了,但是我今天最想誘拐太太的小水雞好不好啊?寶貝。」

說著JOHN已伸手進入蓉的內褲,先摸到她一撮濃密的陰毛,再插入手指戳弄她緊密的陰道內壁。

「太太,妳的水雞毛真多。哦!妳的水雞好緊,我最喜歡幹妳這種夾緊大雞巴的水雞。」

老婆被JOHN恭維她陰道緊密,心中竊喜地愛撫他的下體:「你的東西還真大,可惜人家的小水雞會受不了它……」

此時JOHN見她已芳心大動,於是打鐵趁熱地脫下內褲,露出一根約二十五公分長、又粗又黑的大肉棒,老婆偷看了一眼,即羞得低下頭去。我則嚥了口口水,心想女人陰戶小,不怕雞巴粗,卻怕老二長,要是惠蓉的小穴給這特大號的黑雞巴插入,真不敢想像那情境……

「JOHN,你的雞巴好粗好長,嚇死人了!」我不禁說道。

「志仁,我的雞巴又粗又長,你老婆已經愛上它了。快幫我的老二吸硬,欠幹的女人!」

說著,他已命老婆坐起來吸吮他的肉棒,惠蓉只好害羞地慢慢握住JOHN已半挺的雞巴,不敢去含它,JOHN也用力抓住她的頭,讓大龜頭湊上她的小口。

福強也煽風點火:「嫂子,別『餓鬼假客氣』了,快吸它吧!」

惠蓉才拋開矜持地張開櫻桃小口,含著他的大龜頭吸吮起來。JOHN也用力抱住她的頭,讓雞巴能插得她嘴巴更深,幾乎頂到她喉嚨。

「JOHN,你的雞巴太長,會插到她的喉嚨,別幹她嘴巴太深……」我替愛妻求情著。

「Oh……妳的嘴巴真小,含得我爛鳥好爽。婊子,讓我幹進妳的喉喉。」JOHN變本加厲說著。

老婆由於頭被JOHN抱著,加上他的肉棒粗長,幾乎快幹到她的喉嚨了。

「剛才我沒幹到她的喉嚨,這下黑鬼的懶教夠長,可以幹到她喉嚨了。」福強還在說風涼話。

老婆的喉嚨已被JOHN的雞巴幹入,發出欲嘔的聲音,但JOHN卻越幹越爽地抽插著。

「志仁,你老婆是不是被黑人幹得懷孕,現在想吐了?哈……」

我不理福強的調侃。

惠蓉口被雞巴塞滿,只好用手拉著JOHN的手臂求饒著,JOHN才慢慢放她一馬。

「快幫我的睪丸舔一舔,等下才能射出又濃又多的精液,灌滿妳的子宮。」JOHN見我無力反抗與阻止,便得隴望蜀地說著淫言穢語,來挑動惠蓉的思春情懷。

惠蓉只好托著兩個大睪丸慢慢吸吮起來,有時還整顆含住舔弄,讓JOHN更喜歡她的口技。

「太太,妳吸得我睪丸好爽,Oh……Yeah……真爽……」

讓老婆吸舔他睪丸後,JOHN已把大雞巴放在她雙乳間的乳溝,想和惠蓉乳交。

「太太,我想幹妳漂亮的奶子。」JOHN要求著。

「討厭,人家會害羞啦……」老婆欲語還羞的說。

「別害羞,寶貝,捧起妳的乳房用力夾住我的雞巴,包妳的奶子爽死。先幹妳的小嘴,再幹妳的奶子,等一下再幹妳下面的小水雞,好不好?Darling……」

「討厭,小黑鬼,人家全身都快給你玩透了……」

此時老婆也害羞地捧起挺聳的雙峰,緊緊夾住他的黑色大肉棒。

「哦!妳的奶子真柔軟,幹得我雞巴好爽。太太,妳的奶子爽不爽?」

「真是羞死人家,不過奶子被你的東西弄得好酥……好癢……好舒服……」

「志仁,你老婆好像乳房被這黑鬼幹得很爽,奶子夾得雞巴好緊。」福強取笑著。

蓉嬌嗔道:「福強哥,你別笑人家了,如果你喜歡,等一下人家再讓你幹乳房嘛……不說了……」

和惠蓉乳交了十分鐘後,兩人已像如膠似漆的異國情侶,老婆全身只剩下最後的防線——小水雞,還沒被這黑鬼攻陷。於是我說:

「JOHN,別再玩下去了,我老婆全身已被你摸遍,還幫你含雞巴,又和你乳交,你就饒了她吧!」

JOHN:「不行,李先生,你太太的水雞已經在流湯,可見她很想被我幹爽水雞,而且我的東西比你長,一定能幹得她比你還深還爽。今晚就讓你太太的水雞開開洋葷,吃吃黑人的大雞巴。哈……」

此時JOHN已把惠蓉放平在床上,大黑手再次伸入她的粉紅色內褲搓弄。

「妳的三角褲都濕了,我幫妳脫下來。」

「太太妳的水雞湯真多,三角褲全濕了,讓妳老公看看,妳的水雞真是欠黑人幹。」JOHN說完,把內褲丟給我,看看老婆的騷水。

福強也幫腔:「志仁,嫂子的內褲都是她欠幹的水雞湯,看來她很想被黑鬼幹破水雞。哈……」

JOHN已把手指插入她的小穴挖弄,大拇指則在她的陰蒂上技巧地搓揉。

「妳的水雞夾得我手指好緊,等一下用大肉棒來幹一定很爽。」

「討厭,你的手指好壞……弄得人家面裡面好癢……啊……別再挖了……人家會受不了……」

只見老婆已受不了JOHN的手指四處掏弄她淫癢的陰道肉璧,陰蒂也給大拇指揉得勃起,雙腿也漸漸抖動,淫水早已順著JOHN的指頭越掏流越多,禁不住玉手也慢慢握握住黑鬼的雞巴用力套弄,似乎希望黑人的雞巴快勃起硬挺,好狠狠幹入她淫癢難止的肉穴。

「志仁,你太太已經被我挖得水雞很癢,還用手把我的爛鳥搓硬,想讓我的大雞巴幹入她水雞,幫她欠人幹的水雞止癢。寶貝,妳說對不對?」JOHN要求和老婆交配。

「討厭,人家不知道啦……」老婆嬌媚地不敢看我。

我看著JOHN更快速地用手指抽插她的陰部,繼續揉捏她敏感的陰蒂,也令老婆淫癢難禁地雙腿顫抖、淫水直流,玉手也用力搓弄黑人的雞巴,使它由半挺半軟成為堅挺粗長。

「志仁,人家下面好癢,他的手挖得人家小雞又在流湯了,快救我!」老婆求救著。

福強看見黑鬼陰莖充血勃起,看著惠蓉的小雞垂涎不已,惠蓉水雞內淫癢欠幹,正是讓黑鬼用雞巴幹破她水雞的好時候,便從後面用力抓住我。

「JOHN別管她老公,快用你的雞巴幹破她的小水雞,保證爽死的。」福強慫恿著。

「太太,我要在妳老公面前強姦妳了,讓妳被我幹得又羞又爽。哈……」

老婆看我被福強架住,不致破壞他倆好事,才假裝求饒,似拒還迎地抵抗。

「JOHN你好壞哦,要在老公面前強姦人家。志仁,人家對不起你,要被這黑鬼強姦……」

最後我放棄抵抗,不甘地說:「好吧,JOHN你就用雞巴幫她的水雞止癢吧,但不能射在她裡面哦!」

「寶貝,我要幹妳了,妳爽不爽?」

「人家羞死了,竟然會被你這壞黑鬼強姦……」

JOHN已把惠蓉雙腿分開露出嫩穴,先撥開她的兩片大陰唇,再握住自己粗大的雞巴,先用大龜頭磨擦她的陰蒂,好讓她小穴更癢。

「JOHN,人家好癢,快……快……Fuck me……快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人家要嘛……Fuck me。」

「想不到嫂子也會用英文叫床,難怪想和黑鬼相幹,哈……」福強取笑著。

接著,JOHN又用龜頭在她陰阜恥丘上四處搓弄,讓她想吃又吃不到地求饒:

「JOHN別再吊人家胃口了,人家的小雞不能沒有你的大雞巴,人家的水雞欠你幹,快……Fuck me。」

「寶貝,幫我把雞巴塞進妳欠幹的水雞洞。」

惠蓉只得害羞地握住他的龜頭,「滋」一聲塞入她緊密的小穴,JOHN也用力將屁股一沉。

「幹死妳這欠人操的水雞,我的雞巴長不長?才進一半而已。」

一半的大雞巴狠狠幹入惠蓉狹窄的陰道。

「啊,好大好長……你的雞巴又粗又長,快把小水雞撐破了……」老婆被幹得大叫。

「JOHN,我老婆的水雞因為我不常幹,還像處女一樣緊,你的外國雞巴特別粗長,要溫柔一點,慢慢幹她。」我叮嚀黑鬼。

「放心吧,志仁,嫂子的水雞真緊,我會好好把她幹得爽歪歪,讓她以後找我相幹……哈……」

福強也首次看到老婆的小穴被黑人的大雞巴用力撐開,包得雞巴密不可分。

「志仁,快來看!嫂子的水雞夾得他爛鳥好緊。」

我也上前關心老婆的嫩穴:「惠蓉,妳水雞受得了他的大雞巴嗎?」

「老公,沒關係,人家的水雞很有彈性的,我會叫JOHN慢慢幹人家,幹久一點沒關係。」老婆答著。

「放心吧,我會慢慢幹她,幹久一點,幹她水雞一整晚。哈……」JOHN淫笑著。

「寶貝,才進去一半而已,我要幹妳深一點,幹死妳!」

說著,他已把五分之四的陽具幹入老婆的水雞底。

「啊……你的東西太長……這下幹得太深了……」

「Oh……妳的水雞真緊,夾得我雞巴好爽,幹死妳這婊子!」

JOHN由於雞巴太長,便用九淺一深的節奏來抽送惠蓉。平時只幹入四分之三的雞巴,便幹到她的穴心,當他整根盡沒地插入時,便重重地撞擊到她的子宮口。

「啊……這下太深了……快抽出來……人家的小雞會給你幹穿了。你的東西又粗又長,小穴內每個癢處都給大雞巴幹到了……啊……」

「好緊的水雞,幹死妳這流湯的水雞!這下整根插到水雞底,爽不爽啊?小騷貨。」

「啊……這下太深了……JOHN哥哥……你好討厭的老二,幹得人家好深好爽……」

「放心吧志仁,你老婆被黑鬼的雞巴幹得越深就越爽……哈……」福強取笑著。

「討厭,福強哥你又笑人家,黑人的雞巴果然特別粗長,水雞深處志仁幹不到的癢處都讓他搔到了。更何況JOHN哥哥也很溫柔地幹人家……」老婆含情脈脈的看著JOHN。

「志仁,你老婆已經愛上我的特大號雞巴,以後要是你不行,再叫我來和嫂子交配,好不好?」

我看著老婆幸福的表情,不忍掃性地說:「如果我不行,再叫你來和惠蓉人工受精好了。」

老婆聽到我的回答,才嬌嗔:「討厭,你這黑鬼又黑又醜,人家才不要跟你生小黑人……」

JOHN看著老婆被他的長巴幹得粉頰暈紅,淫水四處氾濫,還有她配合著被整根雞巴幹到水雞底的叫床,還有她似乎想被黑人幹得懷孕的騷樣,不禁令他淫興大發,一雙大黑手也用力抓住她挺聳的乳峰,肆意地把玩著。

「妳的奶子真軟,摸起來好爽,小騷貨,讓我親一個。」

把老婆壓著幹穴後,JOHN也慢慢抱起惠蓉的嬌軀,二人面對面地坐著交媾。由於他雞巴特長,即使坐著交配,也絲毫不會讓老婆的肉洞有空虛之處,反而令她看著眼前這位健壯黑人正緊緊摟住她下體,來回套入他的長雞巴而害羞不已,只好雙手緊緊摟住JOHN的頸部,雙眼微閉沉醉著。

JOHN則因自己全身黝黑,卻抱著一個肌膚雪白的少婦美臀而淫笑著。

「寶貝,這樣抱著相幹,爽不爽?」

「死相,人家不知道啦!」

「聽說偷情的婦女最喜歡被黑人抱著相幹,難怪每個和我交配的婦女,被我抱著幹時特別害羞特別爽。」

我則看著黑白兩條肉蟲正緊緊摟住交尾,視覺上黑白的強烈對比,令我下體不禁罪惡地勃起。

「太太,快看妳的小水雞正在吃我的黑色大香腸。」

老婆則看了一下自己緊小的陰道口,正一吞一吐著JOHN的黑雞巴,不禁害羞地把頭靠在他肩上。

「志仁,你老婆好像很喜歡被黑人抱著幹,還一直在看它她的水雞正在吃我的大爛鳥,哈……」

福強和我也忍不住上去看。

「你們走開別看!人家下面正在被JOHN的雞巴欺負嘛……」妻嬌嗔著。

「志仁,嫂子的水雞吃黑人的雞巴樣子真好看。」福強也道。

我則看著嬌柔的老婆正被這健壯的種牛緊緊摟住,下面那可憐的小穴正被他狠狠插入穴心,也使她呻吟的叫春。

「啊……嗯……這下好深啊……你的東西好長……抱人家還能幹這麼深,討厭……」

「妳老公好像很喜歡看妳的水雞吃我的大雞巴,換妳來套我的大爛鳥,讓他看得更清楚吧!」JOHN說著。

說完黑鬼已平躺下來,任老婆在他身上套入雞巴,幹深插淺由她自己控制,也能騰出雙手玩弄她晃盪的雙峰,順便欣賞這淫婦欠幹的騷樣。

「寶貝,握住我的大雞巴頂住水雞洞,再用力坐下來,包妳的水雞被幹得爽死。」

惠蓉只好害羞地握住他的龜頭頂在陰道口,慢慢將美臀一沉,「滋」一聲,大肉棍再次塞入老婆的嫩穴二分之一。

「婊子,再坐下去,還有一半沒插到底。」JOHN要求深幹她。

說著,黑鬼將雞巴往上一頂,也幹得她大叫:「啊!你好壞,這下頂得太深了……」

大雞巴已整根塞入她狹窄的陰道,大龜頭重重撞擊到她的子宮口。

接著老婆才慢慢控制深淺,套弄著JOHN的雞巴,來回撞擊著自己的陰道深處有時也會扭腰擺臀旋轉著,好讓自己淫穴內每個癢處,都讓這根特長的肉棍戳爽。

JOHN看著她癢處被幹爽的騷樣,忍不住雙手抓住她波濤洶湧的乳峰,盡情肆虐地擠弄把玩著。

「好柔軟的奶子,讓哥哥摸個爽……快搖擺臀部,伸出舌頭,表現出妓女的樣子給老公看,哈……」

老婆只好盡力地扭動細腰,搖擺豐臀來回套弄他的肉棒。有時當黑鬼頂得她又深又爽時,也會學那妓女伸出舌頭,賣弄風騷,讓福強與黑鬼看她被幹爽的騷樣,淫笑暗爽不已。我則氣炸地下體又再次充血。

由於嫌雞巴還幹得不夠深,黑鬼已化被動為主動,坐起身來抱住惠蓉:「寶貝,我想抱妳起來邊走邊幹,好不好?」JOHN要求抱她起來逛大街。

「討厭,這是福強教你的嗎?他每次都要抱起人家起來相幹,害人家好難為情……」妻羞紅著臉說。

說著黑人已令老婆雙手摟緊他的脖子,再用力抱起她一雙玉腿,惠蓉已全身騰空,讓他抱起逛街幹穴,

由於黑奴體格粗壯高大,要抱起老婆這苗條性感的淫娃,進行各種高難度的交媾體位,自是易如反掌。老婆只得害羞地緊緊摟住他粗黑的脖子,全身嬌軀都交給這黑鬼抱起來邊走邊幹穴。

「太太,這樣抱起來幹妳,爽不爽?」JOHN得意地問著。

「討厭,人家全身都給你抱住,你的壞東西比我老公還長一倍,幹得比老公還深、還用力……人家全身都交給你了……討厭的JOHN哥哥。」

惠蓉也叫黑鬼「哥哥」,雖然JOHN的年紀比她小三歲,但似乎女人只要被男人幹爽,都會情不自禁叫「哥哥」。

「妳被我幹得叫哥哥,我就叫妳小騷妹,哈……福強最喜歡抱妳起來邊走邊幹是不是啊?騷妹妹。」

「對啊,他好壞哦,可是你更壞……因為你的東西比他還長,連福強哥插不到的地方都讓你幹得好深哦!壞死了……黑棒棒……」

由於黑奴的尺寸特長,即使抱起惠蓉交媾,大雞巴仍然可以游「棒」有餘地直抵她花心姦插,不像福強雞巴稍短,有時幹不到她水雞深處。

把老婆抱著四處遊走幹穴後,黑鬼也命老婆像狗一樣趴下:「小騷貨,我這隻黑狗公要來幹妳這隻欠幹的母狗了,快把屁股翹起來!」JOHN要求學狗兒般姦插惠蓉。

老婆只好害羞地像思春的母狗般趴下,高高翹著豐臀,等待JOHN這隻粗壯的大黑狗來和她交配。JOHN也握住他那根堅硬粗長的大雞巴頂住她洞口,「滋」一聲,大肉棍再次插入她飽受摧殘的小肉穴,

「啊……好深啊……JOHN哥哥……人家趴這樣好像母狗,被你這大黑狗交配,羞死人了……」

「志仁,你家這隻母狗真是欠公狗幹,水雞夾得真緊,還一直流湯,幹死妳這婊子……」

接著黑鬼已雙手抱住老婆圓潤的臀肉,用力地挺動著大雞巴,來回抽送她淫水四溢的嫩穴。惠蓉也像母狗一樣地扭腰擺臀,賣弄風騷的叫春,以助黑奴的淫興。

「好豐滿的屁股,摸起來真爽,快叫春,欠幹的母狗。」

JOHN的中文雖然懂得不多,但粗俗的髒話聽起來雖沒有福強的花言巧語般邪淫,卻令她聽了有被性虐的羞爽。

此刻的黑鬼一邊像精力充沛的種豬,正在和老婆這隻發情的母豬打種,一邊也用力拍打她白嫩的兩瓣臀肉。「啪啪」的拍打聲夾雜著JOHN的三字經和惠蓉的叫床聲,黑人的手掌力氣大,有時太用力幾乎把她的屁屁拍得發紅,但老婆似被他性虐待地拍打更顯嬌媚與舒爽。

「啊……黑人哥哥……你拍得人家屁屁好重呦……你好壞哦……好像黑人流氓一樣壞……」

「志仁,嫂子被黑鬼打屁股,好像越打她越爽耶,真是個賤貨!」福強又取笑她。

「你別把她說得那麼難聽嘛,好歹她也是我老婆啊!」我終於忍不住去糾正他,雖然老婆得表現不像被人強姦地心不甘情不願。

JOHN也繼續前後抽動著大雞巴,輕重有序地插入她夾緊流汁的肉穴,胯下的兩個大睪丸也隨著抽插而前後擺動,有時也會不經意地撞擊她肥美的陰阜。

「寶貝,這樣幹得妳爽不爽?屁股被打得又痛又爽吧……哈……幹死妳……快扭屁股……欠幹的母狗!」

「啊……黑人哥哥……這下幹到人家水雞底了……你下面的兩個蛋蛋撞得人家心好亂哦……」

福強看著黑人的兩個大睪丸四處晃盪,忍不住上前撫摸:「志仁你看,這黑人的懶葩真大,嫂子的水雞會被他射得爽死。」

惠蓉見福強在撫摸黑人的睪丸,還說她水雞會被JOHN射得爽死,欲語還羞地說:

「福強你好討厭哦……他的蛋蛋那麼大,射出的精液不知道濃不濃……」

「太太,我一個月沒幹婦女了,精液又濃又多,等一下全部射進去送妳好不好?」JOHN答著。

老婆聽了,才知失言而羞紅了臉。

福強看著老婆的表情,一邊幫黑鬼撫弄睪丸,一邊拍打著他的屁股,好像牽豬哥的說:

「幹用力點,今天牽你這隻黑豬哥,來打這隻發情欠幹的豬母,一定要把她幹得又深又爽。把你的懶葩搓大,等一下才能幹進豬母水雞內射精,一定要幹得她受精懷孕,幹死這隻欠幹的豬母。」

「福強,你別亂說了,說得好像牽豬哥的,牽JOHN這隻黑豬哥來打我老婆這隻豬母的種。」我不禁抗議著,但下體卻似贊同福強地肅立。

惠蓉也被福強說成發情的母豬,正被他牽來的黑豬哥打種而粉頰暈紅著。

「福強,你真是壞死了,你的動作好像牽豬哥的。JOHN也好像大豬哥那麼有粗壯,可是人家才不是發情的母豬呢……」惠蓉嬌嗔著。

最後JOHN已把惠蓉放平在床上,並在她臀部墊一塊枕頭,我猜想他是不是要射精進入老婆子宮呢?也許我多疑,他只想幹得水雞更深吧!我嘗試安慰自己。

惠蓉看著黑鬼把枕頭墊在她的臀下,好讓自己下體高凸,以便承受黑人的濃精,不經意地說:「黑人哥哥,這樣人家的下面翹得好高,羞死人了!」

「寶貝,我要幹進妳水雞底射精,讓妳享受子宮被我用力射精的爽頭。」

「不行,JOHN哥哥,人家今天是排卵期,被你又濃又多的精液射進去,會害人家大肚子,會生小Baby的。」

我見黑鬼不像開玩笑,便怒言阻止他:「JOHN,你不能射精進入我老婆子宮,今天是她的排卵日,會被你射得受精懷孕。」

「oh……Whatdoyousay?Idon’tknow。PleasespeakEnglish。」JOHN佯裝聽不懂國語,雖然剛才用國語講髒話給老婆聽,比福強不稍遜色。

「JOHN,youcannot射進去,否則她會生出yourbaby,Doyouknow?」我用生硬的英語說。

「IseeIsee,Ilovemybaby,我正要幹爽這個大BABY,哈……」JOHN終於露出他的種豬本色。

福強見我要阻止,也馬上用力從後面抓住我:「志仁,你說的破英語,阿多阿聽不懂啦,反正你也不行,人工受精費用又貴,就讓這個黑人幫你幹得嫂子大肚子,生出一個小黑人錯也不錯,何況嫂子可以享受被黑人雞巴幹入子宮射精的爽頭。JOHN,幹她水雞越深越好,再把你存了一個月的精子都射進她子宮,讓她被你幹得大肚子。哈……」福強助紂為虐地慫恿黑鬼射進老婆體內。

由於福強的極力攔阻我,加上老婆一時也芳心大亂便羞愧地說:

「志仁,可能我記錯了,今天應該不是排卵期吧……」老婆似說謊的表情不敢正視我。

由於惠蓉的說詞反覆,加上自己的無力抵抗,只好任由黑鬼再次挺起雞巴頂在老婆的陰道口。

「寶貝,我要幹得妳爽死!」說著,「滋」一聲大雞巴再次插入老婆的肉穴內抽幹。

「啊……JOHN……你的雞巴還是那麼長,每下都幹到人家花心,害人家水雞又被你幹得出汁了……啊……這下好深、好爽!」

「Oh……幹妳這麼久……水雞還夾得這麼緊……幹死妳!」

本來九淺一深的節奏,JOHN已忍不住變成五淺五深,兩下就有一下深深幹入她淫癢的肉穴,也令她被插得又痛又爽地叫床。

「啊……JOHN哥哥……你幹得太用力……太深了……人家水雞雞快被你幹穿了……啊……黑人哥哥,你真是人家床上的老公……啊……黑人老公……這下幹到人家水雞底了!」老婆被黑鬼幹爽竟喚黑人老公,不禁令人氣炸。

「志仁,我牽來這隻黑豬哥夠勇猛吧,已經幹得嫂子爽歪歪,還親密的叫客兄老公了,我以為只有我這個客兄能夠幹得她叫老公。嫂子,妳還真騷,以後就叫志仁名字好了,叫黑鬼和我做老公。哈……」

「福強壞老公,你別笑人家了,人家是被黑人老公幹得太舒服,忍不住說出來的。志仁,你不介意吧?」

我對於她的騷樣已氣得七竅生煙,良久說不出話來。

「Oh……小騷貨……今晚我就當妳床上的老公,幹你一整晚好不好?等一下我還要幹入妳的子宮口射精,讓妳享受被黑人射精的爽頭。快撫摸我的兩個睪丸,等一下才能射出又濃又多的精子讓妳受精懷孕,既然妳老公不行,就讓我替他幹得妳大肚子好了。哈……」JOHN淫笑著說。

「討厭,人家真怕你射進裡面,會讓人家大肚子,可是又好想被你這黑鬼姦得受精懷孕,真是羞死人家。」說著惠蓉也慢慢愛撫著他的兩個大睪丸。

福強見老婆的主動,也說:「看來嫂子很想被黑鬼幹得大肚子,已經在摸黑人的兩個大懶葩了。志仁你要做現成的爸爸了。哈……」

「別說了,惠蓉是被黑鬼逼的……」我嘴上這麼說。

「你的睪丸這麼大,真怕你的精子會讓人家受精,等一下要拔出來,不能射進子宮,不然志仁會戴綠帽的。」

「Oh……寶貝,只要我們幹得爽就好,別管志仁戴什麼帽子了,綠帽子很好看啊!」

惠蓉似假似真地求饒著免我綠帽罩頂,但黑人似不懂綠帽之意。

最後JOHN一下比一下深地,將長雞巴幹入老婆的子宮口。

「啊……這下太深……黑人老公……親丈夫……這下幹進人家子宮了……快拔出來……人家會給你幹得大肚子。福強哥,快叫他抽出來!」

「嫂子,精彩的還在後頭,JOHN的雞巴會幹得妳水雞又深又爽,再射精進入妳子宮,幫志仁生一個小黑鬼,哈……」

說完,兩條黑白肉蟲鼻息漸急,幹了老婆一個多小時的黑鬼睪丸已被她摸的飽滿膨脹,蓄精待射。他也力氣放盡,快速地長抽狠插,下下都直底她急劇收縮的子宮,

我極力掙扎福強的手臂制止:「快拔出來,黑鬼,你不能射進她裡面!」

說時遲那時快,黑鬼已用盡力氣,屁股向下用力一沉,「幹死妳這臭婊子,水雞吃飽我的精液吧!」黑鬼的大雞巴已整根幹入老婆的子宮口,「咻咻」地射出又濃又射的精液,灌滿她的子宮內。

「啊……你射得人家子宮好用力……討厭,你的精液好多,讓人家子宮內都是你這壞蛋的精液了。」

我見黑人已把一個月的濃精射進老婆水雞,才知大勢已去地放棄掙扎,福強見黑鬼雞巴達陣成功才放開我,說風涼話:

「志仁,恭喜你,要做現成的爸爸了。嫂子,我帶來這隻黑豬哥射得妳水雞夠爽吧?哈……保證幹得妳大肚子。」

「討厭,人家好怕懷了黑人的小孩……羞死人了……」老婆似害羞又滿足地說。

「黑鬼,我老婆的水雞也讓你射進去精液了,快拔出來吧!」我仍想為她沖洗陰道。

「Oh……她的水雞緊緊夾住我的雞巴,我拔不出來,她想讓我的雞巴幹她一整晚。」JOHN說著。

老婆由於在最後黑鬼射精時,過度亢奮與緊張,竟然子宮劇烈收縮而發生痙臠,緊緊夾住雞巴不放。

「志仁,對不起,剛才他幹得人家水雞太舒爽,害人家一緊張就不讓他拔出來……」老婆羞愧地說。

為了怕精液滲出,JOHN還命老婆把雙腿緊緊夾住他的下體,大龜頭仍深深頂在她的子宮口,仍有些許濃精和淫水從她水雞內滲出。

JOHN:「志仁,我今晚要幹妳老婆一整夜,雞巴要一直插在她水雞內,以免精液流出來,今晚就讓我和嫂子人工受精好了。哈……」

福強:「志仁,嫂子和黑鬼已幹得爛鳥拔不出來了,今晚就讓嫂子和黑人幹通宵好了,你到我家睡吧!你不在,嫂子會叫床叫得更大聲。哈……」

「老婆,妳受得了黑人的雞巴插在水雞內一整夜嗎?」我只好向前探詢。

老婆羞著說:「沒關係,他的東西頂得人家子宮好緊,子宮浸在他的精液中好溫暖。志仁,今晚就讓JOHN作人家床上的老公好了,麻煩你去福強家睡好了,別看人家被黑鬼人工受精,人家好羞啊……」

福強:「JOHN,今晚就把她幹通宵,讓你賺到了。嫂子,等一下志仁不在,被他幹爽時就盡量叫,不必害羞。哈!」

「討厭,福強哥,快出去啦……」蓉曖昧說著,我才心有不甘地被福強拉出去。

「好啦,快出來了,別防礙妳老婆和黑鬼人工受精了。放心,這黑鬼辦事你放心,一次沒受精,他會幹她一整晚,保證幹得她大肚子。哈……」

在福強的家裡,躺了一個多小時仍難入睡,便到附近公園散步,竟發現一些流浪漢,正圍觀一對男女親熱,有人還伸出手亂摸那女的乳房。

「你們這些流浪漢好壞……看就看,還偷摸人家……JOHN,叫他們別摸了……」

待我湊上前看,只見一個性感少婦正被一個黑人壓著幹穴,流浪漢盡情偷摸他女友也不介意,我也想湊熱鬧摸摸別人的女友。待我要摸時,看見她熟悉的臉正是惠蓉,不禁大叫:

「你們別摸了,她是我老婆!」

流浪漢一時愣住,但有兩個已把我架開:「別騙人了,她的黑鬼老公都不介意我們摸。等一下黑人幹完,還要讓我們輪姦她呢!」

流浪漢唯恐我亂事,已把我綁在樹旁,看他們五個流浪漢輪姦惠蓉。

黑鬼把老婆幹完後,就由五個流浪漢輪番上陣幹她飽受摧殘的肉穴,還不斷有精液流出。

「惠蓉,黑鬼不是爛鳥拔不出來嗎?怎麼把妳帶到這裡讓人欺負呢?」我疑惑問著。

「志仁,黑鬼是騙你的,他只是怕精液流出才頂住人家水雞半小時,後來他問我有沒有在外打過野炮?我說沒有,他騙人家說在外面相幹很刺激,才把人家拐來的……」老婆一邊被流浪漢輪姦,一邊哭訴。

流浪漢長久沒幹過女人,也越幹越火熱,作愛姿勢也五花八門。

「快叫春,欠幹的女人,幹死妳!」

「啊……好叔叔……你幹得太重了……啊啊……這下幹到人家水雞底了……啊……這下幹到子宮了……」

「啊……真爽……妳的水雞夾得我爛鳥好爽……我的雞巴長不長啊?」

「啊……好叔叔……你的雞巴好髒……但是幹得人家好爽……你的雞巴比我老公長……幹得人家好爽……」老婆被幹爽時也忍不住叫床助興。

「小蕩婦,如果被我幹爽,以後老公不行再來公園讓我們輪流幹妳通宵,好不好?」

「壞叔叔,以後的事人家不知道啦……討厭……」老婆預留伏筆地說。

「小寶貝,叔叔已經三個月沒洗澡、一年沒搞女人了,睪丸裡的精子又濃又多,今晚全部射進妳水雞好不好?」

「討厭,壞叔叔,那麼濃的精液會讓人家大肚子的。」

老婆也溫柔地撫弄流浪漢的睪丸,直到它澎脹飽滿。流浪漢用盡力氣向下一幹,又髒又大的雞巴也深深插處老婆的子宮,射出又濃又熱的精液,灌滿她已脹滿精水的子宮。

「啊……壞叔叔你的精液好多……人家子宮內都是你們五個人的精子了……討厭,人家好怕會大肚子哦……」

流浪漢也氣喘噓噓地伏在老婆身上,那根髒黑的雞巴仍緊緊插在老婆穴心。

「他們交待我要頂住妳的水雞一整晚,別讓他們的精液流出半滴,今晚一定要把妳輪姦得生出雜種。哈……小蕩婦,雙腿快夾緊我的屁股,這樣我的雞巴才爽,精液才不會溢出來,哈……」

老婆也害羞地用雙腿緊緊夾住流浪漢的下體,中間那個飽受蹂躪的水雞還緊緊包住他粗黑的雞巴,仍有少許的精液與淫水從她夾緊的肉縫滲出……

「小騷貨,我們今晚就抱著幹通宵好了,今晚就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今晚要把妳幹得生出雜種,哈……」

「討厭,你的東西頂得人家水雞好充實,子宮妹妹浸在你們的精液中好溫暖哦,想不到人家今晚又要被叔叔人工受精了,羞死人家了!」

看著兩人親密交合的性器,還汨汨滲出精液與淫水,聽完老婆的淫詞,我那不爭氣的雞巴終於發出怒吼,弄濕了褲襠。


======================================================



<<全文完>>



以上內容取之於網路,由大五碼情色網重新編排

大五碼情色網 - Big5sex.com
http://www.big5sex.com